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给学生的一些公开信

(2018-09-13 12:47:26) 下一个

给学生的一些公开信

 

这篇文章是最近回复学生的一些邮件的集合。会讨论初心,实践,觉知力, 无我,空性等等修炼中的重要概念。因为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供大家参考,讨论。

 

------------------------------------------------------------

初心

------------------------------------------------------------

 

这是F. Alexander 在The Use of the Self 的新版前言中写的一段话。写的非常好。我在这儿分享一下。估计大家英语都没问题。不过我还是简要归纳一下。大致的意思,自学一种新理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以前觉得正确的东西,往往是错误的。但是,因为以前的认知已经在我们的潜意识里边,所以当我们学习新理论的时候,我们会无意中就觉得新理论是错误的。因为和我们的已有的认知是冲突的。这是学习新理论路上的一个最主要的障碍。这也是为什一个开放的脑子,一颗开放的心,非常重要。

 

这个说法,也和我教同学们的过程中的经历很像。有的同学,就是不开窍,而这些同学,往往是很有头脑的。这同时意味着什么呢?就是他的固有的认知系统非常强大,非常顽固。

 

所以,在坐禅里边,初心最重要,也就是像孩子的心,是开放的,好奇的,好学的,真诚的。

 

The need for a new printing of this book affords me an opportunity to try to clear up certain difficulties mentioned in letters from some of my readers, difficulties which arise in trying to teach themselves to apply my technique. What troubles most of them is: "How to do it". Some of these correspondents have rated me quite severely because, as they put it, they are not able to teach themselves from what I have written down in my books. Yet they must be well aware that, in spite of all the textbooks on the subjects, many people are unable to teach themselves to drive a car, play golf, ski, or even to master such comparatively simple subjects as geography, history and arithmetic, without the aid of a teacher.

 

They should not be surprised, therefore, if they find that they are unsuccessful in learning to apply my technique, particularly since in attempting to change and improve the use of themselves they are called upon to work to a new principle, and further, that in this process they must inevitably come into contact with hitherto unknown experiences, because the carrying-out of the necessary procedures calls for a manner of use of the self that is new and unfamiliar, and when first experienced "feels wrong". In any attempt therefore to apply my technique to changing and improving the use of the self, it is courting failure to continue to depend upon the "feeling" which has been the familiar guide in the old habitual "doing" which "felt right", but which was obviously wrong since it led us into error.

 

-- F. Alexander


 

------------------------------------------------------------

实践的重要性

------------------------------------------------------------

 

分享一段话:大概的意思是,解刨学家可能很清楚每一块肌肉的作用和在行为中是怎样使用的。但是,在现实生活中,解刨学家自己能不能把每一块肌肉最优化,最有效的使用呢?

往往是不能的。那么,解刨学家对肌肉的认知和知识是不是缺乏实践的根据呢?

 

这就像一个学佛的人,可以很熟悉佛经,但是,那种知识是“死”的。他在现实中,很可能就不能应用这些佛经。那么,他所谓的博学,是不是也要打上一个问号呢?

 

回到练功这件事,为什么我如此强调实践呢?因为所有头脑的游戏,在现实面前可能不堪一击。比如你可以把“活在当下”说的头头是道,可是,在实践中,你却做不到。你可能连普通的入静都做不到。你可以把很多高深的身体的规律说的天花乱坠,可是自己一生病就慌了,老早往医院跑了,或者大把大把吃药,担心的要死。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我的基本哲学就是一切从实践开始。极少读书,也极少学习什么理论,什么功法。从治病开始,从身体的能量开始,从日常的生活开始。这样领悟出来的知识是活的,可以灵活应用的。在任何的实际问题中,往往是千变万化的实际问题和千变万化的身体现象和问题,我们还可以一针见血,透过现象看到本质。

 

The anatomist may "know" the exact function of each muscle, and conversely know what muscles come into play in the execution of any specified act. But if he is himself unable to co- ordinate all the muscular structures involved in, say, sitting down or in rising from a sitting position in a way which achieves the optimum and efficient performance of that act -- if, in other words, he misuses himself in what he does -- how can he be said to know in the full and vital sense of that word?

