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箱子的故事

留学生,第一代移民的点点滴滴
正文

终于找到了过去与现在的链接

(2018-09-12 14:30:24) 下一个

有一种说法当你开始回忆过去时,就意味着你开始老了。。。我不怕老,只是怕没有时间把很多想记下来的事情记下来。所以在真的老之将至之前,催着自己快点写,多多的写。把我记忆中的喜怒哀乐写在纸上。希望自己少年时代的文学梦仍然可以在我这个工程师的笔下实现。

 

今年夏天回国休假,看到现在国内的小朋友们被逼着暑假里天天背着书包上各种各样的培训班,学习很多学校以外的知识和技能,根本没有什么时间去玩,感觉小孩子们好可怜。联想到我们小的时候,暑假基本上是天天玩。都是等到开学还有几天的时候,才开始赶写老师布置的暑假日记,也就是编故事,比如扶着老大娘过马路,捡到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之类的。等到学校正式上课了,也不是天天背书包上学。很多时候是到学校以外去玩。那个年代讲究的不是书本知识,就是小学生也要到外面去学工学农学军。。。

 

上小学的时候,已经是文革后期了,但是交白卷的影响还是很大。学校的课仍然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老师没有正正规规的教,小孩子们也没有认认真真的学。那个时候父母每天仍然有大大小小的会要开。不分白天黑夜,随时都有可能要敲锣打鼓的上街去迎接红宝书、迎接北京来的最高指示。那个时候大家非常虔诚,高高兴兴的去迎接,认认真真的抄写。还一起去早请示一起去晚汇报。高音喇叭里的乐曲响起,大家会一起到马路上跳忠字舞。总之每天人们都很忙,大街上也热闹得很。大人们没有时间来管理我们这些小孩子。好在那个时候孩子多,一群一群的小朋友自己玩,自生自灭,落得自由自在。。。

那个时候我们学得最多的是报纸上的社论,学校里写作文都是找报纸来抄,找到相关的文章一抄就过关。虽然课堂上没有学习多少书本上的知识。但是小孩子们每天还是要去学校上学。学校是按照高音喇叭里的最高指示来指导教学的,说明白一点就是要去学工学农学军。学工不容易,工厂里也是乱糟糟的,小学生个子矮,没有力气,工厂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安排我们这些小孩子。学军也不容易,学军要到兵营里去。兵营一般来说环境都很好。解放军叔叔身上的草绿色军装那个时候也异常时髦,特别吸引人。我们这些小小的孩童都特别希望去学军。可是那个时候军队都忙着到各个工厂各个机关去支持工宣队支持左派去了,所以也没有时间接待这么多叽叽喳喳的小学生。这样一来,学工学农学军三个项目里面,只有学农比较容易实现。不需要接待,小朋友们只要把肥料运到农村的地头一倒,堆成一个肥料小山包,就很有成就感。对于学校来说,这也比较实惠。因为可以拍出声势浩大的好照片。运送肥料的队伍,由一队一队的小学生组成。长长的队伍,挑的挑,抬的抬,浩浩荡荡的往农村的田间地头上走去。大家先在城里穿街过巷。一路喊着口号,政绩工程很好哦。而且这样一去一来,往往要走一天。小孩子们累得回到家倒头就睡回家,没有力气再闹腾。这样的清静,家长也喜欢。。。

 

那个时候读书无用论盛行。生活只要手上有老茧就行。哥哥姐姐们都上山下乡到农村去了。学农这样的课程,显得更加重要。

 

学农的那一天,我们小朋友不用在课堂上规规矩矩的坐着,不用怕讲话被老师骂。就是出去玩,一玩一天,何乐而不为。特别是在春天里,清早背上水和干粮,天气不冷不热,到处繁花似锦,一路走着,一路和同学们嘻嘻哈哈,天青水蓝的好空气,不动脑筋的好自由。。。

那个时候到农村送肥料好玩是好玩。记得还是有头疼的事情。因为需要自己做肥料。住在城里,捡不到大粪。只好用家中炉子里烧烬的煤灰加上夜壶(家乡叫尿罐)里的隔夜尿伴着来做肥料。虽然气味可以达到肥料的臭气,但是老师说这样的肥料质量不是很高。要用大粪才行。公共厕所里的化粪池很深,很臭也很危险,不好弄出来。所以每一次我准备的肥料,质量都位居末等。小时候我是个争强好胜的孩子,样样就想争第一。只能够做出这样老师眼里不太好的肥料,当第一是完全不可能了。在送肥料这件事情上,我常常懊恼,也会有不开心。因为这样完全争不到上游啊。怎么办呢,想来想去,可能去近郊的农村捡粪是一个好办法。那个时候每个星期六我都会坐在单车后座上由我妈妈带着去那个郊区的大化工厂澡堂洗澡。所以知道那条路怎么走。我从小就是人小鬼大,像个男孩子一样胆大包天到处跑。既然想着去捡粪,就叫上几个小朋友,还可以一路玩着,还可以当成去郊游。。。

