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刚入校,就在老师和学长学姐介绍下,人人都准备碗带。碗带是用一个毛巾,把两端回折一指宽左右,缝成一个空心的带以便穿绳,然后把毛巾对折,两边缝上形成一个带子,上端空心带处穿上一个绳子,这样碗装入带子后,上端绳子一拉既可收口。刚开始,大家还把碗方在食堂饭厅周围墙上的碗架上,后来丢碗的事件频繁发生,很多人干脆随身携带饭带。 大多数同学吃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民以食为天。任何时候人都得靠吃饭摄取一天所需的能量。如果用四十年前的标准来和当下来相比,那今天交大餐厅可以称得上是天天过年,顿顿盛宴。 四十年前的中国大陆,还处在物资贫乏阶段。粮食和付食品均按人头定量供应,城市人口的粮食定量标准是男32斤,女28斤,特殊工种定量多一些,可到36/38斤。恢复高考后,高校的状况要比社会上好一些。当时的大学生的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学的同班同学们都知道张笑鸣,高克凌,侯京亮,和我参加过交大校田径队的训练。我们是怎样被选上的和我为什么会参加呢?知道这事的人,不多! 我个人参加校田径队的原因有二。一是圆梦,二是挣点零花钱。 圆什么梦呢?其实是圆穿上交大校队队服的梦(不好意思,让看官失望了。不是什么远大理想)。上世纪七十年代中,上初中的我有一年五一节去兴庆公园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募捐--字典的解释和定义是"募集帮助别人的钱、物"。 大学四年,募捐这词在热能九一班经常出现。但不是上面所解释的意思。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景象,一个人,捧着双手在同学们面前游走,嘴里念念有词,当他走近时,能听清是:"募捐,募捐;募捐,募捐"。。。有时此人身后还会跟几个同样嘴里念念有词的家伙。 在热能九一班,募捐实际上是集资,不是为了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学四年,理发没有进过理发店,理发基本上是徐亚东同学帮着给理的。并在亚东指导下,在全班各位的头上练就了一手好的剃头手艺。 以前家里有套理发工具,从小到大,我的头发都是由家母直负责打理的。从上初中开始,母亲工作单位开始发理发票(当时福利的一种,凭票可到指定的理发店以票代钱理发)。打那时起就开始去理发店了,那套工具就被闲置了起来。 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5-12 11:34:05)

今年的母亲节前,看到了梁从诫写的:【回忆我的母亲林徽因】。母亲节这天发到微信朋友圈和朋友们分享。 和母亲通电话后,又把下面的图发到微信朋友圈,祝所有已是为人母的朋友和朋友们的母亲们母亲节快乐!
祝天下所有的母亲们母亲节快乐!
随后,看到同学周丽光发的朋友圈:【没有母亲的母亲节】 这才突然意识到忽略了有不少人的母亲已故去,今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学校里的每一个班,都会有个头和几个为全班大伙服务的“班干部”。“班干部”的由来都会有大家知道或不知道的故事。 我是怎样当上体育委员的呢?知道这事的人,不多。 因为家住西安的缘故,我到校报到较早。在规定报到的第一天的上午,我叫了一个中学的小伙伴帮忙,各骑一辆自行车,一人驮一大木箱,另一人驮一个行李卷来到学校。办完手续,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交大上世纪五十年代由上海往西安西迁时,经特批,进口了二十四台法国摩托车。 交大一直有一个摩托队。知道这事的人,不多! 大二第一学期开学不久,摩托队在九字头各班的体育委员中挑选新队员。挑选那天是在交大车队的院子里考骑自行车绕8字。第一轮过关的人还挺多,接下来是考骑自行车绕8字看谁骑的慢,这样才确定了最终的人选。接下来是上了几次“理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七九年入校后,被“任命”为班的体育委员(以后另细说被“任命”为体育委员的故事)。因为在系里开会和每周早操后汇报出操人数的机会,和系里七字头八字头以及九字头各班的体育委员有了较多的接触。 大一第二学期开学后,交大八字头挑头的各系间的排球联赛拉开了序幕。动力一系的开局状况不理想。一次早操后向系里汇报完出操人数,热能八一和锅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79级是“新三届”中的老三。“新三届”是指文革结束后、恢复高考的头三届。也就是77、78、和79级。这个叫法是相对于''老三届''而言的,既66、67、68级的初中生和高中生。当时的中国社会对新三届寄予过很大的希望,人们都以为这三届大学生网罗了中国的人才,文革十年撒落到社会的才俊之士都集中到这三届里了。国人希望,这群既有丰富的生活经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