《资治通鉴》评说

版权说明:欢迎非商业赢利目的转载转贴我的文章。转载转贴时请注明唵啊吽笔名和博客链接。
个人资料
唵啊吽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假如六四学生胜利了,中国现在会是怎样?

(2010-06-07 15:11:30) 下一个
假如六四学生胜利了,中国现在会是怎样?那要看是怎样胜利的了。这有历史路径依赖性。

六四期间是中国新闻开放没有管制的期间。尤其是南方,香港电视报道不断,大人小孩都知道事情前前后后。整个运动充满悖论。运动一开始是支持党内一派反对党内另一派,后来普遍定义为民主反对专制甚至说是反对共产专制,这种定义如果不是谬误的话,至少是不全面的。伦敦农民前些天给的广场录音中学生高唱《国际歌》,和西媒渲染的反对共产专制之论大相径庭。

 

当时广东开发特区实验完毕,结果是经济上去是党内乐见的,思想西化是党内不乐见的。胡耀邦是不忌讳西化的,是第一个倡导国家领导人穿西装的。关键是市场经济的核心思想是个人利益最大化,与共产党理论和中国传统文化冲突太大。这个个人主义的思潮,就是知识分子民主诉求的基石,也是腐败现象的温床。没有什么东西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也没有什么进步是没有成本的。没有成本的进步无需努力,也没有阻力。

 

六四悖论很多。有一点是明确的,就是党内不知道究竟继续改革还是停止改革开放。六四邓南巡选择了继续改革开放一途,这个应该可以注解六四事件的实质。当时反对改革开放的是人们对物价放开后的上涨不满,据说天津物价开放是军队是到街道上防止民众闹事,这就表明了“建设民主中国”和“发展民营经济”的不兼容性,因为物价放开是建立民营经济的开端,而军队维持显然不是民主社会。

 

工人支持六四学生,是面临下岗的不确定性。市民支持学生,是对物价上涨的不满,学生怀念以故党总书记,是对腐败的不满。可惜,这些六四运动的各种因素都被抹杀了,是剩下杀人和被杀每年重复着,重复着那次事件的悲剧。狄更斯《双城记》就记载着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悲剧,但我没有看见现在历史学家谴责法国革命的。中国历史就是那么尴尬,89年就是“民主”与“市场经济”不可兼而得之,中国面临选择,先走那一步?

 

另一个悖论是,中国当时是投靠美国的。自卫反击战我怎么看怎么像是中国入伙美国自由世界的投名状。六四后邓继续开放,是继续融入美国经济圈,即六四反映的党内斗争是崇美西化派占了上风。实际上,六四事件发生的那段时间,印度发生了一个不小于天安门事件的惨案,政府镇压了一个宗教团体,死伤人数比六四多。后来甘地被一个小姑娘献鲜花炸死,我当时就纳闷,为什么一个非暴力主义者没被英国殖民统治处死,却在当权后被印度人民自己炸死?后来网上问一位印度网友,才知道民主印度也会发生类似天安门事件这样的悲剧的。美国洛杉矶暴动,多少亚裔商店被毁?天安门事件,是悲剧,悲剧的原因,是学生自己已经控制不了天安门了,这和黑人自己控制不了洛杉矶抗议一样,政府不暴力镇压不能制止事态恶化。泰国黄衫红衫也是和平抗议,他们组织得比广场学生好多了,所以可以持续更长时间,但最终还是失控。

 

中国何去何从? 能否没有腐败地民主和市场经济一切建设呢?美国在阿富汗努力了八、九年了,还是很腐败。伊拉克也建立民主政权了,也是很腐败。美国也有腐败。六四如果学生胜利,是否腐败就少一些呢?东欧在苏联解体以后,腐败现象还是有增无减。或曰:前苏联比较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都有了,中国只有市场经济,没有民主政治,是一大遗憾。虽然腐败大家都有。

 

如此争论就是意识形态争论了,是价值取向问题,不是对错问题,宁愿经济发展快点而没有民主呢,还是像俄国那样以经济倒退以求民主?意识形态可以不顾经济后果,这中国人已经领教过了,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意识形态换一换,就是“宁要民主的草,不要共产的苗”。经过文化革命了,谁还会为了意识形态去牺牲经济利益呢?所以,为六四翻案是徒劳的,不得民心。

 