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我们几个小朋友偷偷拿了家里的火钳,叫那个家里卖菜的小朋友拿了一个竹子编的筐。然后几个人一路打打闹闹沿着山边的小路走了可能有一个小时,才到了郊区农村。还记得是花开时节。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在阳光下金灿灿的闪耀着。走在田坎上,我们的眼睛不停的扫描着田间地头,看看什么地方有地雷(我们小时候顽皮,把大粪称作地雷)。当时可能有这种想法出来捡粑粑的人不少,而且应该比我们去得早,所以到处都没有地雷。捡不到粑粑很扫兴。不过小孩子玩心重,郊外地里好玩的东西也多,采花扑蝴蝶追蜻蜓捉虫子等等,跑来跑去,渴了到山坡边上喝几口甜甜的山泉水。真的是快活啊。。。那个时候都没有手表,也不知道时间,肚子咕咕叫起来,眼看着就要太阳当顶了,这才惊觉,哎呀,快到中午了,必须赶快回家吃饭去。。。

 

回家的路就没有那么好玩了。还好因为已经走过一遍,感觉回去的路好像要短很多似的。大家埋头匆匆忙忙连跑带走的往家赶。眼看着回到城里热闹的地方了。其实离我们那个大杂院还有一段距离呢,就看见有一家的爸爸直接冲上来,抡起巴掌就给他家女儿一巴掌,野到哪里去了?还敢把夹煤球的火钳偷出去?害得我们得到隔壁去借了才能生炉子煮饭。。。他家女儿痛得自然是哇哇大哭,我们其他人赶紧从边上灰溜溜的猫着腰一溜烟跑开。进到院子,想方设法躲着父母才敢进家门。具体被怎么惩罚的不记得了,反正好像那天的中午饭没有让吃,被饿了一顿。而且被警告说再这样搞一回就不让回家,就让去睡桥洞。爸爸妈妈给我最害怕的杀手锏是说如果不听话就要去学校告诉老师说我周末带着小朋友出去乱跑了。当时老师的话就是圣旨。那个时候面子观念极强的我,因为是班长,觉得最害怕最丢人的事情就是被老师点名站起来骂。。

 

事隔多年,细节记不得了,不过当时那种害怕还是对后面的行为有所影响。等到我自己有孩子的时候,尽管在瑞典,在儿女不听话的时候,我也是用不听话就去睡桥洞,不听话就去告诉老师来恐吓他们。记得儿子刚刚上小学的时候,我们去巴黎在6区卢森堡公园附近住过一个月。有一天指着那些在桥洞底下睡觉的吉普赛人给儿子说要是不好好学习长大了就会那样去睡桥洞56岁的儿子,个子小小的他,当时就吓哭了。现在想起来觉得真的是罪过罪过。不过这件事情成为我们家的一个典故。小时候用来吓儿子的这句话,长大了不仅吓不了他,反而常常被儿子用来逗妈妈我。儿子学习人工智能马上要硕士毕业了。现在经常是嬉皮笑脸的对妈妈说,要是他的startup不成功,就只有去睡桥洞了。。。

 

儿童时代的成长经历对每个人一生都有很大的影响。小时候学工学农学军,没有学到多少东西。但是那个期望去捡粪找地雷的经历,让我现在出门也喜欢眼睛往地上往周围到处瞄。刚刚到瑞典当穷学生的时候,这种癖好也帮助我到处捡旧家具,还帮朋友捡,那也是一段难忘的经历。也值得花点儿时间来好好写一写。等下一回吧。。

为什么现在还是喜欢往地上往周围到处看,终于找到了过去与现在的链接。。。

谢谢您的时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谢谢迪儿!我欢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好意思懒惯了。有您的鼓励,我一定坚持好好写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车轻舞郁金香' 的评论 : 那么妹妹比我小好几岁呢,。。是啊,那个时候大家都玩。不过好像也没有耽搁什么。说是学无止境,其实也不需要学那么多。要用的时候会去找资料学习就够了。
亚洲人都是考试太多,好多人都会做梦要考试,来不及了。。。哈哈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来也匆匆London' 的评论 : 谢谢妹妹!不好意思,最近有点懒,看肥皂剧花了太多时间。。。
我家儿子已经搬出去自己住好几年了。儿大不由娘。学什么,怎么学,毕业了干什么,都是他自己决定。好在学的专业不错,应该不会去睡桥洞了。。。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问好故事。我们是同龄人,看到你的回忆,就像自己在记忆里走了一遍。等着你的下一回。
风车轻舞郁金香 回复 悄悄话 我上小学那年文革已经结束,教育刚刚恢复正常,所以没学过报纸上的社论,也没跳过忠字舞。学农我们就做做样子捡麦穗,学工是帮校办工厂做点杂活,没象姐姐学校那么认真。有一点是肯定的,那时上学除了玩还是玩,而我应该算是最最不用功的,上大学以前就不知道什么叫用功,考试全是头一天突击。结果现在偶尔会做噩梦明天就考试,可今天什么也没复习。这就是所谓的现世报吧
来也匆匆London 回复 悄悄话 好久没见作品了!我们的童年都有相似的地方呢。儿子的专业是当今最热门的了,恭喜!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