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小学的回忆】

(2018-12-15 16:38:38) 下一个

不久前被中学同学周丽光拉入西医附小丙班同学群,一群中年人在回忆那些有的清楚,有的模糊的往事。因为那个动乱年代,学校招生在春季和秋季之间变换过多次,学制五年和六年之间改来改去,还有两个年级合并的事发生,大家的记忆都不确定。小学没有毕业证,毕业没有毕业照,大家在群里梳理着记忆。以下是我提供我所能想起的,发到了群里:

和丙班的同学大多数不熟,原因是我转学离开的较早,所以大家对我没有什么印象。看了很多同学们贴到群里的照片,记忆被一点点唤起。

很多位的相貌,记忆犹新,抹不去的儿时特征在脑海中有熟悉的印象;很多位的大名,朗朗上口,忘不了的儿时记忆在大脑中有凿实的烙印。赵景玲赵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周莉光、尹飞夷、王苏民和我在85中又成为中学同班同学;另外黄菊,许新平,王苏民等几位,我们的父辈都是同事好友。

我记忆比较深刻的是,我是六岁半上的西医附小。因为报名时,我因年岁不够,没被接收。当时还蛮失望的,所以记忆挺深的。还记得非常清楚的是,之后继续老老实实的去上幼儿园,有一天上午,我母亲把我从幼儿园里接出来,去了西医附小,考了个试,然后就开始上学了。

上学期间印象较深的是,放学后不回家,n多次去医学院解剖楼,偷看人体标本。虽心里怕怕的,但还要在同去的叁俩人中,故作镇定,不想被同伙认为胆小,有好几次是没命的飞奔逃离解剖楼。实在回想不起同伙都有那几位,大名是什么了?那位能想起给提个醒。先谢了。另外印象较深的是有一次放学,壮着胆子,趁人多,在五路公交车关门前,挤上总站的发车。在快被挤成照片的状况下,坚持了一站,跳下车就跑。看懂的应该知道这是在逃票。记不清和那位童鞋一起干的这事,只记得此事让我提心吊胆的过了n多天,因为此事如让父母知道,肯定不会轻饶我。

在丙班究竟和大家做了多久的同学,我记不清了,问过我大姐,她回忆说,我应该是在西医附小上了一年半后转学去西北三路小学的。另外记得当时上课时,是要求手背后的。刚转到西北三路小学第一节课时,习惯性地手肯后上课,老师看见后对着全班说,''你们看看人家西医附小的同学是怎么上课的?'',此后他们也被要求这样上课了,估计有不少那个班的同学在恨我吧?谁让我曾是西医附小丙班的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