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马波原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正文

拜金女(四)

(2018-05-02 05:49:45) 下一个

四、四岁女孩的忧伤

2015年的夏天,索菲亚已经是个漂亮、可爱、聪明的小女孩。粉扑扑的小脸很耐看,越看越让人觉得可爱,透着灵气、聪明劲、大气,还有点富态,脸上长着不少细微的淡黄小茸毛,在特定阳光射角下,显得更加生气勃勃,充满原生态的美。四岁的幼龄,已经有点亭亭玉立之感,是个美人坯子。孩子乖巧、安静,从三岁开始,一个人就可以坐在桌前安安静静吃食、做妈妈布置的数学题,在iPad上看动画片、玩电游好几个小时。

安妮晚到了。贾皓问她为什么,她说,今天是孩子的生日。

索菲亚的脸上没有喜悦,缠绕着丝丝的忧愁,在她这个年龄不应该有的。

对不起,又忘记了。有什么活动吗?他问。晚上带她去吃饭。她答。

光吃饭是不够的。这样吧,今天就别上班了,带着孩子去个好玩的地方,让她挑选。Cedar Point是个不错的选择,让她肆无忌惮的疯一回。我觉得,她内心深处有股压抑感,你得让她释放。或许,时不时的尽情疯一下,就能解决问题。毕竟是孩子,心思不该太深。这是我的礼物,你拿去给孩子买点她喜欢的玩具。对于这个年龄的孩子,最重要的是开心,是一种有人在乎的感觉。人家的孩子有爸爸有爷爷奶奶一大家子,咋们这样的移民的孩子,原本就有不少的孤单伴随,对索菲亚更是。你没看她的脸色,一脸的父爱饥渴。你多哄哄她。贾皓说。

你直接给索菲亚,好吗?安妮说。

当然。说完,他转身走向孩子:索菲亚,生日快乐。来来,给伯伯一个大狗熊抱。说着,他紧紧的抱起羞答答走来的小索菲亚,将她抬到空中,摇晃了几下。随后在她的小脸上湿湿的贴上好大一个吻印。放下索菲亚后,他递给她张票子说:这是伯伯给你的,让妈妈带你买个喜欢的玩具,回来后给我看看,好吗?

索菲亚点点头,没有说话。贾皓能从孩子的眼角看出一丝的开心。

你最想要的礼物是什么?要不要伯伯帮助你寻到?他问。

索菲亚摇摇头,依然没说什么。刚才的开心立马消失,孩子明显的有心思。

他对安妮说,孩子的心思太重,对她的成长不利。这个年龄应是没心没肺成长才对,得开开心心的阳光。你还得用心,带着孩子多和其她同龄的孩子一起玩,而不是让她陪着你去购物。我知道,你的寂寞需要排解,孩子的更是,而且应该优先于你的。实在不行,就带着孩子去购物中心的玩耍场,那里经常有不少的孩子在玩。让她和那些不认识的孩子混在一起,最重要的是气场和气氛,那样的天真烂漫,会慢慢改变她,唤醒她心灵深处的童心。

安妮点点头,眼神里带着认可。这不是第一次,他对她这么说。孩子很小时开始,安妮就向他请教该怎样带好孩子。自己虽然做了母亲,但怎样成为一个好母亲,却没有太多意识。

贾皓继续说,今天的孩子似乎不是很开心,是不是你训斥了她?她非常害怕你不高兴。头几天,她坐在那里吃饭,我问她好不好吃,她摇头。我再问她,不好吃为什么还要吃?她说,妈妈会不高兴的!这句话听起来感觉凄凉,而不是乖孩子很听话。你不应该也不可以让孩子生活在这类恐惧,害怕失去之中。

前几天,她也对我说了类似的话:不听话,瑞(贾皓)会不高兴的。她还害怕你不高兴呢。

如果这样的话,你就得异常敏感和尽可能回避才对。孩子太敏感,特别是在大人对她的感觉上。应是典型的缺乏父爱的结果。短期内,不要在寻找替代品上花太大的期望,那种事是可遇不可求。最关键,还是你自己对孩子的态度。孩子的成长,每一步都至关紧要,就像季节对于植物,你没有太多的犹豫时间。贾皓说。安妮也一直基于他的建议调整自己的教育和培养方式、方法,至少安妮在口头上是这么说的。他则从孩子的表现上来观察安妮做的效果。到目前为止,似乎不是很理想。

