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盐行者的博客

神让我们的灵寄居在我们的身体里,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不照管好身体,可能会被提前赶走。身、心、灵的健康,缺一不可。
正文

从德州到中国--百年前的旅程(下)

(2019-07-16 14:05:58) 下一个

那时的中国基督徒

这座运河上的单孔桥座桥应该在浙江湖州(1919年照)。

这几张估计是在江南水乡苏州或湖州照的。

蓑衣苙帽对美国人来说是很新鲜的东西。但其实我小时候常常看到农民这身打扮在田里干农活。带顶的那种船我小时候还看到过呢。

这些街景不知道是哪个城市的。有朋友查到宣化坊(上排中间那张)在绍兴。

从小约翰侄孙女写的书中看到浙江莫干山是他们度假常去的地方。可惜照片对不上号。

小约翰在中国出生,在美国受的教育。这张象中学生,毫无疑问,帅哥一枚!

小约翰从美国西南大学毕业后,到英国参军。1919年和妻子露蒂(他的大学同学)在中国湖州结婚。

(露蒂)

婚后生了三女一男。生儿子约翰.衡特立三世(John Hendry III)后,露蒂不幸因产后并发症去世。小约翰一人拉扯四个孩子,可以想象,日子一定艰难。(读者应该猜到了,到大学城华人教会来讲道的基督徒约翰.衡特立四世是约翰.衡特立三世的儿子。)

几年以后,小约翰和一位从伊里诺易州来中国传教的姑娘露易丝相识相爱,在中国结婚。新娘既有美式婚照,

也有中式婚照,臭美得不得了!

小约翰终於又有了一个温暖的家庭: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小约翰还从中国带了四百名劳工到法国为盟军挖战壕。这是劳工们在黄浦江码头等待上船。

这是小约翰在1930年左右负责建造的一个楼,是上海第一座有电梯的大楼,现在还在。

"上海美国学校"(Shanghai American School)是当年这些传教士的子女上学的地方 [4]。

二战时,小约翰还在红十字会服务过。

小约翰的第一任妻子露蒂给她父母写过很多信。其中纪录了不少“奇闻异事”,比如有家中国人请他们吃饭,端上来鱼翅、鸽蛋炒蘑菇、鸭掌、竹子(应该是笋bamboo shoots不是bamboo,翻译肯定有误)、甲鱼、黄鳝等等,多丰盛的一桌菜啊,读者看着都要流口水了吧? 但当时的美国女人哪见过这场面呀,吓得够呛。筷子也不会用,整个饭席就在挣扎着用筷子把米饭一粒一粒地送到嘴里。还有,中国人死了以后先不下葬,有时要过半年,风水先生说可以了才能下葬,此前棺材就放在家里(我都不知道该不该信,这么长时间,不臭了啊?)。看到中国女人的三寸金莲,对美国人绝对是个震撼。

小约翰的第二任妻子露易丝在八十年代中期写过一本关于她在中国传教的书[2]。当年去中国的传教士们收留了很多被遗弃或被虐待的女孩。这个女孩12岁(左),在家受到酒鬼主母的虐待,每次主母喝醉了,都要用烟头烫这个女孩,浑身都是伤口。因为吃不饱,瘦骨嶙峋愁容满面,被法官称为"猴子"。到教会几个月以后,成为照片右面满面春风的花季少女。

这个故事让我想起小学上课学的: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这个句子中的新社会换成教会,真是太贴切了!

教会收留这样很多被遗弃或被虐待的女孩,这是被收留的女生们在上课,脸上都是笑容。

女孩们学文化,学英文,学圣经,有良好的教养,出落得婷婷玉立,成为当地很多单身男子追求的对象。男子们先写信给教会,根据他们提供的情况,教会里的中国工作人员在女孩子中物色最合适的姑娘。然后就是约会,其实也就是见一面。露易丝详细描写了下面这对新人的定终身过程。男女见面时,女方深深地低着头,只看地上。见过面双方都同意了。其他的姑娘问她,你连他的脸都没看,怎么就同意了?她回答说:我看了他的脚,就知道他是个好人。这样的事情对一个二十几岁的美国姑娘无疑是天方夜谭。她也深深被中式婚礼所吸引。

一群教会的中国姑娘在欢声笑语中洗衣服。

当时的基督徒极力反对妇女裹足,鼓励妇女受教育,为妇女解放运动作出了贡献。

衡特立一家从中国买了一些纪念品,几年前在德州西南大学还办过一个展览。他们的纪念品可是用自己的钱买的,不象八国联军,是抢的。这些民间保存的纪念品,从某种意义上说也为中华文明的保护作出了贡献。在中国,这些东西大部分被当作四旧烧掉了吧。

