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博文

梦中的威尼斯,是”海上的城”。放眼望去,是海天一线;回转到运河里,是经典的“贡多拉”在碧波中摇荡。在潺潺流水的环绕下,威尼斯就像漂浮在碧波上最浪漫的梦。威尼斯的夜,是静谧的,触动着文学家的思绪,让他们文采飞扬。雨丝从空中飘下,那是大海拂过的泪水,是某人眼里甜蜜的哀伤。威尼斯的恬静和凄美,一如我梦里的江南水乡。威尼斯梦里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没有南宋的定都,或许就没有杏花春雨中楚楚动人的杭州;没有文人墨客的抒情赞誉,或许就没有“荫浓烟柳藏莺语”的西湖;没有古代社会精英的南迁,没有菜肴中掩匿的美丽传说,或许就不会有闻名遐迩的杭帮菜。东坡肉、西湖醋鱼、宋嫂鱼羹、叫花子鸡、龙井虾仁,这些耳熟能详的杭帮菜,伴着西子湖畔的恬静,伴着桃花散出的香气,让我们的味蕾绽放,在我们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茶;香叶,嫩芽;慕诗客,爱僧家。碾雕白玉,罗织红纱;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唐代元稹的这首极其罕见的宝塔诗,道出了人们对茶的喜爱,道出了茶的习俗,道出了茶的功用。茶,作为曾经风靡欧洲上层贵族的中国“代表作”之一,早在唐代以前,便通过陆路及海运的方式远销各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如果西湖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少女,那京杭大运河就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这一柔一刚托起了风韵万千的杭州,托起了富甲天下的江南。“千里京杭一脉穿,吴水越粮到殿前。”这京杭大运河,不仅沟通了京城与江南的来往,也开创了王者的风范。它是世界上开凿最早,最长的人工河道,还是世界上第一批人文文化遗产,与长城一起,成为中国古代工程奇迹的南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若论湖水的纯净,杭州的西湖并不能与瑞士的日内瓦湖和奥地利的月亮湖相媲美。望着清澈见底的日内瓦湖和月亮湖的湖水,我真想变作一条鱼,在湖水中自由自在地畅游;若论自然景色的怡人,西湖也不能与德奥边境的国王湖和奥地利的哈尔施塔特湖相比肩。国王湖的两岸崇山峻岭,游船在湖中飘过,似有“轻舟已过万重山”之感。而哈尔施塔特湖的旁边是世界上最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白居易有诗云:“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江南忆,最忆是杭州。”杭州,是白居易梦中的追忆,也是范成大笔下的天堂;是林升口中的“笑语满香径”,也是仲殊眼中的“杨花相送飞”。杭州,是“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故里。白娘子与许仙在此相会,梁山伯与祝英台在此定情;柳浪与黄莺在此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曾与西安、南京、洛阳并称中国“四大古都”的北京,现如今早已把其它三个城市甩入了千里之外。作为中国的心脏,它不仅是世界上拥有文化遗产最多的城市之一,也是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之一。这里有中国数一数二的大学;这里有掌控中国政治、经济命脉的部门;这里有世界知名的当代艺术中心;这里有古代建筑与现代建筑相得益彰的楼台亭榭。行驶在长安街上,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北京小吃,跟西班牙的小吃-塔帕斯(Tapas)一样,五花八门,琳琅满目,色彩纷呈。虽然塔帕斯和北京小吃都让人目不暇接,欲罢不能,回味无穷,但塔帕斯一般只有冷菜和热菜,而北京小吃,门类更多,涵盖更广。不仅有面食类,油煎类,还有火锅类和饮品类,真的是说也说不完,道也道不尽。那面食类的艾窝窝、炸酱面、褡裢火烧、驴打滚、豌豆黄、烧麦、麻豆腐、炒疙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北京,对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符号。故宫、长城、天坛,这些写不完中国荣辱兴衰历史的建筑,或许是北京的符号;风筝、京剧、胡同儿,这些独具匠心的民俗,或许是北京的符号;使馆区、中关村、金融街,这些承载中国现在与未来的地方,或许是北京的符号。而对我,这个出生在“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方人来说,木炭铜火锅,就是北京永远的符号。 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天坛,曾是明清两朝皇帝祭天、祈谷和祈雨之地。中国古时候,坐在紫禁城里的皇帝,因为没有科学和理论的依托,最敬畏的是天!《诗经》里说:“畏天之威,于时保之。”意为敬畏上天的威命,保佑我大功告成。“天”是如此重要,当然天坛的占地面积要比紫禁城大得多,差不多是紫禁城的4倍。因为对“天”的敬重,所以天坛跟紫禁城一样,从选址、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