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道歉信

(2018-07-11 14:03:53) 下一个

道歉信

 

去年10月18日开始写文学城的。到现在,快九个月了。去年写了一个月左右,写了大约13万字。今年从4月13日开始写的,到现在大约写了15万字。加上给学生的回信和帖子的回复。应该超过30万字。

 

在这个过程中,喜欢我的文章的人,和不喜欢我的文章的人,渐渐的,就像泥沙和河水,随着时光的流逝,渐渐的分离。

 

那些喜欢我的人,会说我让她们感动的泪流满面,受益匪浅,甚至触动灵魂深处。那些不喜欢的人,说我沽名钓誉,误导大家,甚至犹如邪教。总的来说,谁也不知道,那个是对的。文章本身,只有一个。可是为什么在不同的人那儿,成了不同的长相。

 

这就是人类对事物认识的一个特点。我们有分别心,而分别心的结果,取决于一个人的经历,知识结构,思维模式,价值观,世界观等等。就像天上的老鹰,和地上的青蛙,看待整个世界的方式和结果都会不同。最后,他们都有自己的结论,关于世界是怎样的。谁错谁对呢?可能都是对的。

 

即使好似没有争议的好坏,其实也是有不确定性的。就像希特勒,几乎全世界人都会一致认为,他作恶多端,毫无疑问是个坏人。可是,很多德国人的心底不这么认为。因为,在德国人被一战的债务压的喘不过气来时,当全世界似乎都在压榨德国人的时候,当精明的德语区犹太人,还过着富裕的生活的时候。人类的本性就会被扭曲。他们也需要喘气呼吸,吃饭活命,他们也向往美好的生活。就像得了癌症或绝症,或长年受糖尿病,抑郁症,失眠症等等折磨后,一个即使本来很美好的人,都会被扭曲。我们没有太多的理由去过多的指责他们的自私,狭隘,自我等等。因为,活着真的不容易,有很多时候,也是身不由己。

 

就在这个时候,希特勒出现了。其实,与其说,希特勒创造了那个时代,不如说时代创造了希特勒。一个奥地利出生的人,却可以摇旗呐喊,代表整个德语区的声音。那个倔强,曾经如此辉煌的民族,似乎终于有了出口。于是,整个民族都疯了。与其说是希特勒的伟大领导能力,不如说,整个民族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

 

于是,整个德意志民族在希特的号角声中,无往而不胜。希特勒说,村村要通铁路,所有人都日夜兼程,让德国的每一个小村庄都通上了铁路。希特勒说,我们要让每个人开上汽车,于是有了大众汽车公司,在德语里,叫Volkswagen, Volks是人民,Wagen是汽车。同时,让德国造出世界一流的公路系统,没有限速,随便开。当你坐在时速220公里以上的汽车里,你不得不感叹,这个国家是一个特殊的国家。希特勒说,我们要造坦克,因为坦克在那个时代是陆战的最强大武器,整个德意志就大炼钢铁。 当德意志军队的坦克军横扫整个欧洲的时候,德国的重型机械行业,成了世界的领袖。

 

于是,一切准备就绪,希特勒一声号令,把那些社会的“蛀虫”犹太人拉出来,扔进集中营,让他们尝尽人间的苦难。太保加上齐心协力的民众,制造了旷世的冤案。

 

这是二战的德国的一个素描。魔头希特勒最后以自焚祭天。可是,如果你是德国人,你能够忘掉这个人吗?当你现在坐在村村通的火车上,要多准时多准时。有全世界领导地位的汽车工业,全世界一流的公路系统,全世界一流的重工业以及整个制造业,德国制造,就是品质的代名词。

 

我不是替希特勒说话,也不是替德国人说话。而是,当你看到一个似乎毫无疑问的现象的时候,当你了解更多的事实以后,你会改变看法。

 

这种现象,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的重演。就像我们伟大的汉武帝,把匈奴驱逐出祁连山脚下,你可能会觉得,汉武帝是多么的英武伟大,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帝王之一。但是,这是因为你是汉人。如果你是匈奴人,你会痛恨他,因为是他把匈奴人从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最肥美的草原上赶走,把他们的家园毁了,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他们,如何评判呢?如果换成你呢?

 

汉武帝自然不是希特勒。但是,同样的是,在不同的人群看来,他要么伟大,要么是魔头。

 

不说那么多了,培根说过,历史让人明智。也许,当我们看完历史的一幕幕,我们会对现实的小我,有更好的定位和理解。也许,我们的心胸会宽大一点,我们对因果,对利益,对对错,对美丑好坏也许会有不同的视角。

 

昨天我写了《望闻问切》,其中提到了我的第一个文学城学生。我写过,这是唯一一个有我微信的学生,唯一一个我亲自动手疗愈3个小时(除了家人外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唯一一个我有求必应的学生,唯一一个我见过多次,每一个动作用心当面教的学生。当她问我,小师父,我怎么报答你呢?我说,你如果健康了就是对我的最好报答。有一次,我教她用按摩器,带着按摩器去的,按摩完了,她觉得不错,问我哪儿买的,我说你拿着这两个吧,你用过,其他人也不能用了。在整个过程中,我没有收取她的任何东西。

