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合璧园

脚踏东西文化,手写天地真情
正文

折磨女儿的新爱好

(2018-03-18 20:43:44) 下一个

原创长篇小说《人间凤凰》26

女儿连续两天忙到半夜,演讲稿比预计的难写,因为她怎么也压缩不下八分钟。“八分钟怎么可能讲得清楚?”女儿泄气,“这么多重要的历史!光是近代,美国卷入第一次世界大战,就是因为破解了德国发给墨西哥的密码;美国赢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因为日本没办法破译美国用Navajo(美国西南部印第安人土语)写的密码。我特地在youtube上学了几句Navajo,可以让评委印象多么深刻,可是看来没时间卖弄我的语言天赋了!”

“长话短说是不容易啊!”我建议,“多用视觉替你说话吧。”

“我也这么想,还好今天下午三脚架到了。妈妈,可以再请你帮个忙吗?”

“请说。”

“每个参赛的学校都需要有家长去义务做评委,内森的妈妈原来打算做评委,可是后来又说那天不能去了。我们学校不出一个义务评委就不能参赛,你去做评委好吗?”

“我怎么行?对美国演讲比赛规则一窍不通,叫你爸去吧!”我很为难。

“爸爸本来就不乐意我去演讲比赛,我不去惹他。妈妈,你行的,你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妈妈!你是世界上最乐于助人的妈妈!”女儿甜甜地说。

“你这是给我戴高帽啊。”看着女儿满脸的巴望,我心软答应了。

“我这就告诉内森,我们有评委了!”女儿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只好跟杰夫道歉,原来计划这个周末陪杰夫打高尔夫球的,他失去了女儿这个棋友,对周末棋赛也不起劲儿了,正在发展高尔夫球新爱好。

他叹口气:“记得吗,爱丽丝的老二挪亚很迷演讲和辩论比赛,一直比到全国大赛,去年拿了个全美辩论赛冠军,成就可喜,但是很花费时间,挪亚幸而是homeschooling才有那么多时间钻研。”

我眼睛一亮:“对啊,我怎么忘了!那爱丽丝一定做过评委。”

我连忙给爱丽丝打电话,先问她大女儿的消息,离家出走的贝卡仍然无音无讯。爱丽丝听到朱丽娅要参加演讲比赛,兴致高了起来,跟我分享经验:Homeschooler的赛事也是靠家长们义务做评委,在比赛之前会给新手评委们简短的培训,讲解各个比赛项目的形式和要求,评分标准会在评分表上详细列出,评委们的主要任务是给每组的赛手们排名和写评语,指出每个人的长处和需要改进的地方,这样赛手们既得到了鼓励又有了努力的方向。赛手们通常一个题目讲一年,每场比赛都是一次磨练,擅于吸取经验和教训的赛手会精雕细磨,从地区赛、全州赛层层升级直到全国大赛。

“你是说赛手们的名次、晋级就靠素人评委们的意见?”我不敢相信。

“对。”爱丽丝理所当然地答。

是啊,这是在美国,决定一个被告命运的评审团不都是普通老百姓吗?选举不也是靠普通老百姓投票吗?唉,来美国多年了,意识形态还在更新。

我禁不住对评委一职满怀期待,有空就在网上搜寻美国高中演讲赛的信息,把罗伯特和公司的事暂且抛到脑后。

 

周四下班回家,看见女儿坐在客厅里发呆。

“演讲都准备好了?”

“白费劲了!这个周末没有我参加的比赛项目。”

“怎么会呢!不是内森建议你选Informative Speech(信息型演讲)的吗?”

“他其实不太懂演讲赛,因为他参加的都是辩论赛,俱乐部大多数人参加的也都是辩论赛。参加演讲的连我三个人都是新手,那两个人报的是另外的项目。内森今天给我们大家报名的时候才发现没有Informative Speech这项。”

“那个内森真是的,自己不懂瞎指挥什么!那负责俱乐部的老师呢?”

“老师更不懂,他只是名义上的负责人,这个俱乐部是学生自己运作的。”

“朱丽娅,你下了这么多的功夫准备!”女儿昨晚又是过了凌晨才睡的,“现在打算怎么办?”

“怪我自己,事先没好好研究就急着上阵。内森说我可以改报Expository Speaking(说明型演讲),只是不能用任何视觉材料帮忙,那怎么行,我的题目不用视觉讲不清楚的。他又提议我报Interpretative Reading(解说阅读),说比较容易准备,我就答应了。”

“那个项目怎么比?”

“运用至少不同的两种文学方式,讲解一个主题。”

“你只有今天和明天准备,来得及吗?”我替她着急,“那你主题选好了吗?”

“没有!Despair(绝望)!  I’m filled with despair!”女儿带着哭腔。

河狸女儿压力山大,我不能急,要给她减压,于是努力挤出笑容,半开玩笑地说:“那主题就选绝望吧。你读过的小说里有没有感到绝望的人物?”

