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个人资料
正文

又见巴黎(4):暗夜三-地铁惊魂

(2017-10-10 16:40:49) 下一个

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当我们对卢浮宫的失望期待用一顿丰盛的晚餐来弥补时,我们再度失望。从卢浮宫出来,是晚上五点半,我们去网友推荐的法式餐厅,却被告知餐厅晚上7点才开始营业。没办法,只能另想折。恰巧路过一家日本餐厅,我先生坚持要吃日本面条。贵自然不用说,卢浮宫附近的餐馆肯定会贵,但却是我吃过的最难吃的日本饭。不仅服务不好,面条和其它菜都特咸,我还在那家餐馆丢了我感恩节期间新买的帽子。也因为那天晚上在这里吃的晚饭,我们失去了品尝巴黎最好吃的海鲜店的机会。等我们第二天去的时候,那家餐馆因为是圣诞节前夜而停业,而那家餐馆是网友极力推荐的,也是被评为2015年和2016年的最佳餐馆。好吧,对卢浮宫的失望,对日本餐的失望如果还可以忍受的话,对香榭丽舍大街的失望让我有一种要崩溃的感觉。印象中那么美,那么恬静的香榭丽舍大街在我们晚饭后的散步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宽阔大街的中间车水马龙,两侧各种小商小贩的商亭林立,游客行人摩肩接踵,整个香榭丽舍大街上充斥着汽车尾气和铜臭的味道。即便是各式各样的商亭,我也没见到据说是好吃得不得了的,新出炉的法国面包,那可是巴黎又一个吸引我的东西啊。巴黎,我梦境中的香榭丽舍大街,哪儿去了呢?

巴黎,你能让我对你的印象再坏一点儿吗?没想到我这一闪念的想法在第二天就得到了认证,变成了现实。我先生在地铁上遇到了扒窃,而且是职业的。早知道巴黎的治安很糟糕,地铁的车厢里除了播报站名以外,也常常提示游客保管好私人物品,以免被剽窃,所以一路上我们都紧紧地呵护着我的包,因为我们家此次出行的身家性命都在我的包里。那一天,我们从圣心堂出来坐地铁。我一上车就找座位,这样我可以把包不仅跨在肩上,也可以抱在怀里。我坐下的时候,看见一个大汉挡住了我先生跟我在一起的通道,我告诉我先生请那位大汉让一下,这样可以离我近一些。我家这位“傻冒”不听我的,直到车停的那一瞬间,“惨案”发生了。那位大汉假装把耳机掉在地上,并告诉我先生别动,他去捡耳机,同时把我先生的一只脚往上抬。在我先生分神的一霎那,他的同伙把手伸到了我先生的裤兜里,掏了一把,随即两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之夭夭。前后五秒钟的功夫,在我先生还没来得及害怕的时候,一起“惨案”已经结束。是什么让我先生成为目标的呢?说出来好笑。我先生把很多零钱放在了裤兜里,可能零钱之间摩擦发出了声响给那两个小偷造成了错觉。另外,我先生把一大把收据也放在了裤兜里,让劫匪以为是钞票。可我先生的裤兜里还有一个小兜,他把零钱都放在了小兜里。结果是劫匪抢走了一些收据,一分钱也没得到。而被抢走的收据我先生出于本能,就在那一霎那又夺回了几张,可能我先生的指甲还划了那个劫匪一下。想来这两个劫匪一定是很郁闷的,偷鸡不成反蚀了一把米。事后,我先生感到后怕,因为他的iPhone手机就在棉袄兜里,劫匪如若这样配合,他的手机轻易就会被偷走。巴黎,我还敢信任你吗?

如果诸事不顺,阳光明媚也能给人一个好心情,至少不会对这些不顺耿耿于怀。可老天可能故意让我对巴黎看不过眼,在发生这些事的那几天,不是阴雨绵绵,就是寒风刺骨,让我对巴黎一丁点的留恋之心也没有。也许要补偿我们吧,或许老天不想让我们对巴黎的印象太糟糕,在我们临走的头一天,太阳终于露出了笑脸,让我们可以开心地目睹巴黎的容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