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柑者言

信仰文化、历史时事、政治经济漫谈,以西方观点(英美保守主义)洞察世界
正文

川普今天的决定让某国胆寒

(2017-12-06 16:55:54) 下一个

川普今天的决定让某国胆寒

川普今兑现大选的又一项重大承诺:正式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永久首都,同时立即开始,将美国住以色列大使馆永久迁至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

很多国内或者在海外的华人对这个决定不大敏感,不理解其重要意义,更不明白这项决定对某大国与美国的关系及自身未来命运的重大影响

本文分两部分,第一部分为先讲讲,供各位看官了解情况。这绝非无足轻重:今天美国很多事情主流媒体都是撒谎并且预测全错,却因为它们符合多年政治正确下的教条而仍然被信任。我的信息与分析肯定对海内外华人有帮助。

而后半部分更加有料,但无法在国内发表,只能在文学城博客发。国内的攀岩翻墙好手,可直接登录海外文学城“剥柑者言”博客阅读。
 


使馆远离首都的奇葩现象


你可能没有注意到,但你再读读这个决定:美国决定把住以色列大使馆迁入以色列首都。这是不是有些滑稽,甚至奇葩?任何国家住另外一个国家的大使馆难道不应该在那个国家的首都么?早干嘛来着?

对了,就是这么奇葩。美国驻以色列的大使馆,基本上从1948年以色列建国(美国最早承认以色列国),就一直在特拉维夫,而非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说“基本上”,是因为美国驻以色列的第一人大使James Grover McDonal开始是在北部城市海法工作。而且,几乎所有的外国驻以色列使馆都不在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而在特拉维夫

 

 

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二战后1948犹太人在英国管辖的,被称作巴勒斯坦的地区建立了以色列国,并且宣布首都为这个民族3000年前所建立的都城:耶路撒冷。但当时,很多国家,特别是阿拉伯国家,不承认以色列这个国家,保有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圣地的东耶路撒冷当时被约旦占领,耶路撒冷的外交官时刻处在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状态下。此时多数国家将使馆设在了海滨城市特拉维夫。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即六日战争)期间,以色列从阿拉伯人手中夺回了东耶路撒冷,拥有了对耶路撒冷全城的控制权。但由于阿拉伯国家的喧闹,使得耶路撒冷成为饱受争议的城市,美国方面一直投鼠忌器,生怕承认以色列对耶路撒冷的全部主权会带来进一步的流血,也继续保持在特拉维夫的使馆。

但美国国内的民意是明显的:美国一直是保证以色列能够在腹背受敌的环境下得以生存发展的坚强后盾,其原因,一方面是人道的考虑和对历史的尊重,希望这个古老的民族能够在列祖列宗的土地上得以安歇度日;另一方面,多数美国人是基督徒,信仰上帝,相信《圣经》。而以色列复国,则是圣经的一个明明白白的,而且非常重要的预言(以西结书4:3~6)。有兴趣更多了解这个话题的,可以上网查询更多信息。所以,支持以色列,被基督徒认为是上帝交给自己的使命之一。所以,承认以色列对耶路撒冷的控制权,将使馆正式迁入耶路撒冷的呼声越来越高。而通常,这样的民意都是通过过会的表决和立法来落实的。于是,美国国会在1995年10月23日通过了【耶路撒冷使馆法案Jerusalem Embassy Act】,要求国务院不晚于1999年5月31日将美国驻以色列使馆迁入耶路撒冷,并给予相应的拨款。

不过,这一法案允许总统以行政令的形式将执行加以延期,每次延期为6个月。于是,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包括川普,都一直在签署延期行政令。但四个人在大选的时候,都承诺了要将使馆迁入耶路撒冷。前三任,两个是与阿拉伯串通一气的左棍,一个共和党建制派,所以都不会认真执行这个决议,但川普终于执行了


这个决定为何具有重大意义?


最基本的常识吧,以色列的首都在耶路撒冷,那里有所有的政府机构。外国使馆不就是和该国政府打交道么?你不在该国政府附近设置,说得过去么?对以色列来说,却说得过去,而且这么多年,费这么大劲,才有一个美国决定搬往以色列。这不仅奇葩,也说明了这次使馆搬迁的重大意义。意义何在呢?

二战后,颠沛流离了两千年的犹太民族回到上帝给他们列祖列宗的“流奶与蜜”的应许地,是正义的结果,是对一个古老民族的最基本生存权的尊重,是对世界文明国家对自身历史责任的履行,也是《圣经》,这部深刻改变了人类,引领了人类文明的圣书所提出的一个最重要的预言的兑现。然而,新兴、弱小的以色列自从建立之初,就如同他们的列祖列宗,从约书亚到大卫、所罗门、玛拿西、约西亚、西底家所统领的时代,处于四敌环绕之下。阿拉伯民族为主的穆斯林们,陆续发动五次中东战争,试图重复邪恶的亚述和巴比伦帝国的勾当,将以色列国灭掉,将犹太人斩尽杀绝(这一点甚至比亚述巴比伦更加邪恶)。而以色列则凭着其公民的出众能力及上帝的眷顾,一次次战胜他们的敌人,让中东地区无论是从政治经济还是宗教信仰上,黑暗中有了一盏明亮的灯塔(讽刺般地借用某国文革时期赞美阿尔巴尼亚的语言)。

