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箱子的故事

留学生,第一代移民的点点滴滴
正文

故乡印象#6:人啊,就是这么健忘

(2018-09-06 13:58:14) 下一个

前一阵子电影《芳华》里面一再出现女兵拿着毛巾端着脸盆去大澡堂洗澡的镜头。对于城市里的人来说,现在可能已经忘记了那不是太久以前的时代。现在可能觉得不可思议。洗澡还需要出门去排队吗?一个星期才能够洗一次澡吗?更是忘记了大澡堂里光溜溜的人群。人多的时候,澡堂里熙熙攘攘,挤来挤去。有时候还可能几个人共用一个热水龙头。一堆人在一起,打好肥皂,满头泡沫的,挤到水龙头底下去冲一下,一个又一个的轮换,搞不好还会吵一架。等到洗好澡了,穿上衣服出来,冬天刺骨寒风中,打一个寒噤,湿漉漉的头发变得越发冰凉,一不小心控制不住,几个喷嚏就接连不断的打出来了。

 

现在城市里高楼大厦,家家户户都有水管,水龙头一打开,热水冷水认你选,热水冷水温度认你调。洗脸台洗澡间,厨房淘米洗菜洗碗的水池上方,只要水龙头一开,自来水就哗哗的响。家中打开水龙头,水管里流出来热水冷水,这一切好像都是顺理成章,理所当然的事情,好像世界上从来就是这样的。。。

不过仔细一想,在我小的时候,家里吃和用的水都是到外面卖水的水站去买,去一桶一桶的挑回家的。去挑水的时候,一对空水桶挂在扁担两边,扁担松松的压在肩膀上。因为是空水桶,去的时候还可以莲步轻摇,让2个水桶在前后轻巧的晃来晃去。等到到了水站,可能已经有长长的队伍等在那里了,不过那个时候反正也没有什么机会要急着去挣大钱,也没有什么机会去做局打麻将,所以虽然排着长队,大家还是心平气和的闲聊着,一步一步往前挪动着桶。等到排到了自己的位置,把2个桶里的水都放满,然后一边一个挂在扁担的两头,人弯下腰,跨着马步站在扁担的中间,把扁担放在肩膀上,慢慢站起来。如果2个水桶没有平衡,还要调节一下扁担在肩膀上的位置。然后才嘿呦呦的把水桶上下一闪一闪的挑着往家里走。

那个时候我还小,开始的时候一边只能挑半桶水。慢慢力气大了,才可以帮助家里挑满满一桶水。

小时候家家户户都不少于一个大水缸。一个水缸至少要挑几担水才能够装满。那个时候的大部分的水缸还和古时候司马光砸缸那样的水缸一样,是涂了釉的瓦缸。

记忆中小时候的水缸都是大肚子的型状,也就是说水缸底部相对来说小一点。上面部分的水缸口相当的大,而且水缸也很深。要是一个三,四岁的小朋友掉进去是爬不出来的。读过我最爱的作家三毛写的回忆录。她小时候全家逃难到重庆,有一次不小心头朝下掉到水缸里,对于小小的三毛而言,水太深了,还好靠着双手支撑着缸底,一双脚在靠近缸口的水面上拼命拍打,家里人听见噼噼啪啪的声音,跑到水缸边来一看,才大惊失色的从水里抱出小小的她来。

我小时候家里的水缸口上会横着放一块木板,木板上有一个瓢。院子里有钱一点的人家会放一把铝制的长把瓢。普通人家也许就拿一个长得完全成熟的老葫芦一切两半,把里面的瓤挖出来后就做成了水瓢。反正都是用来从水缸里舀水。只要能够装水就可以了。。。

