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回陶钧

选一处可以自由粘贴文字的地方终老
正文

切.格瓦拉《摩托日记》二十七.前往世界的第一道疤痕

(2018-01-02 07:08:43) 下一个
旅行的第一段路程并不长,因为卡车司机把我们扔在了胡利亚卡(Juliaca),我们不得不在那里再找一辆卡车载着我们继续前行(一路向北)。在普诺公民护卫队的建议下我们去了警察局。在那里见到了一个醉醺醺的警佐,他邈了我们一眼然后就邀请我们喝一杯。大家都端起啤酒一饮而尽,只有我的杯子还是满满地放在桌子上。

“怎么回事?我的阿根廷朋友,你不喝酒吗?”
“不,不是那样的,只是在我们国家,我们一般不这么喝酒。别介意,只是我们在喝酒的同时,总是会吃一些东西。”

“就为这?!,切(兄弟)!1”他说,他浓重的鼻音加重了我们国家的这个拟声化绰号,“你怎么不早说?”。他拍拍手很随意的点了一些非常不错的芝士三明治——简直帅呆了!接下来他开始无比兴奋地讲述他丰富多彩的英雄事迹,吹嘘他是如何如如何让整个地区的人都敬畏他,因为他那无比炫酷的枪法。为了证明这一点,他掏出枪来,对阿尔伯特说:“来,伙计,你站到20米之外的地方,嘴里叼根烟,如果我不能第一枪就点着它,我就给你50索尔。”很明显阿尔伯特没有“那么”喜欢钱,他没打算为了这区区的50索尔铤而走险。“来啊,伙计,我赌100索尔。”阿尔伯特还是不为所动。

当警佐将钱加到200索尔,并把钱明明白白扔在了桌子上时,我看见阿尔伯特的眼睛开始闪烁了。但是他自保的意识还是占了上风,仍旧坐在那里不动。警佐摘掉了他的帽子,面向镜子站好,然后将帽子向他身后扔了出去,同时转身像牛仔那样酷酷的开了一枪。当然帽子还是完好无损的,只是墙漏了一个洞。这一枪惊怒了酒吧的主人,他旋风般冲向了警局去投诉。

几分钟内,一个警官就过来了,而且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拽着警佐,把他拖到角落里耳语了一番。当他们再次返回到我们面前时,那个醉酒的警佐拽住阿尔伯特一边大声训斥一边还冲他做了一个鬼脸,最后说“听好了,阿根廷人,看你下次再敢胡乱放鞭炮?!”阿尔伯特很快就领会了他的意图,他的脸上立刻写满了无辜,很快,他就被无罪释放了。这个警察只是给了他一些警告,不许他再在公众场合燃放烟花爆竹,然后对酒吧主人说,这个事件就到此为止,他没有看见墙上有任何被子弹打过的印记。一个女人本来想走过来,让警佐从他站的地方移开几厘米,紧靠这墙站着。可是她在心里快速盘算了一下这样做的利与弊之后就闭上了嘴。而只是对阿尔伯特展开谩骂,“这些阿根廷人认为他们可以为所欲为!”。她说着,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脏话,而我们有幸逃得远了没有听到。我们中的某位居然还惦记着那些啤酒,以及其余的散落的三明治。

我们找到了另外一辆卡车可以继续前行,与我们同行的还有两个从利马来的年轻人。 整个旅程中,他们一直在努力展示着他们远比那些沉默的印第安人要好很多,而那些被他们奚落的印第安人只是默默的忍受着,不为所动。最开始我们并没有搭理他们,可是经过几小时穿越漫无边际大平原的冗长沉闷的旅程,我们倍感无聊,只好开始和这车上仅有的这两个白人搭搭话,他们是我们唯一可以交谈的人。而那些警惕的印第安人总是习惯性的用单音节的话语尽可能简短而不失礼貌的来回答我们的问题。事实上,这些从利马来的家伙非常的普通,他们只是需要证明自己和印第安人之间的不同。当我们兴奋的嚼着新结识的朋友费力寻到的古柯叶时,这两个家伙就被我们淹没在探戈的狂流中。(这一句话是说切和阿尔伯特开始兴奋的交谈起来了,一旦他们哥俩打开了话匣子,就是滔滔不绝一泻千里,那俩个小青年根本插不进去话了)

我们在天黑前来到了一个叫做阿亚维利(Ayaviry)的小城。在那里,我们住在了一个小旅馆里,是公民护卫队头头儿为我们付的钱。我们对他的这种“善举”仅仅表示了一下礼貌性的谦让,而他却很实在的“教训”了我们一番:“对不起,两个阿根廷医生只是因为没有钱就不得不凑合一晚?我不允许这样!”。尽管睡在暖呼呼的床上,我们还是很难合眼:白天我们放肆的咀嚼的古柯叶子,晚上开始折磨我们。整个一晚上我们不停的恶心、腹痛,以及严重的头痛。

第二天早晨,我们很早就起床了,乘之前的卡车前往
锡夸尼(Sicuani)。当下午我们到了那里时,寒冷、冰雨和饥饿死死的缠住我们。一如既往,我们在公民护卫队营地过夜,并一如既往地得到了他们的热情款待。一条叫做维卡诺塔(Vilcanota)的可怜小河蜿蜒穿过锡夸尼,我们将不得不一直沿着这条小河,沿着这片淤泥的海洋走上那么一会儿了。

在锡夸尼市场,我们望着从货摊上蔓延开来的颜色海洋陷入深思,小贩单调的叫卖声、人群单调的嗡嗡声,让我们的思绪纠缠不清。就在这样的时候,我们注意到了在角落处的一大群人,于是走了上去探个究竟。

一大群沉默的人簇拥着,形成了一支队伍向前移动。在这支队伍的前部,是12个穿着彩色僧袍的僧人。紧跟着是几个穿着黑色长袍,表情严肃,抬着一口棺材的人。他们的出现代表了葬礼的结束。在他们的后则是一群散乱着跟随着的人群。这支队伍停了下来,一个黑衣人站在了阳台上——手里拿着稿子:“这是我们的责任,当我们向这位优秀的,令人景仰的人说再见的时候,某个人或是……”在他喋喋不休的长篇大论之后,队伍继续向前行进了一个街区,另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在了阳台上,“某个人死了,可是,那些关于他的善行他的清白、诚信的记忆将会……”于是这位可怜的老家伙就这样来到了最终的安息之处。紧紧跟随他的是那些充满怨恨的村民,他们站在各个街角抱怨这个可怜的老头,发泄掉自己的怨气。

第二天的旅行就如同以往一样,终于到了:库斯科!

注1:这应该是整部书里面第一次“切”的称呼。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周回陶钧' 的评论 : 这个改得好,否则你大哥要发心脏病了,哈哈。
祝新的一年身体健康,阖家欢乐!
周回陶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改了,改了。这个绝对是莫名其妙的碰巧儿,我今天还留言问你出处呢。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哎呦喂,兄弟,你赶紧把你文中最下面的XXXX的男人给我换个名称,这我实在是受不了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