 

在给她疗愈的那一天,晚上回家,妻子问我,下午去哪儿啦?我说帮一个学生治病。她说哪儿的,我和她说,你知道的那个。她说,你碰她没有。我说有,但带着first aid的手套。妻子顿时大怒,问我为什么不和她说,为什么说好不能见学生的,说好不能碰病人的,为什么你说了不算数。我说,我实在看不下去,再说,套上手套会好点。就这样,妻子和我吵了起来。最后,妻子一怒之下,夺门而出。开车离开了家。我傻傻的一个人坐在那儿,不知道怎么办。然后我试图给她打电话,电话关机。我打开Find My iPhone,找到她关机的地方,我发现在海边。我有点担心,但不知道做什么,要不要报警呢?我给她最好的朋友打电话,因为太晚,关机了。我给另一个人打电话,接通了,但她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们建议我报警,建议我出去找,他们帮我带孩子。我的直觉告诉我,也许事情没有那么糟糕。我想再等等,再报警等等。也想再等等出去找,毕竟夜已深。

 

痛苦的等待,漫长的等待。。。

 

终于,她开机了。她在电话的那头哭着冲我喊。我给了她解释。她说她回家了。回来后,我们坐在沙发上,她抱着我哭了整整一个晚上,直到凌晨,我们都在疲惫中睡去。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也从来没有和那个学生提起过这件事。我和妻子达成了最后的协议,我还可以帮她,但是,不能再去她家了。她知道我涉世不深,她觉得人心莫测。于是,后来,我让那个学生选一个公园,我可以在那儿当面教她。协议的另一部分是我再也不能碰那个学生。就这样,直到那个学生没有说一句告别的话,突然消失。

 

今年,我重新开始写文学城,有一天,那个学生突然发微信问我,小师父,我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是不是可以再教我。她没有解释为什么消失,我也没有问。我只是说,你练习这一个吧。发过去一个静坐的具体方法。可是,她再次消失。

 

昨天,我写了《望闻问切》,讲了和她的部分故事。意在说明师徒的缘分。我没有任何东西需要抱怨。我也从来没有对她有任何的怨恨。

 

昨天晚上,忙完了孩子和家务,我坐下来,稍稍浏览一下微信。发现这个学生发了一条

“请尊重他人!最简单的尊重!”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震动。写文学城这么久,不管别人多么恶言恶语,我都会坦然以对。那些话,压根就不会在我的心里激起波澜。可是,这短短的一行字,让我的心像被一把匕首狠狠的扎伤,鲜血淋漓。文字虽短,但匕首很长,一直扎到我的心的深处。

 

我关上手机,默默的去睡觉。我没有和妻子说这件事,我怕她火冒三丈,影响睡觉。

我以前也说过,我是那种一沾床,就睡着的人。就算我当年颈椎病很厉害的时候,我也是倒头就睡。就算我姐姐给我打电话说妈妈得了癌症,需要火速回家,我也是倒头就睡。我睡觉不用枕头,所以,不能说一沾枕头就睡。而且,我如果陪孩子睡觉,往往比他们睡的更快。

 

但是,昨晚,那句话,在我的脑子里,更准确的说在我的心里。久久不去。

也许过了将近半个小时,或一个小时,我才睡着。

早上醒来,那句话,还是第一个进入我的思绪。

也不是那种翻江倒海的思绪万千,但是,心的深处却隐隐作痛。

 

开车上班,从山上往下看,城市在污染物的罩子里边。我听着音乐,踩着刹车和油门,山路很弯,左右摇晃。我的心,也在摇晃,也许有很多很多年了,我的心,第一次感觉到了痛。我妈妈的大手术,我自己的面对死亡,都没有让我的心起过一丝的波澜。可是,为什么,这件事伤我如此之深?我回答不了。

 

音乐到了《城里的月光》,许美静的歌。这首歌以前我听过很多次,最近几年都没有听了。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总有个记忆挥不散”。 在我的心上,这颗貌似已经训练的异常强大的心,也总有那么一个地方,有个记忆挥不散。

 

“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总有着最深的思量”, 这颗从来就不会在深夜思量的心,却有了最深的思量。


 

“世间万千的变幻,爱把有情的人分两端, 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哪怕不能够朝夕相伴“, 虽然不是恋人,但这份情,却是那样的深入心灵。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请温暖他心房“,听到这一句,我的眼眶湿了,那把梦照亮的月光,温暖心房。

 

”看透了人间聚散,能不能多点快乐片段“, 看尽了人间悲欢离合,生离死别,我自以为,我已不再动心,流泪。我也自以为,我能给这个世界带去多点快乐片段。昨天回家路上,听Les Miserables 的纪念音乐会。我想起了但丁的《神曲》,想起了地狱里的火光。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请守护它身旁,若有一天能重逢,让幸福撒满整个夜晚”,当我听到这一句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我尽力抬头远望,放远目光,噙住泪水。

 

