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言之

心有所想,姑妄言之
正文

中与和

(2019-01-26 10:06:49) 下一个

乐记说,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

未发就没有展现。未发这个词很妙----未发,说明各种情感既不是有也不是没有,也不是既有又没有。这种状态,勉强地说,道家命之为混沌,儒家称之为中----当然,只是就情感而言。混沌听起来象是乱糟糟的状态-----模模糊糊分不清什么是什么。但这是世俗的本能理解。混沌的本义应该不是这样。为啥?因为“乱糟糟”的感受的前提是你想确定是什么,但是确定不了。或者说你知道有不同的东西在那里,但是无法分辨。而混沌的状态不是这样。因为“确定”、“知道”“不同的东西”都是展现之后的情况,而混沌说的是展现之前的样子。比如一瓶墨水,并不是各种字或者画乱糟糟混在一起的状态,你也不会想确定里边有什么字什么画。对于用墨写成的字与画来说,墨的状态就是混沌, 就是中。在这种状态下没有有字没有字的问题。这其实是一种纯粹的没有展现的状态,跟形象有无没有关系,形象有无是后来的事情。

那么发----展现又是什么呢?形象的展现并不是脱离混沌,而是混沌中的局部发光。比如云彩成了狗形牛形,就是发-----形象展现出来了。形象展现出来是不是就破坏了原来的混沌状态呢?当然没有。云还是云。同样地,墨写出字来,画出画来,有了形象与意义,但是墨还是墨,它不因为写了漂亮的字变漂亮,也不因写了不漂亮的字而不漂亮。不因为字清晰而有清晰的品质,也不因为字不可辨认而有模糊的品质。墨的属性跟墨所成的形象没有任何关系,永远纯粹单一。云显为狗,墨显为字,就是中节,节就是成形成象成物的规律。中节就是符合成物成象的规律,就有形象。不中节,就是过或者不及,过或者不及,就成不了应成的物象。节又是从哪里来的?节也没有从哪里来,它就在混沌中。形象生时不是节生,形象灭时不是节灭,节就一直在那里。形象就是小节发光。比如四个季节,每个季节有一个特征,这是单节发光显现。单节发光不是整体。整体就不发光。比如同时有四季,春秋中和,冬夏中和,日夜中和,就没有特征了。发而皆中节的意思,其实不是要求表达要符合固定的形式,而是凡有表达,都会有形式,只要有形式,就是中节(清晰有清晰的节,模糊有模糊的节),因此,无论成什么形象,起什么作用,都是中节,都是和。

从对礼与乐的推崇来看,儒家更强调的是秩序性的“和”。无序虽然也是一种节,也是和,但无序的和不容易理解,不容易把握,有序的和比较容易理解,容易操作。

如果明白情感情感或者情绪上的中与和,就可以明白思维与意识的仁的状态了:心地纯一就是仁。心思未起时是仁,心思既起,如果只看本质,则依然是仁。如果看形式内容,那么就是人我,好坏,是非。超越这些差异,直接体验心地本身,就是仁。仁不否认差异,但是也不只见差异。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