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は我慢!

观察,比较,有感而发
个人资料
土豆-禾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扭曲的复古-文革去真实性

(2018-03-08 07:13:38) 下一个

扭曲的复古-文革去真实性

 

为什么我们对纳粹希特勒了如指掌,但对自己的历史却一无所知?

上篇讲到一个案例,关于军人政变,交权于民众后自己乖乖回军营的案例,本来想今天写这个电影的,但昨晚听了许子东的一个讲座,于是瞬间改变了念头,今天就推荐一下他的这个讲座吧: 【许子东开讲】文革中的电影与文学(见最下面YouTube)。

认识许子东是在很早以前的《锵锵三人行》节目,记得那时的很多档期都是由他与梁文道搭档。相比自由环境中长大、说话毫无顾忌的梁,许以前总显得有些遮遮掩掩、吞吞吐吐,很多时候都是话说半句保留半句的感觉。但后来几年,许与梁的表现似乎有了颠倒:许子东越来越放松,越来越敢讲;而梁文道在讲中国的事情时,用词从过去常用的“他们”变为了“我们”。估计这与两人的状况变化也有关系:一位确立了在香港的身份地位,一位需要开拓大陆的读者市场。

至于为什么要贴这个讲座呢,原因有两个。

首先,这集的标题“文革中的电影与文学”正好涵盖了我的几个兴趣点:文革、电影、文学。一个小时的讲座中,许子东教授用“纵横比较学”的方法拉拉扯扯谈到了电影《芙蓉镇》,也用一句话刺了一下《英雄》和《无极》;谈到了作家阿城、史铁生等,也批了一下严歌苓;谈到了右派、摘帽右派、也涉及了老毛三七开的事情;另外也没忘记普通大众喜欢的武侠小说,以及挑战价值观的电影《女性瘾者》;还一笔带到了福柯的“discourse”(话语)概念。

总而言之,这个讲座内容很多,也很散。在文学科班出身的人看来也许一般,但对那些喜欢文史比较的理工科人士来讲,可能会有所帮助,至少可做消遣之用。

其次,除了对许讲座的内容有兴趣,我对他的人格也比较看重(我知道这话多多少少有些虚无的幻想因素)。讲座中8:48—13:00分钟处,许讲了一位“杰出校友”:一位凭着赤子之心,20来岁出来替老师说话,最后毁了自己差不多一生的杰出校友。

许子东,1977年考入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师从许杰、钱谷融两位大家,在以前的各类讲座中许曾多次提到这两位长者对他的启发与帮助,特别是钱谷融的“文学是人学”的观点。

每次听到许子东讲这些,特别是那位“杰出校友”,我都会想起教我们外国文学的老师——陶老师。

陶老师于1958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1963年获山东大学文艺理论专业硕士学位。

在华师大期间,陶老师也是师从钱谷融先生,并深受其“文学是人学”观点的影响,往后两人不仅是师生关系,还成了忘年交。后来的运动,陶老师也是由于为老师、为学术多说了几句,于1970年被送回浙江原籍劳动(没去青海算是运气),直至1979年才摘掉帽子,但真正的平反拖到了1985年,这时离他退休的日子也不远了……

今天贴出许子东的讲座也为纪念一下陶老师,这位在人生最宝贵的阶段,遭受了重大磨难和挫折的杰出师长。

在陶老师退休后,钱谷融先生还专程去看望了这个一直让他念念不忘的当初的得意门生。

**************************************************************************************

听完许子东的这个讲座,如果你认同他对起源于80年代的“文革文学及电影”的比较分析,那么你也能理解网友蓝天白云对严歌苓及其芳华的几篇文章,本人也基本认同她的观点;由此还可以导出一个担忧,也就是本文突兀的第一句话:为什么我们对纳粹希特勒了如指掌,但对自己的历史却一无所知?

在六百万犹太人被毁灭以后,我们能否假设今天一位犹太作家会写出这样一部言情小说:一位犹太富豪千金与几位犹太男纠缠,与他们玩着冰与火的游戏。小说结局是有的犹太男去当兵了,有的犹太男移民上海,有的进入娱乐圈成了一名导演;而千金女也慢慢长大成人,最后成了贤妻良母。小说的时代背景设为1940-1944的德国柏林!街道上随处悬挂着纳粹旗的柏林!众人胸口都别着领袖希特勒头像的1940至1944年的德国柏林!!

