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言之

心有所想,姑妄言之
正文

水淹龙王庙,昨天曾家人今天瑞典人

(2018-09-19 22:19:23) 下一个

站在批曾团的角度上说,今天“我们”都是瑞典人(挺瑞典,挺瑞典警察的意思):)

转成俺的石头视角:今天这些批曾者,如果不是全部,大多数昨天都是成曾家人。什么情况呢?当他们觉得受到中国政府的“不公正”待遇的时候。注意,只是他们觉得而不是政府违法违规的情况下,他们就会在精神上扑倒在地,哀哭“中国政府不人道”“中国政府反人权”了。

这种事情过去他们做过很多,今天也在做,做得兴致盎然。尤其在国外,只要在坛子上发发贴就有扫荡了权威的快感,不需要真的用身体扑地嚎叫----这种事情由国内一线的公知死磕律师之类同志在做嘛。

在这个意义上,批曾团其实是曾家人精神上的同道。正是由于他们不断地灌输中国不行,中国政府的方式不对,中国普通人中才产生了一批勇士,他们有胆量面对政府面对警察时扑倒大地,大喊“警察打人啦”“警察杀人啦”(不能否认,用这种方式的有老实的好人,也有刁民)。而每当这种事情出现,国内外的各路勇士无一例外地都会谴责中国政府,对抗法者不吝各种支持鼓励。

当然,“抗法”事件并不一定都错在百姓,很多情况是罪在政府罪在警察的。但这里讨论的不是谁对谁错,而是撒泼抗法的方式何以在国内流行开来。

这种方式跟黑中党,公知腔有必然联系的一个反证是:美国没有公知大肆打压警察权威,就没有人愿意面对警察执法使用撒泼式;而中国的黑中公知大量涌现以前好象这种事情也不常见(泼皮对泼皮的事例较多,但与抗法不一样)。

如果说曾先生一家本来就有撒泼的潜能,那么让他们敢向警察撒泼,以致于不分国内外的使出来,首功一定要记给中国的公知和海外的各种黑中团体。没有这些团体日夜鼓动,有点志气的中国人是不大会做出这种举动来的。

反过来看,曾家是被惯坏了----他们不知道其实只有在独裁的没有自由的中国可以撒泼,在民主的法治的西方国家是不能撒泼的,在瑞典被送到不明之地已经是幸运的了,在美国说不定已经被自己的海外精神领袖怂恿警察给灭掉了。

如果曾家是海内外的黑中团粉,为什么会被海内外的黑中团痛批呢?因为这牵扯到两个原则问题,两个不能动摇的原则:一是黑中的大方向不能动摇。二是向西方文明摇尾乞怜不能动摇。曾家的撒泼行为虽然是按黑中团的精神指导进行的,但与这两个大方向发生矛盾的情况下,只能被牺牲。如果支持曾家(不是支持耍无赖,而是反对受到不友好的待遇),就违反了黑中原则。同时,如果支持曾家,又担心多年摇尾精心培育起来的良民形象毁于一旦。相比之下,曾家被搞臭,又会有已家,经家。。。反正不缺被忽悠起来的民众。权害取轻,丢曾自保,于是批之。

这就是黑中团的高(xie2)明(e4)之处。这件事情平息以后,如果中国再次出现抗法事件,比如未家跟警察对抗,受伤或致死(想到了什么案件?),黑中团的表现几乎可以确定。这不奇怪,因为这些团体没有什么固定的道义标准,他们的标准只有一个:中国最污化,哪种表现能达到这个目的,他们就选用哪种表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stonebench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尘之极' 的评论 : 您进修一下小学语文再来担忧吧:)
stonebench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京工人' 的评论 : 多谢指出,改了。
尘之极 回复 悄悄话 谴曾=黑中,很方便的逻辑。楼主智力堪忧。
看戏人 回复 悄悄话 这个世界上没有就事论事的人?给别人贴标签的时候,怎么不给自己也贴一个?
lovNordstrom 回复 悄悄话 我们今天都变FLG了。哦也。
TCM008 回复 悄悄话 扯淡。
国内警察之所以警察对这些刁民胡闹无可奈何,根本原因是这些刁民中间很可能真的他爸(或者妈,或者七大姑八大姨)是李刚,到时候这些基层小警察吃不了兜着走,一句话,这些刁民就是被不良的社会风气惯坏了,这导致警察该管的时候没法管,该硬的时候硬不起来,久而久之,法律当然就是看人下单了。
wenxueOp 回复 悄悄话 警察权威越高,是否意味阶级压迫越强?楼主给评价一下?
楼主你说的歪理我实在无法 反驳。
京工人 回复 悄悄话 xie2 e4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欧美左派也是闹声大的。的确从人性上讲没有什么差别。
但是从制度上讲,中国司法执法不透明不独立,信访纪委这样的非法组织非法程序大行其道,多培养几个曾家这样的,实在是正常不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