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正文

意大利佛罗伦萨(3):永不消逝的余晖

(2019-04-28 13:58:56) 下一个

有倾国倾城之美的圣母百花大教堂,就像岁月长河里写就的漫漫情书。只要我们一翻开它,一品味它,就会发现,它的每一字、每一句、每一页都让我们怦然心动,让我们不由自主恋上它。都说“爱屋及乌”,与它构成一体的圣若望洗礼堂(Battistero di San Giovanni)和乔托钟楼(Campanile di Giotto)虽没有它声名显赫,却也让我们爱得无法自拔。这些由无数艺术家和建筑家心血凝结而成的结晶,是佛罗伦萨最靓丽的风景线,是送给世人最优美的诗篇,难怪它们早在1982年就被列入世界遗产。

不像比萨斜塔,虽然是附属教堂的钟楼,因为“绯闻”,名声却比教堂大得多。靠着比萨钟楼的“绯闻”,比萨的教堂和洗礼堂才走进人们的视线。跟比萨钟楼的“本末倒置”不同,佛罗伦萨的圣母百花大教堂单凭“前无古人”的大穹顶就以绝对优势碾压它的“伙伴”-洗礼堂和钟楼,但是,躲在大教堂余晖下的洗礼堂和钟楼,依然是中世纪伟大的建筑之一,并会随大教堂一起,永载史册。

洗礼堂

洗礼堂

一脚刚跨进洗礼堂,我们就被它金碧辉煌的天花板所吸引,恍惚间,我们又回到了威尼斯圣马可大教堂,那具有浓厚拜占庭风格的金色马赛克镶嵌画覆盖了整个洗礼堂八角形的穹顶内部。跟圣马可大教堂的金灿灿马赛克讲述圣经故事一样,洗礼堂的马赛克也讲述着跟圣经有关的故事,那里有“创世记”的故事,约瑟的故事,玛丽和基督的故事和圣施洗约翰的故事。最吸引眼球的是巨大的耶稣座像位居中间,而两侧则是《最后的审判》。与众多耶稣雕像不同的是耶稣的两只手,一只向下,代表去地狱,而向上的一只,则代表去天堂。地狱的一方是魔鬼和巨蟒将人活吞的惊人场景,而天堂一方则是带翅膀和没带翅膀的天使和神灵和谐共存的宁静画面。在这对比的场景中,所有镀金表面都在金黄色的空气中似轻雾,洋溢着诡异的色彩。

作为意大利托斯卡纳地区罗马式建筑的代表之一,这个有点像蒙古包的洗礼堂曾在圣母百花大教堂建成之前作为城市的教堂使用。当大教堂建成后,这里改为佛罗伦萨儿童的洗礼堂,但丁及美第奇家族众人都曾在这里受洗。

洗礼堂

与大教堂外墙色彩一致的洗礼堂,也同大教堂一样,有三扇青铜大门。同大教堂三扇大门不一样的是,洗礼堂的大门不在一个方向。虽说铜门不在一个方向,但同大教堂的铜门一样,洗礼堂的每个铜门都刻绘着圣经故事。南门的28张图是关于约翰传教的故事,北门的28张图是基督生涯及其12门徒的事迹,而让洗礼堂飞上名声响亮枝头的是它的东门。

东门的作者,是与布鲁内莱斯基一同竞标而胜出的吉贝尔蒂。从他23岁接手这个门的设计,到他73岁完工,这扇大门花费了他一生的心血。他在看似金光闪闪,实则由黄铜制成的大门上绘制了10幅描述《圣经旧约》故事的雕塑。亚当和夏娃诞生后犯了原罪被驱逐出伊甸园;来到地球后的他们生下了该隐和亚伯,该隐嫉妒上帝对亚伯的恩宠,一棒子打死了他,成功登顶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杀人犯;上帝发怒,用大洪水惩罚世人,却留下诺亚一家;诺亚酒醉后裸睡,被小儿子嘲笑,结果小儿子被罚永世做奴隶;虔诚的先知亚伯拉罕把儿子以撒祭献给上帝;差点被杀的以撒生的小儿子雅各用欺骗的手段把族长之位从哥哥手中夺了过来;雅各最疼爱的儿子遭兄弟们嫉妒,被卖到埃及,却凭聪明才智做起了宰相,躲过了大饥荒;先知摩西带领大家离开埃及,并得到上帝的钦此碑文-'摩西十诫';摩西的继承者带领族人前往迦南,当祭司抬着约柜途径水深的约旦河时,神迹显现,河流分开;大卫割下巨人的头颅;大卫的儿子治国有方,国力达到巅峰。

