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随意,随意人生
个人资料
正文

戒网小记之睡眼看红尘(下)

(2018-01-06 19:22:48) 下一个


                             《空谷幽兰》,这首歌献给我的母亲。

 

戒网小记之睡眼看红尘(下)渔鹭
 
 2017年轻轻的走了,2018年悄悄的来了。鹭正好有三周假,好好补觉,休息休息。把网络女侠束起的头发放下,盘起,在家做个食得人间烟火的家居女人。看烟火的那晚受寒,发烧了几天,鹭睡得好实在,好久没那么实在得睡个觉。三天后,与朋友C相约门口的林中散步,我们又谈到“戒网”。她说你记得费先生吗?我说记得。她说他前几天又出了个笑话。我说:讲吧!
 朋友的笑话:
 费先生爱上了写博客,经常茶不思、饭不想,费太太很是苦恼,向闺蜜们讨教,该如何让费先生少写博客 ,注意培养夫妻感情。闺蜜们说:“你应该上演柔情蜜意,买些性感的内衣,让先生惊艳一下,转换他的注意力,夫妻感情就回来了。”费太太言听计从,买了两套维多利亚的内衣,一套绿的,一套红的。红绿搭配,图个好彩头。

       入夜,费先生仍在俯案爬格子。费太太在卧室等得百无聊耐,罗衾不耐五更寒。左翻右滚睡不着觉,遂先换上了绿色内衣,走到书房,问到:“达令,睡觉时间到了,你写完了吗?”


       费先生抬抬头:“快了,快了。”
费太太碰个一鼻子灰,回到卧室又换了一套红的,再次回到书房:“达令,睡觉时间到了,你写完了吗?”

        费先生仍是抬抬头,看了看,答道:“快了,快了。”
  费太太又一次失望的回到卧室,心想干脆这次我做决一点:什么都不穿。
  她又一次来到到先生身边,费先生仍然是:“就快写完,你再等一等。”
  费太太回到卧室,穿好自己日常的衣服,万般怒意的走向费先生。
  这次,费先生停了下来打字,抬头对她说:“你今天买了几套新衣服:一套是绿色的,一套是红色的还带着蕾丝,最后一套是肉色的,你是不是买的便宜货?口袋不对称,扣子也缝得不对称,都不在同一位置。”
  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的。(著名的费先生在台湾综艺节目上讲笑话很厉害的。)
 正与朋友走在下山的雪道上,她讲完后,我们俩笑做一团,掉入了雪堆里,两个中年女人穿着厚厚的雪衣,坐在雪堆里狂笑着,这世界还有什么比生活本身更庸俗的事情。突然想起母亲的芳华。母亲能饮,曾告诉鹭:年青时与战友两人,两个女孩就着一些干辣椒、花生米,一晚上两人喝完了一瓶老白干,在新春离家万里的东北深山老沟里绽放着青春,直至放弃自己最爱的专业,与父亲团聚,方才回到了南方。那时生活的清苦,不是鹭所能理解的。鹭选择移民时,并未有告知父母,不想做无谓争执,孤单的童年已让鹭学会自己面对一切未知。当踏上了异乡的土地,鹭第一次与母亲抱怨北美生活的艰幸,母亲说:“鹭,从不知道什么是苦。”鹭笑着问:“在母亲眼里,什么才是苦呢?”母亲答道:“辟如被开除了党籍,被开除了公职,被人冤枉……。”鹭放下电话,笑里带着泪,母亲终究是对自己的信仰一往情深,不是鹭。数年以后,母亲的苦,鹭能理解,也可包容:那般崎岖的雪路,母亲是如何以惊人的毅力走出?!那一代人所受的苦,不是我们这一代人有资格评价。鹭不再争执:世界,谁与争峰?谁对谁错?我们都是凡人。
 满目晶莹的世界,又开始飘起了雪,雪花落在脸上,一阵清凉,分不清是泪还是雪。戒网的感觉真好,作息又正常了,睡眠也正常了,不会在有那错乱的思维与迷思、人格的两端分裂。
 满坡的落雪,两个女人还像旧日的小女生一样坐在雪堆上,讲述着人生,真好。一些时光,一些朋友,在你的记忆里永远不会遗忘:少年依然在山坡守望着远方,耳边依稀飞鸟在扑朔着翅膀。
 朋友B追踪博客已两周,她说:“网上各种编,你为什么不看?你的鲶鱼定理又被印证了。还有连锁反应等,你如何解释?”打开的手机中正好有一微信解答了这个问题,发给了她:2017=2018?如何“神演绎”?你能从中发现谬误吗?看完后,她回答:“我心态还未调整好,暂时不开博客了,不想自寻烦恼。”我解释到:“文人手下一支笔,爱编什么编什么,都是自由的。我不会对号入座,也不会去看,不想乱了‘军心’。从前到后,我都不明白那几个ID的目的,与其纠缠不休,不如果断出手。我的戏已唱完,留白,把戏台让给对方,可更清楚对方的目的;另一个,也要看看戏台下观众的反应,若大家都是平静的,戏尾就结束在几个ID的‘江湖恩怨’中,就可以了。再大的喜怒哀乐,几周后就可风平浪静。我开博,是找个地方放松自己的思想,不是找个地方判人对错,我自己尚难分对错。一个虚拟的空间,又没有什么利益之争,用得着那么上纲上线吗?文革的开始到结束,就是从上到下,人心与人性的一个极端变异的体现。从众与盲服,臆测与利益之争,深层次的阴暗等等,谁也放不下那点欲望。慧眼识乾坤,不易。仅一个小小的博客世界,风起云涌,暗潮不息。不过我个人还是建议你开博,等你的心理准备好。”
 人到中年需定心定性定情,减浮躁。有些人不明白,为什么“若练神功,必先自功?”此功非彼“功”。鹭一路行来,路上只有良师益友,没有对错。读了一些网友的文章,深感学识的肤浅,需要偶尔闭门造功,好好思考,好好学习,好好行文。
  戒网,戒网,戒网。重要的事,说三遍!!!

 

 


戒网小记之解铃还需系铃人(上)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2708/201801/5839.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渔.鹭 回复 悄悄话 欢迎新朋旧友,我回来了,祝各位新年好!
酒色夫 回复 悄悄话 哈哈,风趣。重要的事,说三遍!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来啦,新年快乐!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写得太好看了,不愧为2018第一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