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正文

意大利佛罗伦萨(5):以艺术大师的名义

(2019-05-06 05:20:37) 下一个

世上有的人,让你见一面就芳心暗许;世上有的歌,让你听一次就如痴如醉;世上有的诗,让你念一遍就泪流满面;世上有的风景,让你见一回就永生铭记。以文艺复兴时期艺术最高成就的“三杰”之一,米开朗基罗大师命名的米开朗基罗广场(Piazzale Michelangelo)就是那个让我们只见一次就铭刻终生的风景。

曾记得,我们在欧洲无数国家的山上,眺望过远处的城市或小镇,那都是美如画的风景,可是我们从未在一个广场上,眺望过一个城市或村镇。米开朗基罗广场,这个建在高坡上,与佛罗伦萨老城隔阿诺河相望的广场,让我们领略了站在广场上远望美如画的城市,是多么心旷神怡。黄昏时的佛罗伦萨老城,美得只想让我们大声说:“佛罗伦萨,We love you forever!”

佛罗伦萨

那是怎样的一种美呢?

夕阳渐渐西下,远处的天空被染成了金黄色。沐浴在金光中的佛罗伦萨,英姿飒爽,分外妖娆。砖红色的房顶映红了天空,也映红了我们兴奋的脸。当夕阳的余晖在天空的大画布上把金黄色的颜料渐次泼洒为暖黄色、橘红色和粉红色时,风吹河动,被群山环绕的佛罗伦萨换了新装。远处的青山氤氲在似雾非雾的烟波里,给佛罗伦萨蒙上了一层浪漫的面纱。黄昏的光晕扩散到城市上空,落在橙红的屋顶和棕黄的墙上,温暖而祥和。这温暖的色调一直笼罩在这个中世纪文艺之城的上空,直到夕阳躲在了地平线下。

佛罗伦萨

佛罗伦萨

温暖的色调逐渐变冷,城市的轮廓也日渐模糊,灯火的光亮勾勒起圣母百花大教堂穹顶和乔托钟楼所形成的天际线,优雅而大气、低调而奢华,和谐而优美,如同天使降临凡间,降临到佛罗伦萨的母亲河-阿诺河中。此时的阿尔诺河水,没有了中世纪时的浩大水流,静悄悄的,如风吹过的绒,温顺、悠缓,像催眠曲的音符,谱写在城市的空气里。河岸的建筑整齐有序,颜色是淡然的黄,和着远山的清绿,恬静、舒展。

河上建于1345年的老桥,在灯光的晕染下,平静而柔美。它是佛罗伦萨的文艺地标,是欧洲最早的大跨度圆弧拱桥,同威尼斯的里亚托桥一样,也布满了诸多店铺。此时的店铺,早已打烊,桥上也没有里亚托桥上的人头攒动,有的只是换上了别样花衣裳的老桥在默默守候着上千年的阿诺河,如歌、似画,朦胧中透出一股盛世犹存的奢华。忽然想起徐志摩在这里写的《翡冷翠的一夜》”爱,就让我在这儿清静的园内,闭着眼,死在你的胸前,多美!”

佛罗伦萨

佛罗伦萨

就当我们斜倚栏杆,沉醉在到处闪射着千古不灭光芒的桃花源时,猛回头,我们看到了那个让无数人魂牵梦绕的《大卫》。他,在夜幕还未开启之际,也同我们一样,注视着这座阿诺河畔的历史名城,感叹这“翡冷翠的一夜”。

这个由米开朗琪罗设计的经典大卫,虽然是复制品,但在我们眼中,却跟保存在佛罗伦萨学院美术馆的真品无异。只不过,原作由白色大理石制作而成,而广场上的复制品由青铜制作而成。据说,米开朗基罗在略有瑕疵的大理石上,历时3年,创作出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卫形象。他有着完美的身材、结实的肌肉、坚毅的神采和专注的神情,右手青筋凸起,左手握着投石器,目光坚定,准备迎战巨人哥利亚。这丰富的细节处理,这力与美的完美展现,都让这座高5.5米,人体肌肉比例极尽合理的雕像被视为西方美术史上最优秀的男性人体雕像之一。

《大卫》

米开朗基罗广场

为《大卫》这朵“红花”配上“绿叶”的是它的底座,由米开朗琪罗为意大利历史上最卓越的美第奇家族设计的陵墓雕像-《昼》、《夜》、《晨》、《暮》。虽说这四个雕像也是复制品,却也让这广场“顾盼生辉”。正面的《晨》是一名刚从睡梦中醒来的裸体女性,像是连接着生的使者;《暮》是一个中年裸男斜躺在棺木上,正转头沉思,似乎在回忆今生往事,像是生命的终结;背面的《《昼》是一个脸部粗犷模糊的肌肉男,扭曲的肢体展示着阳光的力量;《夜》是一名沉睡的女性,手枕一个丑陋的面具,脚踩着一只狰狞的夜枭,沉静中漂浮着死亡的气息。栩栩如生的四幅雕像是在米开朗基罗广场上,昼夜晨暮地陪伴着《大卫》,告慰米开朗基罗,这位杰出的艺术大师在天上的亡灵,永垂不朽!

也许,佛罗伦萨人对米开朗基罗的爱已深入骨髓,要不然,为什么这个象征自由自强的《大卫》在佛罗伦萨遍地开花呢?除了学院美术馆的《大卫》和米开朗基罗广场上的《大卫》,我们在佛罗伦萨共和国起源与历史焦点的市政广场(Piazza della Signoria),也看到了一个。这个靠近市政厅而得名的中心广场,虽然不大,却像是一个露天博物馆,陈列这众多大师的雕塑精品。除了《大卫》以外,达芬奇的祖师爷,多纳泰罗的狮子、美第奇家族的一个明主,克西莫一世的骑马雕像、按照科西莫一世相貌设计的《海神喷泉》、以及帕尔修斯和美杜莎的头颅,抢掠萨宾妇女等一大批价值连城的雕塑都在这个露天博物馆里。当然,这里的雕塑都是复制品,而价值连城的很多雕塑精品就摆放在离见证了千百年伟大与权力的广场不远处,大名鼎鼎的乌菲齐美术馆内。

《大卫》

其实,不管是真品还是赝品,对在艺术的很多领域差不多都是“白痴”的我们来说,根本分不清。参观真品,不仅是暴殄天物,也是对真品的亵渎。不过,在处处散布《大卫》味道的老城里走一走,似乎能感受到空气里散发的艺术迷香。那曲曲折折的小巷,从点滴的神秘光线里,透露出蜿蜒曲折的深邃。感觉也许就在转角,一个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大师会翩翩走来,向我们讲述佛罗伦萨的闲逸美艳,告诉我们,佛罗伦萨,这个名副其实的文艺之都,是精神贵族的幸福家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