恰恰在中国,在初期的伤痕文学之后,我们逐渐走上了对文革进行淡忘、美化甚至扭曲的道路,最终也导致了今天对宪法的扭曲的复古。

 

 

除了许子东的讲座,再给大家推荐台湾国立清华大学张元教授的公开授课,我们只有通过不断地听、了解、对谈,来“稀释”一下我们从前所受教育,并重新建立思想的架构体系。

https://www.youtube.com/results?search_query=%E5%BC%A0%E5%85%83+%E5%8F%B0%E5%A4%A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2)
评论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eibao' 的评论 : 今天才看到你的留言,谢谢啦。
不仅仅是文学城,打开各种中文网站,正能量的口号随处可见……或许是我们落伍了。
weibao 回复 悄悄话 这么好的文章这么好的评论居然没看到。今天读消费鲁迅一文才发现。现在城头挂“正能量”的越来越多。

中国人真是健忘,原以为那种愚昧的个人崇拜在我们这一代人有生之年是不会再出现了,结果这代人还没老就来了。思来想去还个民族性的问题,什么样的百姓,什么样的统治者, 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大姐呃,说实话,俺越来越不喜欢北美的华人了。日本的华人有幸可以和日本人一起面对/比较“自己的历史”;而北美的华人越来越商业化,越来越看重地位与钱财了。(不要把我的话告诉人家哦)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也非常赞成蓝天白云的观点。日本一位名教授说“中国人健忘”,当时对他这句话非常反感和不满,后来时常想起他这句话。
曾经特意买过中国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初中高中历史教科书,中国人的健忘源于教育内容不彻底,遮遮掩掩。建国后,参与整人的闭口不谈当初,更没有忏悔;被整的不愿提及过去的痛苦。最该讲历史的人闭口不谈真相,只能由那些拿历史题材赚钱的人糟蹋了。
日本战后不许提“爱国”二字,就因为这两个字鼓动了战争热情。这点在教育中清算得很彻底。
美加万花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谢谢分享!我认真看了“许子东开讲”链接,非常好!其他数篇也想上Youtube去看。我们这些多少知道文革的人,不光有义务也有责任,努力用各种方式去还原历史。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美加万花筒' 的评论 :
有时候觉得我们上上下下之间有种默契:不谈文革,忘记文革。
这点,还是很佩服50年代末的那几个德国人。历史还是偶然吧。

《缄默的迷宫》 Im Labyrinth des Schweigens (2014)
美加万花筒 回复 悄悄话 我的一个老同学告诉我这样一件事,他曾经与一个年轻人说起文革,
年轻人问:你是红卫兵吗?
我同学答:我不能参加红卫兵,因为家里成份不好。
年轻人问:那你家一定很穷吧?
由此可见,现在的很多年轻人的确不了解文革。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洋葱炒鸡蛋' 的评论 : 很痛心的,有时候我心里总会有些“决不饶恕”的念头。
洋葱炒鸡蛋 回复 悄悄话 我的幼儿园老师,文革中家破人亡,先生客死异乡,尸骨无存,女儿自杀,儿子精神有异,唯她一人,忍痛自持。她从上海被下放到苏北乡下,给我们一堆乡下娃擦鼻涕,把小树枝折断了教数学。
难以想象这么系统的给文革涂脂抹粉。 这又不惊讶,我的国内同学,鲜有人敢说什么,有了一官半职的,更是如此。只讲潮流,不讲真话,精致利己且自得。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圆导家地下室有奖竞猜,答对者,奖金马桶一个,镗!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lyflower' 的评论 :
问题不是“我们能做什么?”,问题是我就想单纯地讲故事放电影,但他们不让啊,:)))

1,《1987:黎明到来的那一天》(1987: When the Day Comes)
"2018年1月7日,韩国总统文在寅与夫人金正淑在首尔龙山店某影院观看了此片。随后,看完电影深受感动的文在寅即表示在韩国六月民主运动中,最让民主斗士们困扰的问题是世界是否会因起义而改变。"

https://en.wikipedia.org/wiki/1987:_When_the_Day_Comes (看中文的)

2,《出租车司机》(A Taxi Driver),
青瓦台官方表示:“这部电影充分展示外国记者们对韩国民主发展的贡献,文总统亦对彼得为该国所作出的贡献感到敬佩。”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_Taxi_Driver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8/03/10/7050419.html
flyflower 回复 悄悄话 连读了土豆的几篇大作,看到一个生气激动的土豆。连军政权造反之类的假设都出来了,我倒忍不住笑了,是气乐了。

万里之外的我们,能做什么?顶多是发出点不和谐的嘘声罢了。唉!