女儿望着我,暗淡的脸庞慢慢地绽放出笑容:“妈妈,你真伟大!”她跳起来噌噌噌地上了楼。

约摸五分钟后,女儿下楼来,得意地向我挥着一本书。

那是她几年前读的小说,一个十一岁女孩的自述。Melody身患肌肉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到了十一岁的时候就只能动双腿、双臂和双手的大拇指。别人都以为她又哑又笨,直到有一天她得到了一个奇妙的机器Medi-Talker,靠着大拇指在Medi-Talker上打字,她终于与外界沟通了。人们才发现,她像著名物理学家霍金一样,身体瘫痪,头脑却异常聪明,并且过目不忘。她进入了学校智力抢答竞赛队,和队友们一路过关斩将,获得了去华盛顿DC参加全美大赛资格。她和父母兴奋不已,打点行装。去DC的航班因暴风雪取消了,她的队友们却没有通知她,提前飞去了DC参赛。是怕她碍手碍脚耽误时间,还是嫌她瘫痪在轮椅上的模样丢脸?被队友们抛弃,又没有任何航班能让Melody赶上比赛,她和父母都心碎了。第二天Melody挣扎起来要去上学,疲惫不堪的父母望着窗外的大风雨百般劝阻,小妹妹Penny因感冒在哭闹,爸爸因手腕受伤不能开车,患着头痛的妈妈刚刚接到电话要她去医院加班,倔强的Melody执意要出门。妈妈只好把女儿搬进院中的车子,自己坐在驾驶座上。

朱丽娅选读的悲催一幕从这里开始。爸爸在门口挥手告别,转身进去了,一个小身影却钻了出来,只有Melody看见了。她惊慌极了,踢啊叫啊,舞动胳膊,如魔鬼附身,只换来妈妈的吼叫:“住嘴!住手!你疯了吗?”以为女儿在胡闹的妈妈启动了车,慢慢地倒车,车窗都蒙着雾模糊不清。绝望中的Melody拼出吃奶的力气喊叫,去抓妈妈的手,妈妈更生气了。她从来没有像此刻那么渴望能说话,能告诉妈妈:Penny就在车后!这时爸爸冲出了房子,问妈妈Penny在哪里。疑惑的妈妈下了车,看到Penny被车撞倒在地的惨景,发出长长的惨叫……

还记得那时我和女儿一起含泪读完了这本书。

以绝望为主题的另一种文学方式,朱丽娅锁定了诗歌,可是,她绞尽了脑汁也找不到一首合适的。

“你自己写一首吧,以你现在绝望的心态。”我这玩笑一说出口,就招来了女儿的瞪眼。

“去问咱们家的‘wise man’?”我建议。

“爸爸说不定正幸灾乐祸呢!会帮忙我的演讲赛?他还是恨不得我去下棋的。”女儿撅起了嘴。

“爸爸怎么会见死不救呢!”我拉着女儿去找杰夫。

杰夫听完我们的陈述,沉思了几分钟,就吟出一首诗:

“在一个黑暗的时候,眼睛开始看见

我在渐深的幽暗中遇见我的影子

……

 一个堕落的人,我从恐惧症爬出

心灵进入其自身,上帝进入心灵

个体成为一体,在狂风中自由自在”

杰夫解释,这是美国诗人西奥多?罗特克的《在黑暗时间里》。诗歌以黑暗开头,又以黑暗萦绕着整首诗,然而结尾带上了光明的尾巴,因为忧郁症缠身的罗特克在述说灵魂由黑暗走向光明的痛苦经历。

杰夫为表达诗歌意境的低沉和淳厚之音显然引起了女儿的共鸣,她当即决定采用这首诗去比赛,满怀感激地给了爸爸一个拥抱。

我要杰夫多给我讲讲罗特克的诗,他的眼角起了笑意:“你早就听说过他的诗了!‘I knew a woman, lovely in her bones/When small birds sighed, she would sigh back at them(我认识一个女人,她可爱到了骨里/当小鸟叹息,她会一同叹息)’。”

我捶他的胸:“原来你一直在盗用他的诗向我献殷勤!”

 

到了周五傍晚,朱丽娅匆匆吃了两口饭就回到她的房间。快到九点,她终于下楼来,却是满脸泪水。

“怎么了?”我诧异。

“我明天不去了!没准备好。”

“可是你已经报名了。”

“我本来就是新手,还没有时间好好预备,明天肯定讲不好的,我不想去丢脸!”

小说前文链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露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又送鼓励来了,感谢!
露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曼儿' 的评论 : 哇,啦啦队上门了,叫人心里暖洋洋的!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文笔真好!问好!
小曼儿 回复 悄悄话 很喜欢,引人入胜,加油吧!等待着
露得 回复 悄悄话 很高兴你跟读!那我就继续写下去。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好小说。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