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怎样做一个更好的人?

(2019-05-20 15:58:07) 下一个

怎样做一个更好的人?


 

我的母亲是一个文盲。 父亲初二毕业。 三个姐姐最高学历,初二。他们加起来的上学时间是25年。 而我一个人上了28年。 如果把教育,说成一个人的学习成长平台。 那么, 我算是一个长了28年的老苗子。

 

从小到大, 在几乎文盲的氛围里, 我是连一张书桌都没有的。 要书桌做什么啊,就算有一张桌子,可以在上面写作业, 也不能叫书桌, 也要摆上黄豆绿豆红豆白豆的。 然后,你要写作业的时候, 扒开一个角落就好了。

 

所以, 上小学前, 没人有空有心情告诉我怎么数数, 更没人教我背几首唐诗宋词。 那些东西,离眼下的生活真的太远了。 所以, 我在我妻子眼里显得蠢笨,也是不无道理。 你看那些少年班的孩子,一个个双目炯炯有神, 眉清目秀的。 少年天才, 大抵都那个长相。所以,喜欢照镜子,喜欢自拍的我, 经常很痛苦, 什么时候,我也可以变的那么清秀啊,听说相由心生, 清秀的眉目, 是聪明的面相。

 

后来上学了, 居然一不小心,学习成绩非常好。 当然, 功劳主要归给我写过的那个张老师。 可是, 周围的老师,还是有事没事的说我很笨。 这个阴影对小孩子的影响其实非常大。 直到现在, 我对那种说某小孩很有天赋的说法都不屑一顾,觉得是胡扯。 什么上学前班就会开根号了, 是数学天才。 什么天才学校考试,拿了好成绩,被划为天才。

 

不过, 聪明的妻子给我一个很让我佩服的解释。 她说, 这些人可能不是真的天才, 但是, 天才也往往出自这些人。 这话,听起来真的很有道理。 如果这些家长,真的集中资源, 从小就把他们当成天才培养, 也许,真的有那么一天, 那么几个人, 成了天才。 控制论之父,维纳,也是天才班出来的。 中科大的少年班, 也确实培养了不少人才, 有几个, 也许戴个天才的帽子, 也不算很过分。 莫扎特,朗朗,王羽佳等等,都是没有什么童年的。 别人还连餐具都没用利索,他们就能把钢琴弹飞了。

 

所以, 我的认识, 极其不上档次。 如果把孩子的教育交给我, 那么,必定是放牛班的孩子。 可能上小学了, 连个斗大的A都还不认识。 好在, 孩子们有一个比较聪明的妈妈。 所以大儿子, 才7岁, 坐在那儿2个小时, 一口气可以读100多页,大人的读物, 而且过目不忘。 读过的英文书, 数量已经远远超过我这辈子读的总和。

 

但是,我有我的智慧。 我可以想出不喂鸡的自然养鸡方法。 我可以想出在鸡院子里插一些乱棍,来防老鹰。 当然, 我的智慧往往“档次很低”。

 

后来, 好不容易想出一个天下无病的养生哲学, 自鸣得意。 没想到, 在别人眼里,还是尼采疯了。

 

今天, 我来讲一个上一点”档次“的事迹。 是关于“怎样做一个更好的人?”

 

在这之前, 我想先讲讲我自己的一个故事。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 农村的果树是漫山遍野的长的, 每棵果树都有主人。 我们家也自然有我们家的果树。 孩子们一般很自觉, 别人家果树,就算长的再好, 也是不能随便摘的。

 

我家果树的品种很多。 但是没有李子树。 我姑妈家有两棵品种非常好的大李子树。 这是我看着都会流口水的。当然, 姑妈每年都会让我吃上几颗。 但是,前提是她给的。

 

有一天,我从姑妈家的大李子树下路过, 周围没人。 我实在是很喜欢吃那个李子啊。 我就起了贼心, 偷偷摘了两个。 然后灰溜溜的快速跑了。 那天晚上, 吃完饭的时候, 爸爸妈妈坐在饭桌前, 低着头, 神情严肃。 因为做贼心虚, 我觉得,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盯着我。 我低着头, 但也吃不下饭。 我忍了很久, 抬起头。这时候, 爸爸妈妈也抬起头。 他们终于说话了。 他们说,你是不是摘了姑妈家两个李子。 我说是。 然后, 大家就再度陷入沉默。 闷头吃饭。我也闷头吃饭。

 

吃完饭。 我一个人回到自己的屋子里, 我在被窝里痛哭流涕, 我觉得撕心裂肺的痛苦。 我发誓, 我再也不偷东西了,再也不在别人背后做坏事了。 道理很简单, 那两个破李子, 给我带来的痛苦,是一千倍,一万倍于那两口的享受。

 

这件事情, 是我一辈子的污点, 也是我用来警戒自己的最有效的方子。 如果什么时候, 我的贼心或者其他坏心眼再起, 我就会想起这件事。

 

所以, 事不在大小, 尤其在孩子的教育上面。 一件小事, 足以改变或影响一个人一辈子。

 