现在的中国倒是不缺读书人,聪明人也多,识时务,长袖善舞,知道让自己腰包鼓起来。譬如罗、高、梁、吴……可是若是面对金钱和权力,不出意外地会呈现媚态和奴性,象其他普通人一样。

对着干的也有,结局都很惨。文革中有张、遇、林,近年有刘,还有几个流亡海外的持不同政见者。

可皆不成气候。

我在想,谁才是推动历史进步的真正力量?思想家、精英、贤主,还是被启蒙了的普罗大众?好像缺一不可,任务太艰巨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diaoerlang' 的评论 :
认同你们两人的观点/观察。
或许,在“中国”只能等待某一天“伟人”的出现,类似于蒋经国这样的,但同时必须确保每个省的“省头”也得是这个伟人的同类……

概率很低啊。就这样过着吧。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阎立华' 的评论 :
"没有历史不谈历史是最好的开始",

归零?或者是邓的“不问姓社姓资”?那以后呢?能否一直这样持续下去呢?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不知文革为何物的小留,还不是照样扛着红旗横幅去迎接总书记,一如当年红卫兵上天安门接受毛主席检阅,这都成了海外华人世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阎立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老毛最懂历史了,那又怎样。
历史读多了,最有可能重复历史,暗示和思维方式的潜移默化。
未来的希望是打破历史怪圈,没人愿意重复。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阎立华' 的评论 : 那就从"爱人如己"开始呀!你说的也是太对了,认识了真智慧就能全新开始了,"旧事已过,全是新的"了。否则,只是单纯的忘却,那么历史还会重演,是人性的罪恶注定摆脱不了这种纠缠。可惜,许多"聪明人"是不屑于信仰的。
阎立华 回复 悄悄话 也许,没有历史不谈历史是最好的开始,反正撸不清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二郎所言极是。我曾经写过一篇"贝加尔湖畔的坚贞",热情讴歌十二月党人和他们的妻。有一种高贵,即使被时代雪藏,等到再度展露于阳光之下,依然亮得耀眼。还有,你对被害者与加害者轮番转换的评说,更是将历史连成了一线,而不是无知地切割。谢谢二郎,早就在你的留言中读出了你的思想,你为什么不写,你若写,我肯定爱读!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文革中许多"被迫害"者正是之前不停息的历史潮流事件的始作俑者,倒也应了报应之说。”

从反胡风反右一路到文革,加害者与被害者的角色不断转换,迭次升级,回头看看那年代揭露批判的报道,当事人后代的感触应该是最深了,最令人费解的是,据说在80年代居然还有德高望重的民主人士为反思反右向领导写举报信。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一个人的世界观实在与其原生家庭关系密切,不同家庭成长的人,很难求同。只有才情格外出众者,才能摆脱家庭的烙印,在后天的人生实践和寻思中探索出超然独立的思想。”

所以像俄罗斯十二月党人和他们的妻子,一直为后世所敬仰,无论左右,而且超越了国界。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土豆的文章,篇篇有份量。我再补充两点: 历史要铭记,不光是文革。不应忘的太多,国家从抗战结束就没消停过,哪里只是文革!其实文革带给我的悲愤倒不及龙应台女士的大江大海和齐邦媛先生的巨流河。文革中许多"被迫害"者正是之前不停息的历史潮流事件的始作俑者,倒也应了报应之说。另一点就是,我观察到,一个人的世界观实在与其原生家庭关系密切,不同家庭成长的人,很难求同。只有才情格外出众者,才能摆脱家庭的烙印,在后天的人生实践和寻思中探索出超然独立的思想。

谢谢土豆给文学城带来的食粮!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荔枝100' 的评论 :
“点击数达不到编辑的预计,会提前撤下”
是吗?那我向小编提了个问题就又上了城头,算不算强行“连任”,或骗取“连任”?嘻嘻。

纵观华夏史,其实我很相信今后对文革史是“不了了之”的,而且绝大多数民众也有这个愿望,所谓“家丑不能外扬”的中式表现。:((

荔枝100 回复 悄悄话 禾苗,好文章!也看了一些下面的留言。中国人对文革已经开始淡忘,年轻人根本不知道何谓文革,发生了些什么事,还以为都是某些人编造出来的。中国在70年代后期、80年代曾对文革反省,但现在没有了,反而歌颂、唱红。文革是GCD的最大错误,如果彻底否定了它,GCD就没有了存在的理由,他们肯吗?“淡忘”是从上到下的,故意的selective memory.

