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合璧园

脚踏东西文化,手写天地真情
正文

我这是中年危机吗

(2018-04-21 10:29:26) 下一个

原创长篇小说《人间凤凰》32

近几个月来常常做飞翔的梦,我只要双臂一举就飞起来了,像超人似的,飞过山林,飞过田野,那么轻松,那么自由。每次醒来,那份感受都栩栩如生。具有恐高症的我把梦当成笑话说给杰夫听,他一本正经地释梦:你白天感受到的束缚,只好在梦里挣脱。

飞翔之梦叫我想起从前读过的戴望舒的诗句:

“飞着,飞着,春,夏,秋,冬,

昼,夜,没有休止,

华羽的乐园鸟,

这是幸福的云游呢,

还是永恒的苦役?”

曾经,我是只不知疲倦的乐园鸟,高吟云游的快乐。

大学时代复旦校园里流传着三毛的小说,我读得痴迷,满脑子是浪迹天涯的潇洒,异国情调的浪漫。复旦有许多来自世界各国的留学生,我在英语口语课老师的介绍下,教一些留学生汉语会话,由此认识了清纯可爱的日本女孩樱井优子,我们很快成了好朋友,我不再收她学费。我们一起打排球、打乒乓球,一起在留学生楼里喝啤酒、煮日本咖喱饭,一起谈论怎么周游世界。一年后她回日本京都,在美丽的樱花树下向我招手,我毕业后便赴京都留学。日语如牙牙学语般从头学起,日元如苦力般从餐馆端盘挣来,半年日语学校,两年数学硕士,也不知不觉经受了日本女孩“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之熏陶,外表变得甜美,内心依然是争强好胜的。

优子在一家日本商社的中国部做得起劲,却突然辞职结婚,迫于父母压力。她本来等着我毕业后一起去撒哈拉沙漠呢。连小和田雅子,全日本第一号职业妇女都嫁人了,毕业于哈佛,精通英、法、俄语,才华横溢的外交官,与皇太子结婚,从此郁郁寡欢地深居皇宫。

我深怕会自己爱上哪个日本男士,屈服他做个家庭主妇,于是向优子“道一声珍重”,说一声“莎呦娜啦”,到美国读电脑硕士。“流浪”是需要本钱的,我看好电脑专业将给我带来的经济基础。

要不是遇见了杰夫,我恐怕还是一个不知身在何方的老姑娘。杰夫说要不是遇见了我,他大概还是一个热衷各种新科技的nerd。结婚前我们曾雄心勃勃地计划每年去几个国家,谁知婚后很快就有了朱丽娅。我们的心竟然就被一个小小人儿给安定下来了。

我和优子一直保持着联系。她婚后一连生了四个小壮丁,在朱丽娅一岁的时候特地从日本飞来庆生,我们看着一屋子活蹦乱跳的孩子,不禁感慨万分,当年在复旦校园里的豪情万丈如今都败给了奶瓶尿布,却也不后悔做了母亲。我几乎每年都飞去京都看她,顺便采购衣裤鞋帽。在美国很难买到合我身材和口味的衣服,我又喜欢日式淑女职业风,穿着精致时尚的优子很热心做我的“形象设计师”。

回想在美国第一家公司的工作,就连简单的人名都成了每日的挑战。顶头上司是Christine,她的秘书叫Kirsten,两位彼此不合的同事偏偏一个叫Kristy,一个叫Kirsty。新工作对于大脑的压力不说,连舌头每天都得紧张地打转。好在年轻气盛,充满奋斗的激情,为了生存。后来有了家庭,工作添加了母爱的动力,为了给女儿提供最好的条件,身心在事业和家庭之间穿梭。劳累的时候,对丈夫或女儿愧疚的时候也想过回家做贤妻良母,可是下一个目标又来了:父母的房子,表达孝顺的心意;争取更大项目的挑战,展现自己的才华……目标一个接一个。工作成就感逐渐成了我的红舞鞋,我穿着它旋转,欲罢不能,跳上一个个高度。

到了如今,每天清晨起身,即使百般不情愿地拽着双腿出了门,红舞鞋的惯性也能带我进入公司,在一杯杯咖啡刺激下的亢奋中长袖起舞。

好些美国女同事们生了孩子便辞了职,专心做起贤妻良母。虽然我心底里承认做母亲是一个崇高的职业,但很不甘心只是在家相夫教子。我也并非是个胸怀大志的女强人,因从小受到“妇女能顶半边天”的教导,以为自强自立就是和工作职位、收入连在一起。忙碌的职场生涯叫自己变得越来越务实,追求个人和小家庭的幸福才是实实在在。多一份收入,就可以买到多一份舒适的房子;多一份收入,就可以为女儿多攒一份大学学费。

况且,公司里谣传罗伯特要提拔我做副总裁。高科技行业的女性本来就少,做到管理层的女性更少。我那些在硅谷公司的工程师女友们说起各种歧视女性的“潜规则”都有一把心酸泪。我庆幸自己遇上伯乐罗伯特,努力工作也是因为怀着一颗感恩之心。

可是为什么越来越觉得,如今的职场生涯是永恒的苦役?当上副总裁又怎么样呢?本来期望从乔布斯的传奇人生得到inspiration,却失望了。他伟大的目的达到了,打造出卓越的产品和公司,但手段是我不屑的。我不在乎公司,而在乎人,我太在乎人的感受了,自己的,他人的。

有没有一个工作,叫我每天早上欣然出门、富有新鲜感的工作?我问杰夫。

“Honey,你的问题可能是你过去太注重目标,你完成了一个个生活上和职业上的目标,目标到手你倒有了失落感。”杰夫有些旁观者清地替我分析。

“像你这样过一个容易满足的人生也不错啊,我为什么不能满足?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有一个爱我的丈夫,有一个可爱的女儿,还求什么呢?”

“我不是容易满足,我是知足!”杰夫抗议,“我在我喜欢的技术方面精益求精,不在乎爬corporate ladder,可是我支持你的野心。你可能只是你这些年来工作太累了,休假一段时间看看。”杰夫又大度地补充到,“你想去中国多久就多久吧。”

前两天听到风声,罗伯特要卖公司。我不相信,公司就像是罗伯特的孩子,好不容易培养他长大成人,怎么舍得卖掉。有同事好心劝我此时不宜请假离开,但我还是决定带朱丽娅回国看望父母更重要,罗伯特会理解的。

公司批准了我两个半星期的假期,我将暂时结束苦役,要去幸福地云游一番。

小说前文链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露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感谢!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顶!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