老约翰家族史 [1] 里记载了一个有趣的小故事。在南京,老约翰从一个年轻的中国人手里买了一块地,准备建教堂。时值义和团运动前后。年轻人显然受到很大的压力,差点就想自杀了。第二天满头大汗回来请求收回这笔交易。教会理解他的处境,为了缓解和当地民众的关系,答应他收回这笔土地交易。后来有当地人受感动,捐了一块地给教会。

笔者在网上查有关历史资料的过程中看到一篇发表在“浙江社会科学”上的论文[5]。作者讨论了一个当时在湖州发生的一起涉及教会的纠纷,所谓的浙江湖州教案(1902-1908)。被告是传教士韩明德(T.A.Hearn) , 但故事里面也出现了的衡特立的名字。大概案情是这样的:

教会想买一块土地建教堂和医院。官府查不出来这地属于谁的,于是发公告,如果在几个月内没人认领,官府就卖给教会了。后来,没人认领,教会从官府买地,建教堂。这才引起当地乡绅注意。在当时的形势下,这种冲突很可能又是杀人、毁堂—交涉—炮舰—赔款、惩凶这样的恶性循环。但是据这篇论文,这件事最后通过美国驻华法院调解,教会让步,双方达成庭外和解协议。这是当时唯一一个和解的民教冲突。后来教徒沈浪洗将地基一亩连同房屋献给教会。这是一起当时引起全中国关注的案件,在京沪粤各大报纸上连番登载[5]。

也许这是同一故事的两个版本,也许是两个不同的故事。不管怎么样,平心而论,从法理上讲教会没有错,他们完全按中国的法规买到一片土地,而且已经开始建造,这时再冒出原地主过期认领,真没什么道理。教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考虑到和当地民众的关系,宁可自己吃亏,把土地退还。这和笔者看到的一些官方资料,声称教会借助洋人的坚船利炮,在义和团失败后大肆报复,欺行霸市,完全相反。以笔者对教会的了解,这完全不符合圣经的教导,不太可能。

人民网上有一篇讲庚子教难的文章[6],作者指法国天主教北京主教樊国梁办的中法学堂“为法国远征军提供了五十多名翻译”, 因此得出结论: “在运动中被杀的部分传教士实属罪有应得”。这个说法逻辑上有点问题:即使有做翻译,那也是在杀传教士之后(远征军就是因为教士被杀才来的)。不能作杀人的理由吧?

任何一个案子,如果只允许控方举证而不让辩方开口,那这官司不用打了。

老约翰在湖州建的教会,培养出两位中国的著名神学家:赵紫宸,王治心。看年龄,他们应该都是老约翰带领受洗的。教会对湖州的贡献还包括教育和西医学, 建了几个教会学校和一家医院,至今湖州医学业中许多医生护士是基督徒。在文革期间,有教徒仍坚持在家里进行敬拜、查经。

现湖州基督教堂

不能不提一下湖州教案的有趣结局。“湖州海岛教案的历史还原与重新评价”一文作者采访了案发地点(在他贴在网上的大体同样内容的文章用的是“智斗基督教堂”这样的标题,有明显的反基督教倾向)。他发现当年和解后教会在那儿“兴建的大楼,至今仍在使用--湖州市第一人民医院3号楼,人流穿梭,熙熙攘攘,门楣上还刻着1905年的字样;而当初湖州士绅所奋力争取回来的一切,都已经湮灭殆尽”。这样的结局真的令人感慨万分!

最后一张照片:97年衡特立的后代们在长城合影留念。

约翰.衡特立四世讲道时引用了一段经文(他祖母露易丝就是受这段经文感动而去的中国):

“不是你们拣选了我,是我拣选了你们,并且分派你们去结果子,叫你们的果子常存。使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他就赐给你们。”( 约翰福音15章16节)

 

参考文献:

1. Beverly B. Fiske, Hendry.Sedgwick.Sutcliffe.Baldwin: A Family History, 2009.

2. Lois Sells Hendry, Footsteps, 1985.

3. 中西並重:監理會在華事業研究 (1848-1939), 作者:馬光霞, 橄欖出版社:2016.

4. Deke Erh and 86 Shanghai American School Students and Teachers 1937-1949, ed. Deke Erh, Old China Hand Press, 2011.

5. 湖州海岛教案的历史还原与重新评价, 作者:张晓宇, 《浙江社会科学》2015年第3期.

6.“庚子教难”初探, 李志, (人民 网),

 http://www.peopledaily.com.cn/GB/channel1/10/20000929/255421.html

 

注:如果有国内的朋友想看,可以先到美篇:

https://www.meipian.cn/29dkhwz8?share_depth=1
然后从那里转发到微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