又,博客上精选后,如果点击数达不到编辑的预计,会提前撤下,让位给点击数更高的吃喝玩乐的博客。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一个好问题,一个大问题。让我想想,这里回答呐,还是另外开一篇。明天写写看,在文学框架内解读,与在社会学框架内解读,结果很不一样,而且和改革开放后的历史变迁有关。
周末了,老兄也别读书了,得喝一杯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同意,我也一直认为我们的文化中有“欺软怕硬”的特点,一种真正的“无血性”。但很多学者认为这是全人类共同的特点,:)),周末快乐。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乡不仕' 的评论 : 每次想到众多无名的受难者,就觉得“历史”很不公平,也很无奈。希望这类体系导致的“蒙难”越来越少。:((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风不识字' 的评论 : 文学城的阅读,我是要求自己找不认识的阅读,不能只点击认识的人的文章。感觉大家有点像6/70年代的人,一进书店就指明要买毛选,结果不仅自我限制了自己的阅读范围,也可能框住了自己的思维模式,,:))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对,而且我觉得对那个执政群体,是否可以参考南非的“妥协”模式:放弃责任追诉,只求事实记录。把“苦难史”作为大家共同的教训。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iyan' 的评论 : 子燕好,其实很羡慕你们理工科的,容易保证生活。文科生的社会生存一直是个问题,大陆有大陆统治的问题,这里西方的文人也越来越明白赚钱的技巧。周末快乐。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风不识字' 的评论 : 很惭愧,我现在读书少了,有空就看电影或听讲座。上面许子东讲座下面,我加了一个台湾国立清华大学张元教授的公开课,也蛮有趣的。他以前每堂课前会介绍一本书,但都是外国作者,他自己也说实在没什么好的中国书可以介绍,:))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berty-bell' 的评论 : 哈哈,你写“但每隔2049年”,我脑子里出来的是2049年会变,哈哈,快了快了,周末快乐,:))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愚若智大' 的评论 :
“其实,可以有很多理由,对中国乃至中国人这个民族失望!”。

所以,我有一个可怕的念头,我觉得我们首先得放弃“中国”/“中国人”这个逻辑源头,而得自问一下愿在什么样的“国家”当什么样的“国民”。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大姐,我们首先得想办法让他们坐下来,我们还得学会用温和的方式和他们聊天,不断讲述古今中外的案例,10年20年耐心等待,等待某一天出现一个偶然的机会。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raker999' 的评论 : 您又来了,还是没变,祝周末快乐。:))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本来不想说,实在有点欺人太甚,难道谁嘴大,谁说的就是真相吗?历史有真相吗?文学城就是华人世界的缩影,历史不是用自己的想像猜出来的,是真实发生过的现实,自己谎话连篇,以为别人也撒谎,不懂得反省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再多的钱也是侏儒。
cng 回复 悄悄话 还没看这个视频,也不没看过十三钗,不知道土豆或禾苗对《围城》这个小说是怎么看的,这个小说聪明,好看,揭露人性深刻。可是,书的背景却是中国被日本屠戮的大战场。从书里的情节,人物的追女人耍心眼,职场的勾心斗角,完全读不出丝毫民族危亡的气息来。
华府采菊人 回复 悄悄话 回diaoerlang, 胡考之子的父母回忆之所以没围观, 是有命令啊, 只要主子一声令下, 你看会不会一大堆神叨叨乱哄哄的大批判!
山乡不仕 回复 悄悄话 我是亲历文革的许多人之一。属于"受难" 的那部分人, 不光是文革。这段历史有"真相"吗? 或者说历史有"真相" 吗?
braker999 回复 悄悄话 不是我们对自己的历史却一无所知,而是楼主对现实的中国人一无所知,整个活在自己的臆想中吧。无论在国内国外,亲戚,朋友间大谈文革的数不胜数,从来没人担心过被抓的。其实何止文革,骂贪官,骂一些领导人也是常事,你就长长脑袋再写你的造谣文吧,否则只是被中国人取笑的份。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昨晚十点多,发现这篇在城头的文章突然不见了,本来排在精选右上方的。想来想去决定给管理员发个悄悄话,问个原因,毕竟第一次遇到这种事。结果在12点不到关机前一瞬间,发现这篇又回到城头了。刚才查了悄悄话,也感谢了可爱的小编同志。

“你好网管,我的《扭曲的复古-文革去真实性 》,刚才还在城头,现在怎么突然没了?”

