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合璧园

脚踏东西文化,手写天地真情
博文
儿子的高中校友A君有着一份亮丽的履历,目前在斯坦福法学院就读,本科毕业于耶鲁大学的他,无论在耶鲁还是斯坦福都获得了大大小小的奖项和头衔,显然是精英教育的成功典范。因此不久前被请回高中母校,向即将毕业的学弟学妹们演讲。 A君慷慨激昂的口才令人佩服,然而演讲的内容却令人不得不质疑这种精英对美国社会是福是祸。 “Fightforsocialjustice”(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
(2018-05-19 08:45:05)
原创长篇小说《人间凤凰》35 母亲终于开口了,缓缓地说:“陈年旧事了,我曾经有过一门娃娃亲,那是你外婆在我一岁的时候定的,对方是邻村的,大我三岁。” “娃娃亲?妈,你有那么老吗?”我惊讶地口不择词,那个词不是属于遥远的年代吗?属于电影里的故事吗?怎么会发生在母亲身上? 母亲苦笑:“娃娃亲在四十年代还没消失。解放后,我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8-05-12 15:57:55)
原创长篇小说《人间凤凰》34姐夫欧阳笙原是个小提琴手,有一头浓密微卷的黑发,白面书生的模样加上瘦长的身姿,浑身散发着艺术家的气质。他当年在音乐学院读书的时候,有一次开小提琴演奏会,姐姐去了一“听”钟情,用她的话来说“琴声美得令人窒息”。欧阳笙也很快被这个拥有感性美和知性美的医学院女生吸引住了。交往一年后的大四年间,欧阳笙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8-05-04 23:20:25)
原创长篇小说《人间凤凰》33七月中旬,我和女儿飞到了南城。尽管从父母口中听说了南城日新月异的变化,家乡的新貌还是令我惊艳了。城市宛如成长的巨人,林立的高楼向着天空昂首。巨人的两臂横扫之处,一个个新城区梦幻般地崛起。巨人的双脚伸入的地下,是横贯全城的地铁。好一个现代化的大都市,只有大街两旁依旧挺立的绿树浓荫叫人依稀认出当年“近南风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8-04-21 10:29:26)
原创长篇小说《人间凤凰》32近几个月来常常做飞翔的梦,我只要双臂一举就飞起来了,像超人似的,飞过山林,飞过田野,那么轻松,那么自由。每次醒来,那份感受都栩栩如生。具有恐高症的我把梦当成笑话说给杰夫听,他一本正经地释梦:你白天感受到的束缚,只好在梦里挣脱。飞翔之梦叫我想起从前读过的戴望舒的诗句:“飞着,飞着,春,夏,秋,冬,昼,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4-15 10:05:38)
原创长篇小说《人间凤凰》31 奶奶从来都是和欢乐连在一起的。在奶奶家度圣诞节是她每年翘首以待的日子,大卫和爱丽丝一家也会过来。大家都愿意挤在婆婆的小房子里,哪怕睡在过道里。我们会在圣诞节这天吃到HotChickenSalad(热鸡沙拉),众口交赞的“世上最好吃的鸡肉”,婆婆一年只做一次的Powell家传统圣诞晚餐。我特地向婆婆讨了她的祖传秘方食谱,烤给来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如果你还认为美国是个男性霸权的社会,那你的观念已经落伍了。越来越多的事实和数据都表明美国男性正在走向衰落。看一看男性成长的各个阶段吧。从小学到高中,各个学校里女孩的成绩普遍胜过男孩,而且她们更守纪律,绝大部分受学校处分的学生都是男生。男孩被诊断为多动症的概率是女孩的五倍之多,沉迷于电脑游戏和手机游戏的男孩日益增多,大学校园里,女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9)
(2018-04-07 10:08:55)
原创长篇小说《人间凤凰》30朱丽娅星期一开始放暑假了,杰夫跟她商量去陪奶奶住一阵子,老人家最近听上去身体欠佳,说话有气无力,却硬说自己没事,只是累着了。朱丽娅撅着嘴不太乐意的样子,说考虑考虑。杰夫脸一沉,我知道朱丽娅还在跟他赌气。星期五的晚上,杰夫接到一个电话,只听他说:“Yes,PastorHope,mymotherhadastroke?……Howbadisit?……I&rs[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4-01 08:33:22)
婴儿自呱呱落地起就会渴望爱,如同渴望食物一般。人心似乎生来就是爱的器皿,缺少爱,人性就会扭曲,这在现实生活中的例子比比皆是。人为什么需要爱?爱的源头又在里? 答案不在风中飘,而是在《圣经》里。爱是需要对象的,爱与被爱才得以施展。《圣经》里的神告诉我们,他三位一体,圣父、圣子、圣灵彼此相爱,其奥秘虽然无人透解,但奇妙的爱由此而来。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3-31 11:03:43)
原创长篇小说《人间凤凰》29瑞雪约我到星巴克喝咖啡。一定是喜事临门了,我猜。她的男友是住在上海的中国作家,前不久俩人相约到夏威夷度假,是在那里订婚了吧。见到瑞秋,发现她瘦了一圈,原来圆圆的下巴变尖了几分,看来减肥成功了。“夏威夷之行浪漫吧?他向你求婚了?怎么求的?”我兴奋地问。“求婚?”瑞秋一脸苦笑,“我们分手了。”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