耶路撒冷大概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公元前2400左右,迦南人建城时,华夏文明还没受精呢。自从3000年前(公元前900年)大卫王时代,这里就是犹大王国的首都,以色列人的圣城。而鼎盛时代的所罗门国王在此建立了犹太教圣殿,使这里成为犹太民族的圣城和信仰的归宿地。所以,承认以色列对耶路撒冷的全部主权,将使馆迁入耶路撒冷,便成为是否尊重事实,承认以色列国“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关键。

然而多年以来,阿拉伯国家军事上无法战胜以色列,肉体上无法消灭犹太人,就转而借助外交手段,在国际社会,比如,联合国,采用【一哭二闹三投票】的方式,利用联合国一国一票,并且多数的国家都政治文明落后,国内腐败专制、国外反对西方文明这样的现实,多次投票谴责以色列,拒绝承认以色列,以及她作为一个主权国家的种种权力和地位。虽然美国是联合国的创始国之一,但联合国这样的异化和被邪恶政治操纵,让美国人心存不满已久。川普总统上台以后也采取的一系列的措施,包括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表达对该组织歧视和打压以色列的抗议(详情请阅读我的另外一篇文章:【详解美国为何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而此次将使馆迁入以色列,也是川普总统非常重要的行政命令,还有更多的意义。

耶路撒冷之所以被以色列认为是永久首都,远远不止是因为其历史地位和当今的政治需要。更重要的是她在犹太教徒和基督徒心目中的地位。承认以色列对耶路撒冷的全部主权,接受以色列把耶路撒冷定为其永久首都,也是对美国传统信仰的尊重,是回归美国传统,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战略组成部分

 

我在微信平台【详解美国为何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文详细描述过,几十年来,以色列是如何对阿拉伯穆斯林世界退让、隐忍,以求得和平的;同样,美国也一直采取绥靖政策,压制以色列,避免得罪阿拉伯国家。到了奥巴马时代,更是在联合国直接与阿拉伯国家沆瀣一气打击以色列,如,去年在联合国谴责以色列的决议上投弃权票。但这一切都没有改变阿拉伯世界以外交和暴力途径全面封堵甚至封杀以色列的努力。可见,忍让对解决问题毫无帮助。站出来行使公义,支持以色列,才是当做的。

对于以色列的敌人来说,任何向他们示好的举动都是软弱和屈服的标志。所以他们毫不理会以色列和美国的任何让步、妥协和善意。比如,前几次中东战争,每次以色列赢了以后,都提出让步和善意(我前面提到的文章有详述),但都被回报以下一次战争,直到挑衅了五次,被打得鼻青脸肿五次,才放弃大规模军事行动的。对于这样的无赖,对于这样的文化,只要旗帜鲜明支持正义,才能对他们产生实质性的威慑,给当地,包括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带来长治久安。

还有一个我放在最后讲,但其意义可能超过前面的因素,就是:将使馆迁入耶路撒冷,是一件实实在在的正确之事、正义之事。而做正义和正确的事情,对美国这个世界老大来说,太重要了:

诚然,这件事不是能够马上给美国带来名誉和利益的事情。然而,也正是因为它不能马上带来名誉利益,才更有意义:美国的崛起,以及持续发展,来自于基于基督教信仰和对人类社会正义事业的支持。从清教徒乘五月花漂洋过海来到这片荒凉的殖民地立约,到独立战争建国立宪,到南北战争,加入世界大战、以及二战后的两次主要的亚洲战争,其驱动力都是信仰和对公义的追求。川普之所以重提“美国第一”的口号,是因为美国的道德力量和正义行为。有了这样的力量与行为,做第一,取得优先权,就给全人类带来福祉,就是文明世界的保护者,就做的理直气壮;如果这样的力量与行为缺位,则美国如同其他以大欺小,或者到处以银子收买人心的国度没有区别,美国第一、让美国再次伟大,就实在缺乏理性基础和力量源泉,川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就是空喊了。

写到这里,下半部分另文发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Norstar 回复 悄悄话 握手
taxidriver 回复 悄悄话 其实也木啥好紧张的,让老美自个搬,光杆司令一个,剩下的重新洗牌,
天金四幸 回复 悄悄话 此文论点正确,完全支持。
hola! 回复 悄悄话 以前真希望川普重振美国,给世界带来和平,现在看来他只会加剧美国的哀落,把世界重新带入冷战热战,当然他自家的荷包不会空,商人的格局,
鲁钝 回复 悄悄话 川普采用的是“围魏救赵”的计谋,通俄调查如火如荼,他要在国际问题上挑起事端,转移国内视线,把火引向国际事件。川普为了私利,唯恐天下不乱。说朝鲜是捣乱者,不如说川普是世界上头号捣乱者。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