“估计读数不高编辑撤了,帮你重新推了”

“看到了,非常感谢,你们也不容易啊。今天城头就不用更新了,大家早点回家休息吧,周末快乐。”

有趣有趣,好玩好玩。
清风不识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你说的很对。有时候觉得文学城里看不到很多好文,其实不是没有,而是不被推荐,反而某些垃圾文章整天被挂在城头。所以尽管有很多人劝我开博,我根本不考虑。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文学城会如此自觉遵守党的纪律,因为并没有被当作自己人,至今为止还是被封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从城头消失了,咱就进来多缲缲边啦,哈。城里不就是现实的缩影版嘛,你看有位女士回忆万航渡路永乐村的弄堂春秋,记录了一个孩子眼里的大饥荒文革年代,可有些人就是感到不舒服,你去看看奇葩留言就知道了;而城头同样挂着胡考儿子写的回忆录,也是说反右大饥荒文革,而且更犀利,那些人就不敢造次,都装着不看见了,为啥?欺软怕硬呗,因为小胡家是左翼文人新四军出身,那些精神赵家人朝阳大叔感到自惭形秽了。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纸醉金迷的时代,太容易忘却记忆。我们这一代人有责任把文革的记忆写进历史
zhiyan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章。 谢谢推荐。 我把视频粗略看了一下 (一心二用)。 非常喜欢。 到底是专业人士, 我们理工科人士望尘莫及。 里面有很多思考和学术理论。 总的来讲,我非常认同他的观点, 我们必须直面文革, 而不是逃避现实,假装失忆, 只有正视, 才能真正从历史中走出来,成长发展。 谢谢分享。
愚若智大 回复 悄悄话 其实,可以有很多理由,对中国乃至中国人这个民族失望!
Liberty-bell 回复 悄悄话 赞土豆禾苗好文。文革才过去四十多年,在中国有多少年轻人能了解那段历史,我不知道。
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说“Nighfall"讲述了一个故事:在一个星球的天空中有6个太阳,各依不同的周期此起彼伏,星球上的居民一生中从没遇过黑夜。但每隔2049年,6个太阳同时落下出现一次黑夜,让星球上的人第一次看到满天繁星,人们因恐惧而陷入疯狂,点燃任何可燃烧的东西。阿西莫夫描绘了暗夜中人心的演变,2049年一次的文明摧毁。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我一直会把德国人纪念白玫瑰兄妹作为一个对比,我觉得巴金建造文革纪念馆的梦想永远不会在中国实现。
现代作家,必须考虑国内大市场,拿稿费,移民,送孩子海外教育,然后再回国继承产业,如形势不好则留在国外。未来20年之规律。

我的这篇突然从城头消失了。:((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谢谢禾苗的好文章。很喜欢你那个类比,很说明问题。严的做法是不说“站在屋子中央的大象”,而去说墙上挂着的一幅画或桌上摆着的一盆花。虽说那画那花也真实存在,但毕竟是避重就轻顾左右而言它了。巴金开设文革博物馆的梦想不知什么时候可以实现。目前最接近的或是1995年在香港出版的《“文革”博物馆》大型图录。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这篇怎么突然就从城头上消失了呢?离奇。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一不小心把土豆君这样的小哥靓仔划进大叔大婶队伍了,哈,不好意思。您还别说,港府继续请鬼佬做法官还真是个明智决策,当年大清不也请英国人赫德当海关总税务司,一当就是五十年,像上海有后来的市面排场,也是因为受益于当年租界的底子,若没这些,魔都大该就只剩三个大流氓可以豁豁胖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就是啊,连在文学城随意聊聊政治都会前怕狼后怕虎的,有人。:)))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看到你的留言:连深受大叔大妈喜爱的锵锵三人行最终也挂了。