 

-- John Dewey



 

------------------------------------------------------------

关于练功过程中的“不好的”反应

------------------------------------------------------------

 

在练功不断深入的过程中,身体会不断的,一层一层的打开,修复,疗愈。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些不舒服的反应,“不好的”反应。不要紧张,只要整体变好了,其实那些不好都是好事。比如发烧,其实是好事。比如身上长了rash,或什么带状疱疹,都是好事。什么浑身瘙痒,疼痛等等,都是好事。

 

为什么?因为身体在保护自己,在试图修复自己。这个时候,不是要努力去治疗它们,而是知道自己潜伏的那些问题,要调整身体本身,而不是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治病上。

 

比如眼睛不舒服,往往不是眼睛的问题,可能是肝的问题,可能是心的问题,可能是颈椎的问题等等。你直接治疗眼睛,不会有什么大的效果。但是,眼睛出问题了,是在告诉我们,它的背后的东西可能出问题了。这才是我们真正要关心的。

 

比如过敏,出红疹等等,不是皮肤本身出问题了,不是过敏本身需要治疗。而是其背后出了问题,比如免疫力出问题了,那么,关键是修复免疫力,我们真正应该看到的是免疫力问题。也可能是身体有大量的寒湿气需要排出,所以起了红疹。这时候,需要治理的,不是红疹本身,

而是背后的身体的寒湿。

 

所以,如果身上出了红疹,很可能就是好事。一是告诉你身体的内部的,根本的问题。给你信号和机会。二是,红疹本身是释放身体的寒湿。这样,可以保住你的内脏等更重要的部件。

 

比如,你修复你的呼吸系统的同时,会有一些潜伏的问题出来。你可能会“病”,但这些病,并不是真的病,而是你身体的潜伏的问题的外显。

 

也就是说以前没有机会,现在你把身体一步一步打开了,那些丑陋的东西,脏的东西,恶心的东西,都会在阳光下原形毕露。

 

在这个过程中,你可能会痛苦,会”病“。但这是走向无病的必经之路。

 

这个过程,不是像说的那么容易。这也是为什么有人出事了,有人走火入魔了,有人疯了。因为能够把握身体的强大疗愈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强调,一定要修心,一定要提高自己的觉知力。心要宽广,无我,纯净。觉知力要清晰,深入,敏锐,准确, 稳定。这样,才能在进步的道路上,虽然困难,险恶,但是你安然无恙。

 

这就是所谓的基本功的重要性。

 

这也是为什么,有一些“强大”的功法,不能轻易教。为什么呼吸法在很长时间内不能教。都是同样的道理。

 

------------------------------------------------------------

一些问答

------------------------------------------------------------

 

同学:谢谢您的分享,我发现我差的还很远,因为我还有点想成为一流的学者,我还想创业,我还想有钱,我还想变成一个有那么点影响力的人物—————— 我还做不到把这些看成浮云,大概因为我还没有找到更有意思的事情。也没有发现静坐真正带给人快乐。

 

千年守望:你想要的还真不少:)

这样也很好。其实,没有经历痛苦的“想要”,很难理解“不想要”。最痛苦的“想要”可能是: 想要但又不能去做。那些浮云,也并不是就不好。这也是对“色即是空“的理解,简单的理解成所有”色“什么都不是,要完全抛弃。也是一种肤浅,一种脑袋僵化的表现。而且,这本身也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0和1的问题。比如静坐,说是空,但是那是最后的状态,在这个过程中,往往要在空和不空之间平衡。不然,是走不下去的。

 

这也是为什么静坐需要乐趣,在很长的时间里,都需要乐趣,就像做科研,发明创造一样。等有一天,骨子里离不开静坐了,静坐已经融合在你的血液里边了,也就无所谓了。我也自信自己是做科研,尤其是发明创造的好料子。在几乎所有的那些著名导师那儿,我都得到了很高的评价。但是,这并不等于,我一定要去做科研,我也不一定非要去创业。为什么一个人适合做什么,就一定要做什么呢?为什么世人认为重要的事情,我一定要去做呢?认识到这一点的过程非常痛苦,也不容易,用了很多年的时间。

 

比如,当我看到身边那些所谓世界一流的科学家,所谓很能干的人,很富有的人都是怎样一个状态后。我明白,那不是我要的生活。我的博士导师,得过德国科学最高奖,也桃李满天下。可是因为工作太努力,他腰椎出了严重问题,手术后,只能躺着看论文。你也可以说,这也正常,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在我看来,这不是我想要的,虽然我也做不到他那样。

 

我的另一个导师,非常年轻,盛名在外,也就是那个公园里在背后叫我的那个导师。可是,当我近距离接触他以后,我发现,我根本不会喜欢那样的生活。他对名声的追求超过一切,他也极具创造力。这也没错,但我不想要。