因为挑水不容易,所以用水也很节约。一盆水洗完脸后再洗脚,洗完脚后再浇花。还好那个时候也没有那么多讲究,也没有那么多衣服,所以衣服也不是天天换。当然也没有那么多东西要洗。那个时候家里还没有洗衣机,洗衣服也是一盆一盆的洗。抹了肥皂在搓衣板上搓搓,然后用清水漂洗二,三次就行了。为了节约,除了冬天,妈妈们很多都是把衣服裤子床单被子等等拿到河边去洗,那个时候还没有污染,河水清澈见底,河边很多的妈妈或者姐姐们在把衣服翻过去叠过去的用棒槌捶,然后在河水里漂清肥皂。流水潺潺,在河里清洗的衣服当然会干净很多。那时候我还小,不参加洗衣服的活动。我们小朋友只是在河滩上跑来跑去,捡石头,捡到很平的石头片,就在河岸边比赛打水飘,看谁的石头在水面上跳的点多,跳得最远。夕阳西下的时候,洗完衣服的妈妈和姐姐们扯着嗓子喊我们这些河滩上疯来疯去的小朋友,一起慢慢往家里走。。。

那个时候家里冷水不容易得到,热水更是要靠火上的大水壶咕嘟咕嘟烧开了后一壶一壶的灌进热水瓶里。每天灌开水到暖水瓶这个过程直到我们上大学都是一样的。

上大学那个时候宿舍楼里仍然没有热水。每天提着几个暖水瓶到锅炉房打热水是日日都必需做的程序。那个时候我们学校不让学生谈恋爱,所以开始没有看见男生公开帮女生拿暖水瓶。因为怕麻烦,寝室里开始轮流值日,当值的女生2个人一起去给全寝室打开水。后来快毕业的时候,学校领导开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开恋爱政策,男生得到心仪的女生的肯首,成群结队到女生楼门口来帮着拿暖水瓶去锅炉房灌开水,再拿回来到宿舍门口交给女孩子,也成了女大学生楼晚饭后的一道风景。

仍然都要到公共澡堂去买票排队。冬天里寒风凛冽,等在外面很冷,洗完出来头发湿漉漉的更冷。爱漂亮的 也不好意思把头发包起来所以冬天洗完澡闹感冒发烧流清鼻涕也是常常发生的事情。

现在写下来这些,好像是远古时代的事情,我自己都差不多忘记了。给瑞典出生和长大的儿子女儿讲这些原来的生活,他们不相信,说怎么可能呢,水管里没有热水,一个星期才能洗一次澡,还要到外面去排队,和那么多认识不认识的人一起,什么可能,那怎么活。。。

估计现在国内城里的小朋友也会觉得水管里怎么会流不出热水。也会觉得要到外面排队洗澡那样子的日子活不出来。可是我们小的时候,在那个年代就是这样子的啊。俗话说,“有就不愁长”。那个年代出生的我们,不也是长大了长老了到了今天吗……

谢谢您的时间!

前面的几篇按这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1)
评论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安娜晴天' 的评论 : 谢谢阿晴鼓励!祝秋安!
安娜晴天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回国系列和回忆太棒了。要补读了,很喜欢。
OldJohn_02 回复 悄悄话 我们皆是那時代長大的,
以为世界就是那様,
没有比較,没有覚得苦,
现在回想还满有甜蜜的感觉。
还記得上学時,每人带一个鋁製飯盒,
上绑一木掣名号,進教室就丢入一大篮孑,
值日同学提去鍋炉間,午飱時取回,
热呼呼的飯和菜吃起来,香啊!!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微波仙子' 的评论 : 谢谢仙子!过去的事情还不太久远。不我们的下一代就已经不了解也不理解了。。。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谢谢迪儿!时代变化,技术进步,生活是越来越方便了,现在的人活得越来越懒,却是越来越累了
微波仙子 回复 悄悄话 好熟悉的故事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故事写得真好。一转眼,公共澡堂,开水房,曾这些经是好生活的标志,已经走入历史多年了。世界的变化超越了我们的想象。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班一直鼓励我!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车轻舞郁金香' 的评论 : 谢谢妹妹。能干啊,会烧锅炉不容易哦!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听故事!
风车轻舞郁金香 回复 悄悄话 这个我还真没体验过!我小时候家里就可以洗澡,不过热水是每周六院里自己的锅炉烧的。本来有专门人烧,后来没人了只能自己烧。好在爸爸在文革下放到工厂时烧过锅炉,要不然把那些大煤块点燃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我在旁边跟着学,后来我也能给锅炉起火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