您是说俺吗?俺是大叔大妈??走,去找鬼佬法官评理去,:))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umia' 的评论 : 你还算幸运的了,人家还能听你说说。
以前那篇《除了“怂”,我们还能做什么?(二)》,当时把抽血一事告诉一位89年出生的小姑娘,她的反应是“你怎么那么烦啊,这种陈年历史有什么好说的,何况现在也不抽血了”。但后来一次偶然,她又告诉我作为中国人,她就是不喜欢日本;听到周围白人同事说日本好,她也烦。 我安慰她:慢慢适应吧。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华府采菊人' 的评论 :
一句话:奇妙的族群。 :(((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lverbug' 的评论 : 称不上“家”,只是以前得学这些东西啊。
Francophile,真想生活作风上也像他们一样,:))))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ikeOZ' 的评论 :
“从1949年以来和现实来看 他们做的很成功!”
是的,我也这么认为。
我们这个文明体系为了"大一统"而出现的上上下下的互相配合,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握手!!是的,一定得写下来,也喜欢老哥的温和的文风。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弓拉得太紧,强硬了一周,现在如何让自己软着陆是个问题。
去你家看鸟,不带弓,:))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其实我是从菲儿那里知道哈金的,(去年刚开博时翻了你的旧文),刚才又回去翻看了一遍。我比较认同网友无法弄在你那里的评论:“优秀作家首先有社会责任感和洞察力,其次才是文藻、艺术水平”。
文学城上也有不少这类作家,但越来越少了。现在更多的作家首先是考虑出版,特别是为了在大陆市场出版,往往首先考虑如何避开敏感话题。 不能说鄙视他们,但确实也不怎么看好。结果是我自己的小说阅读越来越少了。
也有一位网友评论道“但三十多年没有回去,觉得其性格里肯定有种偏执”,我倒是非常理解哈金不回国。高晓松家,还有菲儿的外公,包括我外婆,,后来都得到补偿,但更多更多无名大众呢?他们的心理绝对不是一个“偏执”可以概括的。哈金今天的成功,完完全全是靠伟大的外国,而他的祖国/母国唯一做的好事就是让他活着出国。二战后幸存下来,死也不回德国的犹太人多得是!!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土豆有一篇思想深刻的好文。不能倒退啊。
mikeOZ 回复 悄悄话 让人知道真实的历史会让人怀疑他们政权的合法性 他们怎么会干这样的事 从1949年以来和现实来看 他们做的很成功!
华府采菊人 回复 悄悄话 有故意编造历史的, 另外一些人没本事编就起哄, 更低级的则只能插诨打科胡言乱语神叨叨。
另一拨则阴险地专门找说出真相的文章的麻烦, 瞎捣乱。
如此, 还能不扭曲?
silverbug 回复 悄悄话 哲学家嘛,还读Foucault. 我觉得你是个Francophile, 思想上的。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燕子姐姐的老公,听朋友说起过他,他让我想起来哈金,土豆对哈金的作品有什么感想?:)
Luumia 回复 悄悄话 前天和一82年生的朋友聊大学时代。她居然不知道89年发生过什么,还说:“我以为89年是恢复高考。” 这位80后毕业于清华。
我想我们从来都没有过真正的历史教育。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说起来古代的皇帝还是很仁慈的,司马迁拒绝篡改历史,皇帝只不过对他施以腐刑,我们后代才幸得《史记》。今天有哪个读书人敢学司马迁?当今皇上能让司马迁继续活着?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所以我们要把看到的听说的写出来,好在我们还不老,有一二十年时间把真象告诉后人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祖宗早有言,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不过,香港毕竟是曾经的化外之地,环境多少宽舒些,像裤王的儿子田少这次委婉说了修宪看法,前些天林郑还坚持任命三个鬼佬做终审法院大法官。
清风不识字 回复 悄悄话 同意你的看法。现在能看的小说太难找了,每次回国到了书店花几小时也找不到看不上眼,真是怀念以前的书店。希望你能写文推荐一些能读的书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风不识字' 的评论 :
:))) 放松放松,俺给你按摩,许的文学比较/评论/批判都不错,是一种理智;但他的小说目前还不行,写小说得有另一种激情。
清风不识字 回复 悄悄话 第一次坐沙发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谢谢你推荐的这个视频,我与他应该是同一年代的,他说的小说和电影名字太熟了,也记忆深刻。准备去找他的书看看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