这个周日, 一是“大病初愈”,一是大雨倾盆, 我们全家在家玩。 其实,我发现,下大雨,有时候,反而是一件很让人开心的事。 因为那些你认为“必须完成”的事情, 你也做不了了,不得不停下忙碌的脚步,做一些平时觉得浪费时间的事情。 而爸爸妈妈,居然可以全职来陪孩子们玩。 所以,孩子很嗨。 大量的玩具从柜子里拿出来。 各种各样的乐器演奏起来。 连2岁多的小儿子也拿着我的箫,冲着天花板乱吹。

 

到了傍晚, 妈妈要开始准备晚饭了。 想着破例让他们看一会视频吧。 于是架上投影仪,在大厅放孩子的节目。 先是看小儿子喜欢的火车视频。 然后看大儿子的Dino Dan。妈妈在搜Dino Dan的时候, 看见了Dino Dana. 觉得这是新一点的系列, 不妨看看。 大儿子坚持看Dino Dan. 妈妈就说, 你就不能看点新的啊, 很霸道的就放了Dino Dana. 大儿子有点不情愿的开始看。

 

我看所有人都有事做。我也插不上手, 就去另一个屋练功。

 

练了一会, 大儿子哭着跑过来。 说, 那个Dino Dana极其难看。 故事不好, ending也不好。 他浪费了这么难得的看视频的机会, 却看了这么难看的片子。 而这个错误, 都是妈妈造成的。

 

我就说, 那么你为什么不早提出来。

儿子: 你认为我早提出来有用吗?你觉得妈妈会听我的吗?

我:那好, 妈妈可能不会听你的,但是, 说服一个人,是需要技巧的, 你考虑过提高你的交流技巧了吗?你可以努力去让她听你的。

儿子继续哽咽, 流着眼泪。

我: 男孩子流什么眼泪啊, 男孩子的眼泪,是很金贵的。 如果是男人, 就算流血,也不流眼泪。 你如果是带着眼泪, 这么的情绪化, 你觉得你可以说服一个人吗?你觉得别人会轻易相信一个情绪化的人吗?

 

儿子看着我,极力控制自己。 但是,眼泪不是很听话。

 

我:如果你安静下来。 好好和爸爸说说。 爸爸是不是能够更好的听你说话, 你也能更好的表达你的想法, 我也就能够更好的来帮助你?

 

于是, 他开始安静下来, 我们开始真正的平静的对话。

 

我在垫子上坐着, 于是,把他抱过来,躺在我的大腿上。 然后,开始一个“父亲的教育”。

 

其实, 我是基本不管孩子的教育的。 从小到大, 我从来没有大声对他们说过话。 也很少告诉他们, 他们应该怎样。 他们都有很平和的性格。 在学校, 也是很受欢迎的人。 是比较出名的稳定。 同学会说, A是一个never get mad的人。 而且, 会把自己拿到的礼物,大方的分给别人, 也很会帮助别人。 也多次被评为Best Behavior student.

 

我想,这和他们几乎不会生病的身体是有很大关系的。 因为他们几乎没有身体痛苦的时候。 一个一直就很舒服的孩子, 就很难培养那种歇斯底里的或蛮横的情绪。

 

这一点, 在小儿子的身上,尤其的明显。 他是一个比哥哥更开心的孩子。 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是开心的。 吃饭, 玩玩具,都是唱着歌的。 就算受伤了, 哭的时间都不会超过10秒。 就算哥哥欺负他, 也是转身就开心的。 他的身体素质,总体来说,在哥哥之上。 虽然, 他5个月的时候,因缺水,进过急诊,而哥哥保持着零医院和药物的记录。 但那不是他的错, 是我们的错。 总体来说, 他的阳气非常足, 以至于他天不怕地不怕,受了委屈,受了伤, 一会儿就恢复了。 即使感冒留着鼻涕,也不影响他快乐的跑来跑去, 好像什么事都没有。 但是,哥哥生病了,会自己把自己“养起来”。 从长远来说, 哥哥的习惯更好。因为人总会有老去的一天。

 

说啊说啊。 我们爷俩在那儿说了很久。 第一次这么久,关于教育,如此的亲密谈心。

但是, 事情并不是很明了。

 

就在这个时候, 我突然想到一个主意。 你对我们大家有意见对不对?但是, 我们又不知道那个意见是什么,然后, 你对爸爸妈妈就心生不满。 有这样一个注意怎么样, 你把爸爸妈妈的缺点,或者说你希望我们提高的地方写下来, 然后, 我们“try to be a better person”, 我们会不断的去反思提高,不时的check the list。

 

没想到, 儿子对这个想法, 有极大的兴趣。 他说他要做四本书。 一本给爸爸,一本给妈妈, 一本给弟弟,一本给自己。 书名就叫做How to be a better person?

