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箱子的故事

留学生,第一代移民的点点滴滴
正文

《藤野先生》和上野的樱花

(2018-05-10 05:48:06) 下一个

小时候在学校读语文, 那个时候很多课文都要背的,时隔多年,背诵的课文大都不记得了。不过当年读鲁迅先生的《藤野先生》。第一句倒也还记得, 那就是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望去确也像绯红的轻云。。。。。。

 

多年往返于日本, 东京去过很多次,如果正巧是樱花时节,也去上野恩赐公园看樱花。每年三月十五日至四月十五为“樱花节”,也称作“樱花祭”,己有一千余年历史。 ..每年上野公园东京市内最著名的赏樱、举办樱花祭的地点之一。据说目前上野公园已有1300多棵樱花树,其中以上野公园的樱花名品“染井吉野”尤具代表性。

 

今年四月初去的时候,东京的子公司給我订的旅馆刚好在上野公园边上。清早出门去上野公园照了几张照片。今年东京的樱花开得早,但是突如其来的下了一场大雪,打坏了不少花蕾。所以上野公园的大门樱花并不漂亮。。。

 

不过进得公园,的确如同鲁迅先生的《藤野先生》里描述的 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望去确也像绯红的轻云。。。。。。

 

上野公园里面的游客熙熙攘攘。。。

 

 

上野公园最出名的是东京的人们成群结队到公园的樱花树下作“樱花祭”,欢歌笑语,喝酒聊天唱歌,放松心情,庆祝春天。,庆祝生命灿烂的瞬间。。。

电视台也来凑热闹

看看这些小年轻,清早就来占位置,支起的小桌子上啤酒,日本清酒,威士忌,饮料,摆了一桌子呢

樱花季节外面买的的饮料和啤酒包装上也有樱花标志呢。。。

上野公园里面的有供奉千手观音菩萨的清水观音堂。清水观音堂里面也是樱花盛开。这颗特有的蜷曲成一个圆环的松树,是清水观音堂独有的风景。这是寺庙不是神社,所以祈祷的时候不用先拍手再祈祷。只要双手合十就可以了。估计我们中国人不会搞错。因为在国内的寺庙是不不能拍手的。这里也是以千手观音和求子的特点闻名。

 

妈妈们带着小朋友几家一起出来休闲赏樱,每一家的便当盒里都是色彩丰富。。。

 

 

无家可归者。。。上野公园下也是以居住许多无家可归者出名。 在公园的树林和树木繁茂的地区可以发现无家可归者的营地。他们甚至建起长期住所。这些通常由覆盖着蓝色防水布的纸板构成。 警察偶尔去拆除这样子的营地,赶出或逮捕无家可归者,但是他们很快又返回来。 虽然在日本的随便建立棚户区是非法的,但无家可归在东京和其他城市被视为流行病一样的存在,而棚屋的存在也被接受为必然[1]。。。 这是我照到的一个睡着的流浪者。世界各地的流浪汉差不多啊。没有看过我那篇关于流浪汉的《浪迹天涯和无家可归》的文章,这里是链接

 

上野公园是东京国立博物馆、国立西洋美术馆、国立科学博物馆、上野动物园的所在地。同时也有雕刻家高村光云所作的西乡隆盛铜像以及野口英世的铜像。樱花盛开的时候的确是美不胜收。。。

 

附》 鲁迅先生的《藤野先生》的节选:

 

东京也无非是这样。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望去确也像绯红的轻云,但花下也缺不了成群结队的清国留学生的速成班,头顶上盘着大辫子,顶得学生制帽的顶上高高耸起,形成一座富士山。也有解散辫子,盘得平的,除下帽来,油光可鉴,宛如小姑娘的发髻一般,还要将脖子扭几扭。实在标致极了

。。。。。。

到第二学年的终结,我便去寻藤野先生,告诉他我将不学医学,并且离开这仙台。他的脸色仿佛有些悲哀,似乎想说话,但竟没有说。

。。。。。。

将走的前几天,他叫我到他家里去,交给我一张照相,后面写着两个字道:惜别,还说希望将我的也送他。但我这时适值没有照相了;他便叮嘱我将来照了寄给他,并且时时通信告诉他此后的状况。

我离开仙台之后,就多年没有照过相,又因为状况也无聊,说起来无非使他失望,便连信也怕敢写了。经过的年月一多,话更无从说起,所以虽然有时想写信,却又难以下笔,这样的一直到现在,竟没有寄过一封信和一张照片。从他那一面看起来,是一去之后,杳无消息了。

但不知怎地,我总还时时记起他,在我所认为我师的之中,他是最使我感激,给我鼓励的一个。有时我常常想:他的对于我的热心的希望,不倦的教诲,小而言之,是为中国,就是希望中国有新的医学;大而言之,是为学术,就是希望新的医学传到中国去。他的性格,在我的眼里和心里是伟大的,虽然他的姓名并不为许多人所知道。

他所改正的讲义,我曾经订成三厚本,收藏着的,将作为永久的纪念。不幸7年前迁居的时候,中途毁坏了一口书箱,失去半箱书,恰巧这讲义也遗失在内了。责成运送局去找寻,寂无回信。只有他的照相至今还挂在我北京寓居的东墙上,书桌对面。每当夜间疲倦,正想偷懒时,仰面在灯光中瞥见他黑瘦的面貌,似乎正要说出抑扬顿挫的话来,便使我忽又良心发现,而且增加勇气了,于是点上一枝烟,再继续写些为正人君子之流所深恶痛疾的文字。

 
[1] Margolis, Abby Rachel. "Samurai Beneath Blue Tarps: Doing homelessness, rejecting marginality and preserving nation in Ueno Park (Japan)".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Retrieved 8 March 2012.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谢谢来访!的确日本人口密度大。特别是东京。。。不过很有秩序,也很干净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很美丽也很有生活气息,日本人口密度很大啊
风车轻舞郁金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妈妈的故事' 的评论 : 确实是,但那儿可不能席地野炊,感觉会好一些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班来访!是啊,藤野先生和上野的樱花仿佛是小时候的一个情景剧。我第一次去东京就去了上野公园。。。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车轻舞郁金香' 的评论 : 谢谢香妹妹来访!的确人多。不过荷兰郁金香节的时候也是人潮涌动啊!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真漂亮,记得藤野先生!:)
风车轻舞郁金香 回复 悄悄话 这人比樱花还多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