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让人窒息的创造力》补记

(2019-07-01 11:51:01) 下一个

《让人窒息的创造力》补记

 

每个人都是不同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同的喜好。

每个人的审美都是不同的, 美永远是主观的, 就像快乐一样。 

每个人感动的电影,小说,也都是不一样的, 因为我们的经历不同, 我们的心路不同。

 

我们常常把这些不同归纳为三观, 也就是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

于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虽然世界只有一个, 每个人看见的, 听见的, 却大为不同。 

 

Vanda Scaravelli的书,对我的影响超越所有的书。 

也许不是她的伟大, 而只是,她对我的影响超越一切。 

 

附上Grace对《让人窒息的创造力》的解读。

 

================================

 

刚好现在有点空,虽然你周末忙,但我写我的,

你不必看也不必回复的。只是谈谈我的突然想法。

我在重温你的邮件,想到你最近写的文章【让人窒息的创造力】

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你有这么多的学生,你这样辛苦地教,不停地分享,

可不少学生最后还是离你而去。

我觉得这里面根本没有谁对谁错的问题。

而是你的这些养生法没有引起这些离开学生发自内心的共振。

你知道过很多画家,瑜伽练习者,可真正感动你让你疯狂的只有极少数几个。

比如梵高,Alexa Meade 和 Vanda Scaravelli。

其他画家和瑜伽师对你来说,”有影响,恐怕顶多是“潜移默化”但不会让你激动得窒息。

就像世界上的女人,你在见到你妻子前一定遇见过很多女学生,可只有她是让你一见钟情的。

所以,你的很多离开你的学生,只是没有对你的养生法一见钟情。

所以目前你对她们的努力可能只是一种“潜移默化”。

 

但一旦有了一种“一见钟情”的感觉,自推力就会爆发出来。

就如Alexa Meade ,哪怕她的老师开始并不认可她的画风,

但她还是不放弃,因为她的内心对她的画有一种莫名的激情。

比如,你,虽然没人来奖励你,但你对养生练功非常的痴迷。

所以你会几年如一日地去静坐,练功,如今无私地教学生。

 

你可能不知道吧,我读你第一篇文章的时候,就对你刮目相看了。

也许有我对Mt. Whitney的向往,让我把你跟它永远地联系在了一起,

但更主要的还是你的独特的个性, 和后来的养生法。

所以,做了你的学生后,我更是没有理由的去做一些傻事。

我把你的每篇文章都下载下来,就怕哪天你被人骂得突然关闭博客离开走了。

我就再也读不到你以前的博文了,因为我必须反反复复读才能读懂你的文章。

我把与你交往的邮件和学生的分享也都专门整理出来放入Google driver 里。

还有,你教的功法我都专门整理出来,你哪天教我的哪个功法我都有记录。

因为,我知道它们够我学习一辈子了。

也许,这些行为对其他人来说,有点多此一举,但我却做得乐此不彼。

 

我想这就是你文章里【让人窒息的创造力】说的:

生命中那些“促成我们蜕变”的人们。

因为那些人, 我们才变成了今天的我们。

当我们回首往事的时候, 我们都是一个个精彩的传奇,

如果没人喝彩,至少还有我们自己为自己喝彩。 

 

你的养生法和你的独特改变了我,

你是我接触网络十多年,唯一一个对我影响最大,彻底改变了我的人。

所以,我很感激文学城。当然更感激你。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