“天堂之门”

“天堂之门”

在这十幅惟妙惟肖的雕刻中,吉贝尔蒂借鉴了绘画的艺术手法,利用高低不同的凸起和透视手段来表现人物的位置,塑造人物形象,近处人物最大,远处较小,直到最远方融入背景,造成很强的景深感。细腻、精美、逼真、传神,举世无双。在大门完工之际,当佛罗伦萨所有高层盛装出席它的安装典礼时,无人不惊叹,无人不赞颂,就连米开朗基罗也盛赞它为“美到只能装饰天堂”的“天堂之门”。吉贝尔蒂用他的耐心和毅力,让这扇“天堂之门”成功封神,自己也籍此门步入了永垂不朽的大师之列。

跟所有洗礼堂相一致,这个完美和谐的八角形大厅内也有洗礼盆。它来自锡耶纳,是锡耶纳最好的雕刻品之一。洗礼堂内部的墙面与外部一样,也铺有迷人的白绿相间的大理石几何图案。13世纪的镶嵌大理石地板,面向大教堂门板上包括十二星座在内的天文图案,以及教皇约翰二十三世之墓和一位异教徒的石棺都让躲在圣母百花大教堂光影下的洗礼堂熠熠生辉。

乔托钟楼

乔托钟楼

与洗礼堂一样躲在大教堂光影下熠熠生辉的还有它的邻居,乔托钟楼。它没有比萨的钟楼名声显赫,也没有威尼斯钟楼面对地中海的优势,但它的设计者,却是比比萨钟楼和威尼斯钟楼设计者更有名的意大利天才艺术家、欧洲绘画之父、文艺复兴的开山鼻祖,乔托先生。虽然他生前被人们称作佛罗伦萨最丑陋的人,但他为世人留下了欧洲最美丽的钟楼,如同但丁在《神曲》中提到的“比过去的艺术更完美”,这座钟楼曾被英国作家和美术评论家罗斯金形容为“完美建筑的典范”。

这“完美建筑的典范”,是被意大利人认为“粗鄙”的哥特式建筑,高84米。如此高的哥特式钟楼,在中世纪并不多见,因而更显弥足珍贵。它由六层方型结构向上堆叠成柱状塔楼,外观用把、粉红,浓绿和奶油三种颜色调色,配以几何学图案,优雅、温馨、柔和。虽然乔托生前只完成了楼基和底部首层的建设,但他的后继者们依然秉承他的精神,耗时20多年把它建筑完成。

乔托钟楼

乔托钟楼

匀称修长的钟楼表面布满精心设计的拼贴图案和繁复的浮雕,表现的是创世纪时的人类生活和人间百艺及天上的《诸星宿》、人间的《诸德行》、《诸善艺》和《圣事诸仪》,好像是一本百科全书,宗教故事结合技术、艺术与天文的发展,让钟楼独具魅力,浑然天成。

在经历大教堂漫长的排队之后,我们才知道,能够顺利爬上400多级台阶的钟楼顶端是多么费神费力之事。在2个多小时的漫长等待之后,我们终于站到了风格独特的钟楼顶端,站在这里,我们才发现,比它高6米的大穹顶就在眼前。佛罗伦萨的城市美景也在眼前呈现。环绕钟楼,眺望这座城市,天光云影共徘徊,那无处不在的中世纪时期经典建筑次第出列。虽然佛罗伦萨的一段风流“繁华事散逐香尘”,但它留给世界的瑰宝,却如钟楼上响起的浑厚钟声,久久在我们心中回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曌' 的评论 : 真的,特别是意大利。
回复 悄悄话 欧洲的宗教文化真是源远流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