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评说

版权说明:欢迎非商业赢利目的转载转贴我的文章。转载转贴时请注明唵啊吽笔名和博客链接。
个人资料
唵啊吽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曼哈顿(2)华尔街

(2006-08-09 15:53:22) 下一个

自由街以南就是金融区了。从百老汇大街往自由街东边望去,正好被一座灰碣色的大楼挡着视线。这灰碣色的大楼好像是用金字塔的巨石垒起来的一样,窗户铁栅栏的每根铁杆有手臂一般粗,大楼周围人行道边上有水桶粗的黑铁柱围着,即便是坦克也别想冲进大楼,我甚至怀疑这大楼可以防核武器。如果九幺幺飞机撞到这栋楼,肯定是鸡蛋碰石头。因为这是联邦储备大楼,世界相当一部分黄金就储藏在这里。



联邦储备大楼

联储大楼前的拿骚街与百老汇大街平行,从联储延拿骚街往南走两个街区,就是华尔街。拿骚街与华尔街交界的东北角就是联邦府旧址,美国独立后邦政府就在这里办公过一段时期,现在这旧址前立着一尊华盛顿右手向下前伸的铜像。路口西南角就是纽约证桊交易所。从这个路口走一个街区,就是我曾经上班的地方。


从联邦政府看交易所

我上班的楼在这金融区是很一般的老楼,有四十层左右,大石块门面,铜框旋转门。抽空我也爬上楼顶,观看楼底街道上蝼蚁一般密密麻麻的行人和计程车,透过密密大楼之间的缝隙看纽约港过往的船只,吹吹海风,欣赏朝晖夕阴,阴阳割昏晓的高楼大厦。


公司在最右边只看到三列窗口的那栋楼

股市大跌、市场如战场,公司要我们三班倒了。上夜班时,同事们轮流休息半个钟头。其他同事休息时一定是睡觉,轮到我休息的时候,我宁愿出去漫跑。在华尔街漫跑既可以健身提神,又可以领略夜幕下曼哈顿下城的风光。

白天华尔街挤满熙熙攘攘的金融界人士,西装革履,匆匆忙忙,出豪华车,入摩天楼。夜晚这里却成了蟑螂和耗子的天下。夜半刚出华尔街时,差点踩到两个会动的东西,定眼一看,却是两只肆无忌惮的大蟑螂,惊出一身鸡皮疙瘩,我顿觉白天的繁华景象的虚幻。曼哈顿大多数的蟑螂都小得跟豆芽上的甲虫一样小,长着暗灰色透明的翅膀,开始我还不知道是蟑螂,后来经高人指点,才知道是日本进口的矮种蟑螂。但那不是华尔街的蟑螂,华尔街的蟑螂却比中国蟑螂还大,而且油光肥亮,想必它们是喝香槟酒长大的。华尔街的耗子也可以和海南岛的比个头,绝对不可以与金融区以外那种能被一片胶版纸粘住的小耗子相提并论。在夜市人静的街上,我会看到路边一米高的垃圾袋莫名其妙地晃动起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被吓了一大跳,后来就习以为常了,因为这不是妖魔鬼怪,而是耗子觅食。世界金融中心名不虚传,连蟑螂耗子都比其它地区优越。

我常跑的地方之一就是海港。在夏天逢星期三,海港挤满过狂欢的波多黎各人,他们红男绿女,三五成群,有围着录音机跳舞的,有看杂耍的,有座在酒店门外喝啤酒的,就跟过节一般。然而,更多的时候是夜深人静,这时我就会跑到布碌伦大桥下面,看三桥灯火与江心映月。三桥是布碌伦大桥、曼哈顿大桥威廉斯堡大桥,简称 BMW 。这是好莱坞电影拍情侣恋爱时常选用的拍摄景点。江心拖轮缓缓往来,明月冷照,清风徐徐拂面,听细波荡岸,看三桥和两岸灯火在水面金蛇乱舞。接近凌晨时,海港就繁忙起来了。这是的批发鱼市,满街叉车托起一箱箱鱼往来装卸,整条街被卡车、插车和到处堆放的冰块冻鱼砣砣挤得水泄不通。这时候闻到的是真正的海港味道。


海港

我常跑的第二个地方是上布碌伦大桥,跑得兴致高时,可以跑到对岸布碌伦。这大桥好像是专门为游人设计的,人行道在桥的顶层,跑上桥就把汽车和地铁踩到脚下。人行道是木板铺的,漫跑最合适,不伤脚。闷热天气时,可以闻到夹杂着地铁油烟的热浪蒸腾上来。从桥上南看海港夜色,北望东河灯火,有时蒙蒙细雨,有时月朗星稀,景色变幻各异。跑到桥墩下,但见吊索四面八方排开,有如天罗地网。往回跑过西桥墩后,华尔街摩天楼林立的灯火铺天盖地迎面而来,就跟跑进了星空一般,这是漫跑布碌伦大桥最佳境致。


布碌伦大桥

若我的休息时间接近清晨,我就更愿意沿曼哈顿西岸的哈德逊河漫跑。河面常有豪华游轮,有一次还有一艏航空母舰驶进河里。我每次都跑过世界金融中心大楼下的渡口,最远可以跑到史戴文森中学。这河边一路上公园一个接一个。南边的公园可以看到远处的自由女神像,西边的公园可以看到新泽西州。从纽约港进入哈德逊河沿岸有一段河上栈道。我跑在栈道上,跑在园林的花草中间,跑在堤岸上,看着对岸新泽西州高楼大厦的玻璃墙反射过来的朝霞映照着河面,呼吸着清晨的潮湿空气。啊,下班后一定有个好梦。


世界金融中心


史戴文森中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