可是,音乐一遍一遍的响起,不断敲打我的心房。我丢掉了所有的防线,以泪洗面。一直哭到公司的停车场。走在公司的院子里,我不再哭泣,因为没有了音乐。我比任何时候,都更加理解我老师对我说的话。 我无法解释,这一次泪流满面的背后是什么?但是,我可以确定,我再也不会因此而流泪了。我也确定,我的心,很难再有什么能够打动。

 

坐下来,打开昨天文章的评论,发现有了几条关于这个话题的。现摘抄下来,供大家参考。


 

云间独步 :一口气读完了,你的那位第一个病人可能觉得你是上帝派来的吧,估计祷告时会想到你。

 

lawattaction: 学习了,治病救人讲究时机和缘分。你的第一个病人会让你很伤心,付出没回报。希望有一天,可能是临死前还记得你这个恩人。是你给了她健康(如果她恢复了健康)。

 

GraceX :千年的第一病人估计是不会记得他的了,倒是千年会念念不忘她,毕竟第一个,最上心的,不过这是千年作为老师一定要经历的过程。因为心太软,即便不是第一个碰上这样的学生,也会在以后碰上,因为碰上了,才让千年明白了他的老师所说的很多话是有道理的,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千年要感谢这个学生,让他学会的很多。

 

lawattaction : 她不是外人,也是文学成的,怎么能忘记千年!她不知道千年给她治病是伤害自己的身体为代价的。她家和她本人阴气病气十分严重。我妹太极拳师傅都不喜欢根这类人接触的,喜欢健康人。千年不收费,她也应该有所表示吧,她太自私,太算计,无修养,利用了千年。记得文学成有一位女士窝囊出了癌症。她介绍一人(这个人信教,主人公以为信教的人应该是善良的人)到自己公司工作,后来这人成了她的敌人。哎呀!巧了,千年的第一个病人也信教,是基督徒。

 

GraceX:哦,是这样啊,那幸亏她没让千年继续为她治病,要不即便治好了,她第一感谢的肯定是她的耶稣 :))

 

lindaaa:客观地看,你的第一个病人最后消失了,没再与你联系,这不说明什么但也能说明了什么.

其实你也没有必要因此对以后的病人都拒绝以对第一个病人的方式治疗.

当然你可以用缘分来解释,其实究其根源这并不是缘分不缘分之事,而是其它的.....

如果我是你,我会尽己之力一如继往地象对第一个病人那样地对后来的病人们,因为这是一个最有效提高自己的方式.

 

lawattaction:不同意!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对啥人啥事都别太上心太用心,否则,伤的是自己。

 

lindaaa:你可以不同意,可我有自己的看法:). 同样一件事,角度不同,看到的是不一样的画面,谁更客观呢?


 

现在,我正式进入今天的主题。写今天的文章,除了记录自己的一些心路。更重要的是为了郑重的向我这个学生道歉。因为我的存在,我写的文章,让她的心起了波澜。我可以处理任何的波澜,但她没有这个能力。她是一个可怜的人,在经受身体和精神折磨的人,我真心祝愿她健康,快乐。我想,也没有人能够把文章对应到真实的人,所以,我希望没有触及她的隐私。我也希望读者,不要针对她说什么不好的话。就当我千年守望,在这儿编了一个故事。大家从这个故事,去领悟自己能够领悟的一些道理。这样,就也算是对我的一点帮助,我无意伤害任何人,我只是希望,大家能够因为我的文章,多一些关于健康,关于生命的思考和实践。

 

也借着这篇文章,向更多的人道歉。如果我的文章,让你的心不安,让你感到不快。请相信我,我都不是故意的,也许这样的解释让你们恶心。那么,就请不要再读我的文章了。也请你们放心,你们希望保护的,你们担心会被我误导的人,他们会安全的。如果,你们一定认为我是危险分子,那么就继续,只是不忍心看到你们因为我不安。因为,同时有很多人,用心在读我的文章,也真诚的在感激我。我不是为他们而写作,我有我自己的理由。但底线是,我不能祸害别人。所以,我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因为我带来的伤害。多少的感激,都不能填补那种伤害。

 

不多说了,世界上最难的事,就是解释心了。就让大家,用自己的心,作出自己的判断。

 

最后,和大家一起听一遍《城里的月光》

作词、作曲:陈佳明,演唱:许美静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
总有个记忆挥不散
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
总有着最深的思量
世间万千的变幻
爱把有情的人分两端
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
哪怕不能够朝夕相伴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
请温暖他心房
看透了人间聚散
能不能多点快乐片段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
请守护它身旁
若有一天能重逢
让幸福撒满整个夜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JustTalk 回复 悄悄话 无需道歉,我们没有能力为别人的情绪和感觉负责。
今晚睡个好觉!
minibaebae 回复 悄悄话 支持你!我相信一个明知对自己身体有伤害,还要尽力去帮助别人的人,全然没有不尊重他人的意思。很感恩能读到你的分享,也理解你太太对你的担心。尽管你是为了自己的理由而写作, 真心希望这里发生的事不会影响你,很期盼能继续读到你的好文,真的学习到很多。谢谢你!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