我建议他给每本书的封皮涂上不同的背景色。

他就给每一本书配上我们各个人的Birth rock的颜色。

 

书做好了。 他就开始写。 第一本是弟弟的。 他一口气列了弟弟20多条罪状。 每写一条罪状, 他都大声说出来, 高兴极了, 兴奋不已。 然后,在爸爸妈妈那儿得到确认, 那确实是弟弟的罪状。比如,弟弟吃着饭,就会跳到桌子上, 走一圈, 而且会在盘盘碗碗间做高难的动作。 谁说也没用。 他既不怕挨打,也不怕挨骂。 就是乐在其中。 比如, 弟弟喜欢一屁股坐在别人的脸上。 大尿布,有时候还是带着屎尿,湿答答的。 比如,弟弟,可以一口吞掉一个大鸡蛋,一个才两岁多的人。 其实,妻子和我都不是很理解,这怎么会是我们俩的孩子。 谁的基因呢?

 

但是, 这样的孩子, 也不是光“教养”的事情。 其背后是极好的身体。 所以, 在这些哥哥列为罪状的事迹背后, 他同时是一个开心果, 一个把什么都不当一回事的孩子。 有一次,我在地里干活, 听他老打喷嚏, 以为他感冒了, 受凉了。 但是,他连续不停的打, 我觉得这不是着凉的喷嚏, 应该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了。

 

于是,把妈妈也叫过来, 我们把他抱着。 我看看他鼻子到底怎么回事。发现鼻孔里有一个异物。 妻子二话没说, 就用手指去把那个异物拉出来。 发现, 是一根大约有3厘米长的草秆。 是他自己塞到鼻孔里的。 我们真的哭笑不得,不知道怎么教育,只能说,以后不能这样了,后顾很严重。

 

后来。 我们家的狗(德牧) , 也不断的打喷嚏。 我觉得也好奇怪。但那声音太像了。 我就让它坐下, 看它鼻孔。 居然,发现了一根草秆。 一根大约3厘米的草秆。我二话没说,就用手指去把那个草秆拉出来。  我们都快笑死了。

 

再回到那几本书。 哥哥写的非常非常开心。 每一条弟弟的罪状都能让他开心的在屋子里跑很多圈,举例子。

 

写完了弟弟的书。 开始写他自己的书。 第一条是 Think before speak, 然后, 继续写。

写了5条, 就不容易往下了。

 

然后写爸爸的。 想了半天想不出一条。 好不容易,想出一条 Do not be ignorant. 背景是, 他认为爸爸只管弟弟,晚上还和弟弟睡在一起。 他来搞弟弟状的时候, 我也往往会忙着手中的活, be ignorant.  我告诉他, 我管弟弟,是因为妈妈在负责你的各种事情, 弟弟总得有人管。 至于睡觉, 因为妈妈晚上喜欢熬夜, 弟弟需要有人哄着睡, 爸爸只能陪他了。 等他长大了也就不用了。 但话虽如此。 他还是会时不时的挤过来, 寻找那份“缺失的父爱”。于是, 我们三个大 boy就会挤一个晚上, 我在中间,动弹不得。 第一个睡着,第一个醒来。

 

然后,写妈妈的书。 他想了半天, 没有想出一条。 我和妻子在厨房就暗笑。 我说,原来平时他对你那么多怨气,没有一条往心里去啊。 妻子也惊讶, 原来对我们俩都没什么怨气啊, 就是对那个小屁孩有怨气。 现在,终于找到一个出气的方式了。

 

哥哥写的时候,弟弟就不断的在演练那本书上的罪。 然后,哥哥在旁边check, check. 其乐无穷啊。 这可是罄竹难书的罪啊, 今朝得以尽数记下。 我说,等弟弟长大了,给他看,好好保存。 妈妈说,还是等弟弟结婚有孩子了, 给他孩子看吧。 哥哥就在旁边咯咯笑。

 

后来, 不热闹了。 我过去看怎么回事。原来哥哥已经自己开始做数学练习, 并且给自己timing. 做完这个,再做那个, 三件事情, 平时要不断的催, 妈妈都会变声的事情。 今天他非常高效的,自己管自己,全做完了。

 

接下去的,一直到睡觉。 哥哥都是心情舒畅, 一个无可挑剔的,自律自觉的孩子。

今天早上起来, 哥哥还是开心的。

 

望着窗外鸡蛋窝外面挂着的三个明晃晃的光盘(California Scrub Jay 会来偷鸡蛋吃, 这是防鸟用的), 我对妻子说, 我这一招怎么样(指的是昨天的写书的主意)?妻子说, 狗屎运。


 

故事讲完了, 总结一下。

How to be a better person?

 

靠运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天凉好秋 回复 悄悄话 有趣的故事,模范父亲!
学看八九 回复 悄悄话 都说父爱如山,千年的父爱如山亦如水。既有山的坚毅和承担,也有水的温柔和圆融。好幸福的孩子!:)
木真 回复 悄悄话 多年前读过一本书《怎么说孩子才会听》,对我的启发很大。其中一主要手段上就是把焦虑的事情列下来。 您这是无师自通啊:)

看来心要是能真正放下来,很多事情的答案能自行显现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