 

另一个导师,是领域内开创性的人物,也拿过终身成就奖。可是,当我和他一起工作的时候,我发现,他也不过就是一个常人,他有常人的寂寞,不快乐。这个导师年龄最大,所以对我,更像慈父。教给了我很多东西,也给我创造了很多机会。但是,同样,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

 

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刚成立的那几年(那时候叫中国研究院),对所有学计算机的学生来说,那都是一个梦幻的地方,聚集着“天才”的地方。但当我进去实习的时候,我发现,那些“天才”远远不是我想效仿的人。

 

我看过很多领域内那些“高手”们的斗争,每每让我觉得那个带着智慧光环的世界,不过如此。

 

我现在的老板,他爸爸是诺贝尔医学奖得主,这个“阴影”很大,因为他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超过他爸爸的名声。但是,他也同样放不下名声。他挺成功的,但是,成功是相对的。就像大树下的阴影,其实绝对的亮度并不小,但是,相对阳光底下,那就是黑暗。如果把那个阴影放在月夜里,它就是亮同白昼。

“Where the light is brightest, the shadows are deepest.”

―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我也不能说,我找到了我的生活。但是,我一直在努力探索。以前,我会因为没有答案而痛苦,身体也就病了。但是,现在我不再痛苦,这里边的区别就是修炼。当我们的觉知力上升了,同样前路茫茫,我们可以走的很开心。至于前路到底怎样,我们不再忧虑。我们用心走好每一步,并且是健康的,是快乐的。



 

------------------------------------------------------------

 

同学:汇报一下这一周我的练习成果,我散步的时候终于能偶尔感受到从右脚到后背的轻松,我的右边的上半身或许开始一点点打开了。。。我自己推测或许气已经到达了我的内脏,开始修复我的内脏了??这属于判别心吗?

 

千年守望:这样很好。判别心并不是不能有,只是不能被判别心控制。就像入静了,并不是完全没有念头,只是念头已经带不走我们。

 

------------------------------------------------------------

 

同学:另外我发现自己的一个心理问题:我内心深处是不太喜欢静坐的,觉得静坐那里那么久,有些无聊,有些浪费时间,我可能觉得一部有趣的电影更愉快,是不是很愚昧呢?这就是我的现状。不过我现在每天主要练习的是散步,静坐,脚的开合,希望能中找到更多的乐趣,我就会有更大的动力了吧。

 

千年守望:说的没错。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找到乐趣,甚至“好处”。我想,之所以我从第一天静坐到现在,没有一天停止,没有一天怀疑,没有一天厌倦,一晃就是八年。最大的原因是,我从来没有觉得那是一个负担,而是一种快乐,一种发自身体深处的愉悦。我在很多年里,都不去读那些静坐的书,佛教的书,瑜伽的书,或者其他理论。从现在看,这是好事。因为,我不被那些理论带走。我完全按照我自己的方式,做着我自己喜欢的事。到了一定程度以后,我开始读一点点书,我可以吸收里边的精华。但是,我已经不会被其他理论带走,因为我足够自立。

 

除了乐趣,还有一个最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实践。我没有夸大的是,我每天(严格意义上的每天)都在练。不管别人说多么高深的理论,表面如何堂皇富丽的东西,我一眼就能看到背后,而所有的堂皇,都挡不住背后的真实。就像一个人不管穿什么,都挡不住他的气质一样。那个气质,才是他的真实。而为了透过现象看到本质的最重要基础是什么?就是实践。不管言语多么天衣无缝,多么美丽,都经不起来自实践的眼光的审视。

 

就像关于“活在当下”,关于“空性”。你就是读一屋子一屋子的书,也是不能从根本上理解的。唯有实践,才能告诉你,它们的本质是什么。

 

具体到功法,比如说八段锦,比如说太极。你就是想破脑袋,你也不能把握其中的精髓。唯有实践,不断从实践中领悟,你才有机会真正把握。就像表面极其简单的八段锦,可能有上亿的人练过。可是,有几个人能够说出一些一针见血的见解?

