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言之

心有所想,姑妄言之
正文

品读《老子》之钥

(2018-10-08 12:43:16) 下一个

《老子》不好读。有人把它读成权谋,有人把它读成鸡汤。世间读老,多数都是一知半解牵强附会。

完全读通老子可能需要很多因素,很难做到。但是我们依然有办法尽量如实靠近老子的原义。初级的如实其实也不难,只需要简单的古汉语语法,比如动词的使动用法,意动用法。
意动用法这个解释很妙,这个用法更妙,有哲学味道,更是解读经典的一把钥匙。
比如,大患在吾有身。一般的理解,就是“我有身体,为身体所累”。言外之意,要是没有身体就好了。其实这是误解。按照这种误解,人人都有没有身体的那一天,而那一天到来,一切问题自然解决,还要老子来唠叨什么?

如果以意动法来读,则是大患在强调、执着身之有。这跟身本身存在不存在没有关系,完全是在人对身体的观念。执着,就是患,不执着,身依然存在,但不足为患。
同样地,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一般的世俗理解又是A完蛋了B才显出来。这样理解不是没有道理,但还是有点隔阂模糊弯曲复杂不给力。比如大道没有了才有仁义,大道存在时就没有仁义了吗?

如果用意动式来读就比较清楚:是大道消失了,人们才会特别地珍惜强调仁义(有=强调其价值),智慧被突出了,人们才们格外看重人为的东西,六亲不和了,孝慈才被重视,国家昏乱,忠臣的作用才格外重要。

看到差别了吗?世俗的理解容易把仁义与大道打为二截,互相对立。而意动用法则可以把两者统一起来。大道周行之时不是没有仁义,而是不需要特别强调仁义。以一般的方式来理解,就可能把老子的无为搞歪,搞成老子否定仁义,不要孝慈,不要忠臣。这样一搞,老子就跟孔子对立起来了,跟社会文明对立起来了。老子思想就成了消极的思想了。如果以意动方式来读,则不是这样。仁义孝慈人的作为等都存在于大道中,都存在于人心的混沌中,都存在于社会家庭中,但这些东西不需要特别地强调,就天然地存在天然地发挥作用。这才是真实本身。

 

种把老子思想与仁义对立起来的读法,在当代学者中颇有典型性。比如庞朴一九八三年的文章就这样说:“... 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第十九章)...这便是一条典型的道家反儒宣言;它所要求弃绝的,正是儒家所力求奉行的。其中的圣和智,是儒家所倡导的理性主义;仁和义,是儒家思想的基本核心;巧和利,则是儒家所谓的"正德、利用、厚生"三德之一。现在道家却斥之为万恶之源,必欲斩尽杀绝而后已;两家的差距和对立,可以想见一斑...

这是典型的为文字所戏,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文字障,只认文字差异,忽略文字所载的思想。二是古代汉语语法不通,基本的意动法用的不好。三是思想机械,不得要领。道家思想重要特征之一是无为无不为,怎么可能如此固执地要消灭儒家思想?这种学者喜欢做字面文章,又是帛书又是楚简,看到字句不同以为有多大发现。其实,如果贯通老子文义,根本不需要考察版本用词差异,就可以明白老子对仁义的态度不是否定,而只是对刻意作为,昧失自然状态进行否定。

老子讲“无为”“无不为”“无知”“无欲”都是一个原理。不是不要做,不要有,而是不要刻意地强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花菜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先生解读非常好,谢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