如果当初六四结局是党内另一派上台,是否会推迟经济改革而先政治改革呢?很有可能,中国可能可以走一条更佳的路径。但是,学生有几次机会可以成全赵紫阳,第一次是赵紫阳亚行讲话。学生那次回校上课就成功了。后来一次赵紫阳广场讲话,那次学生已经失控了,把赵紫阳也拉下水了。但那也是或许,可能更好,也可能更差,但无论好坏,都可以避免暴力结局。暴力没能避免,是中国缺乏民主,不单缺乏民主政治,而且缺乏民主社会,缺乏民主文化。中国还在前进。中国民主进程虽然曲折,但还在前进。只是不知海外民运作用究竟是促进了中国民主,还是阻碍了中国民主。靠外国势力压中国民主,只能是使得中国民主进程更加缓慢,因为民主是要中国人自己做主,不是要外国人做中国人的主。我们目睹了全球发展中国家的民主了,要么是失败国家,要么是分裂。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6)
评论
中部 回复 悄悄话 我们当年看美国好像是梦幻中的理想世界。在美国生活了20多年后我们现在知道;
1,美国没有义务教育.我们为我们孩子付出了他们接受从小学,高中到大学教育的每一美分。
2,美国没有免费医疗,我们为我们的医疗同样付出该付的每一美分。
3,美国没有民主。人民是做不了主的,做主的是金钱,金钱做主选出一个独裁者来统治我们4年。一届又一届。
4,美国不清廉。等我们英文好了后就像有了眼睛和耳朵后,我们发现豪取豪夺比中国更猛,而且都是在法律的保护下进行的。我们拿他们没有方法。
hellbo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zWiserman 的评论:

谁说民主就是消灭共产党了,民主也可以容任何党派。
以民文本是帝王思想。现代社会应该是公民社会。
hellboy 回复 悄悄话 大家先搞清楚什么是"六四成功了"?? 再来讨论。六四成功是柴玲当国家元首,乌尔凯西当总理吗,显然不是。

六四成功了就是共产党接受人民意见,开始政治改革,开放党禁,报禁, 还政于民,类似蒋经国的做法。
anahiyiy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zWiserman的评论:
佩服你!
你是位明察秋毫的人物!
samsyrny 回复 悄悄话 说得很客观。
mr.90kg 回复 悄悄话 没有6.4,也许就没有今天如此彻底的“资本主义”。那么现在是大多数满意;还是大多数不满意?
还是国人最喜欢的;游戏1:考证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游戏2:陈年挖臭屁,借哭死人搞活人。
sydney-bo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zWiserman的评论:
你可以说现在的时机还没有到要认错的时候。但是这句“为六四翻案是徒劳的,不得民心。”是否包含了将来时,也就是永远的意思呢?不要看到BOY就是BOY。
sydney-boy 回复 悄悄话 大部分的观点都OK,但是不同意这个观点“为六四翻案是徒劳的,不得民心。”认错很难吗?
青柏 回复 悄悄话 俄罗斯就是榜样:)
anahiyiy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urkiddingme的评论:
对!历史是没有假如的。
urkiddingme 回复 悄悄话 六四是不可能胜利的, 没有假如。 1986年,李瑞环在天津说,学生闹事, 可知道共和国是成千上万的先烈用鲜血换来的? 用血来换吧。
学生也没有退路,秋后算帐是必须的--就如赵本山所言。
所以镇压是一定的。 这是定理, 用公理证明的。

mister986 回复 悄悄话 肯定比现在好。
youli 回复 悄悄话 都一样, 只是换汤不换药而已
qianpang 回复 悄悄话 民主,主要不是个人的品质而是社会和制度所孕育,你看海外民运的争夺,就可以得出结论,当时如果反了过来,中国会是什么样,照样不会好到哪里去。在台下的总是可以拿民主说事,因为他们不需要负实际的责任。就像在美国,台下的政客总是攻击政府的中国政策,可是一旦自己上台,不但如法炮制,而且走得更远。
anahiyiyi 回复 悄悄话 赞好文!!!
假如六四成功,新闻自由的力度会加大,腐败现象不至于会那么严重。
假如六四成功,赵紫阳会比邓小平更开放。
其实,学生无意推翻共产党政权的,只是希望政府做事情多透明些而已。
tsc12 回复 悄悄话 假如六四学生胜利了,中国會有很長時間群龍無首。然後就算能按選舉辦法選出領導人,這領導人也沒有多大呼風喚雨的權利。
hellboy 回复 悄悄话 中国民主进程在前进么,没真看出来。现在谁弄个民主墙,三角地试试?国保弄不死他。 民主是要中国人自己做主,可共产党得答应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