极少极少。

 

从这一点来说,修炼靠的不是读书学习,不是脑袋的游戏。是一个脚踏实地的实践。而所谓的悟性在很大程度上是“空性”。一个人看不清东西的很大的原因,不是因为视力不好,而是眼前挡住视线的东西太多。当我们清空那些东西以后,就会豁然开朗。这个视力,也就是所谓的天资聪颖,其实没那么重要。具体一点,比如静坐,我们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多。怀疑这个怀疑那个,想要这个想要那个,没完没了。如果那些没完没了的东西,都没了。我们立马就会眼前一亮。我们称这一个叫“悟道”。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悟道不是什么聪明人做的事,不是想出来的事,悟性也不等同于聪明。悟性更大程度上是一种“空性”,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强调心的纯净。因为心的纯净在天然上就具备空性。而有了空性,觉知力就会自然上升。清晰,深入,敏感,稳定的觉知力,会给你的生命活动加入无限的活力和生命力。这时候,所有的传统功法,比如八段锦,太极拳等等,也包括静坐,站桩,都会焕然一新。而很多人追求的治病强身,也就成了自然的衍生。

 

所以,不防做一个简单的整理。觉知力是我们最强大的工具,可以用来治病,强身,可以用在生活,用在工作,可以让我们快乐,可以让我们自在。而为了强大的觉知力,我们需要清理我们的心,让它变得纯净。连接心和觉知力的桥梁是实践。这个实践包括每天的练功,也包括在日常的生活中严格要求自己,从饮食到作息,到工作,到与人相处。也包括把觉知力应用到身体和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

 

同学:对了,有个问题,你总说要把身体打通,那么都打通了,不是没事干了吗?有完完全全地打通的吗?还是永远都会有打不通的地方,或是这里打通了,那里又堵住了,你又要去那里打,总之,我们忙忙碌碌就为了天天打通身体。

 

千年守望:首先,打通身体,是治病的方法。并不是修炼的目的。病,基本都可以通过打通来治疗。我们并不是要追求全身通畅。但是,我们要学会如何通畅。这样,等我们一不小心病了,我们可以气定神闲,因为我们能打通自己,能给自己治病。

 

打通还有另一个概念,就是打通分很多层次。浅层的打通,可以让天下无病。深层的打通,可以让人心情舒畅,能量充沛。最深层的打通,让我们的灵魂自由,也就是把“我”都基本通没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你也可以说修炼就是一个一层一层打通自己的过程。从身体,到心,到灵魂。

 

你说的这些问题,都是第一阶段的问题,就是身体的层面。而且,里边充斥太多的功利。 要想把第一阶段的活干好,我们往往需要第二阶段的训练,即心的训练。如果光在第一阶段转悠,就是那些神功,那些神通,那些特异功能。比如,过分执着心跳,或者某些身体的指标。

 

总的来说,修炼的过程,远比大家想象的有意思。其实,路上风光无限,也有很多乐趣。而且,是一种探索,充满未知。所谓的枯燥,无非是没有经历过的人的猜测和假想而已。

 

------------------------------------------------------------

 

同学:到了某一天,你把自己通没了,我也通没了,我们那个时候估计已经互不相认了,因为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还怎么认识彼此呢,:)

 

千年守望:你对无我的理解是字面的理解。就像对空的理解,大部分人是字面的理解。

 

色即是空,反过来,空即是色。虽然没了,却什么都有了。

 

所以,真的空性上升,其实你会感到无比的充实,满足。坐在那儿,什么都没有,就是傻笑。

就像孩子,其实他们什么都没有,就是开心,满足。(当然吃饱还是必要的)但练出来的空性,要比这种天生的空性更可靠。因为你知道问题来了,怎么处理。

 

那么无我,也是一样。所谓无我,就是不再对自己的利益,生命,幸福,名声等等计较了。也愿意为没有任何关系的人无条件做事了,对敌人也慈悲了等等。

 

但是,心里其实比明镜还清楚。只是不在乎了。所以,如果我看过你的一个脚趾头,隔了很多年,你只露出一只脚趾头,我就会很肯定的说,你是谁。那么,如果看过脸,就更不用说了。其实,背影也是,我可以很确定那就是你。更邪乎的是,你走过来,我一感觉气息,就知道是你。当然,你唱歌的话,就更容易了。这听起来像笑话,其实不是,在你无我的时候,觉知力就可以特别敏锐,深入,强大。

 

这也是一些“神秘”故事的来源。其实,背后一点也不神秘。就像你可以吃出鸡蛋里边各种细微的味道。但大部分人做不到,也会认为你是疯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学习分享热爱生活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您的好文!!! 实践是地基,没有实践就不可能明白其中的道理,更不会找到乐趣。觉知力可以如此强大,看一眼脚趾头,过很多年只要看一下脚趾就知道你是谁。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