这几天,她一直在问爸爸在哪,爸爸是谁。今天早上还在要挟,不带她去找爸爸就不起床。我很耐心的给她解释,她还是不高兴。

你不会对她说,不听话,妈妈就不要你了吧?如果这样的话,可就是绝杀!我觉得,对于现在的她,世界上最重要的,恐怕就是有人在乎,有人爱她的那种感觉。所以,你得强调这种爱,得让她感觉这种爱的存在,而且还是无条件的,不管她怎样做!不应该以爱为要挟孩子听话的条件。节假日和生日什么的,提醒我一下,我准备点小礼物给孩子,让她开心点就好。这样的年纪,不会在乎礼物的贵贱,数量可能比质量更重要,关键的是那份感觉。孩子嘛,多哄哄就好。

贾皓没有说出来的 是,可千万不要将你孩儿时代的那份孤独和绝望感,传递给孩子!才四岁的 孩子,整天阴沉着脸,可不是好兆头。

贾皓第一次见到索菲亚是在三年多前,她还睡在婴儿车里,看到第一眼就喜欢上。

贾皓喜欢孩子,大家都知道,雇员,还有很多经常来的顾客。他的两个孩子就是他亲手带大的,就此积累了不少的经验。每一次,只要是看见有幼儿的到来,他都会乐开花,自己也变成小顽童,旁若无人的逗孩子,直到看到乐呵呵笑个不停为止。有时,对付不苟言笑的顽固分子,在使出全身力气后才意识到,他会转身责怪孩子的母亲:你到底给孩子吃了什么药啊?!弄得大家一阵哄笑。自己身边,都是喜欢孩子的年轻女人,十五个白人外加三个越南裔,他的十八朵金花,他这个查理的十八个天使。白人女孩在十八岁到二十四岁之间,年岁大些的是三个越南女人安妮、汉娜和米娅。

见证了越长越漂亮、越来越可爱的小索菲亚后,贾皓更加确信安妮曾经是个漂亮、性感的女人,现在看上去也不差而且还年轻。三十多岁的女人不能算是剩女,美国社会也没有剩女概念。很多人长期同居,最终没有结婚也过的不错。美国十六岁以上男女一半的单身率,和稳定和谐的社会现实,就是统计数字上的佐证。由于来自社会和家庭的约束少,结婚、离婚成本低廉,婚后轻率离婚的也不在少数。婚姻作为形式,虽然国家在税收上有些经济上的鼓励,却不会对所有人产生强大吸引力。对女性的保护,父亲对孩子必须承担义务的认定,没有婚姻也差不到哪。在越裔族群里,同居生孩子,不结婚,是更加普遍的现象。

安妮早就意识到孩子缺乏父爱和对父爱的渴望。她自己也需要一个有担当的男人为自己分担生活中的烦恼。她也一直在很用心的寻找替代者,做孩子的后爸。但是,她的努力没有获得预期的结果,反倒是为自己赢得一个拜金女,随便和男人睡觉的随便女人的 不雅名声。

贾皓也能看出,安妮在努力,但是却一直觉得,她努力的方向不对,着眼点有问题。

手下三个越裔女人中,个性相对稳定、成熟,文化素养较高的是汉娜。汉娜是来美国之后,自己基本上安稳时,回越南和大学时的初恋结婚。像她这样的女人,回越南找个男人的案例,贾皓见到的是唯一。贾皓觉得不解:在美国有这么多的越裔男子,为什么不就近找?为什么等了好多年才回越南?大学时代的恋人,对于她的感情到底有多深?越南男人真的会因爱而很在乎女人?

面对这些问题,汉娜说,自己刚来时拿的是加拿大枫叶卡,需要时间转为美国绿卡。自己都没有站稳脚跟,怎么考虑个人问题。再说,在这边遇到的越裔男人没有靠谱的,且基本没文化,清一色高中混毕业继续在社会上混。她拉来的男人还是本科毕业,两人间还有段恋情。

汉娜长相普通,在三个女人中最弱。身材倒是最高,却也高不了多少,还是较典型的越南南方体型。贾皓和汉娜交往了好几年,却从来就没有见过她的丈夫。他在南边十几英里的小镇打点着一家小店。孩子相关的事物都是安娜一个人的工作。

按2013年的数据,越南约9500万的总人口中,男性占50.2%,女性占49.8%。越南有54个民族,主体为京族占总人口的87%,也就是很多人认为的携带远古时代中国人血统的那些人。可在越南,他们早就不被认作华裔,充其量只是东南亚那一带生活的古代人的后代而已。华裔被划归只占13%的少数民族之中的大约十三分之一的部分,总数不到百万,接近总人口的百分之一,在越南各民族人口数量排名中排在第八位,是个很小的少数民族。当年越南政府一次次的排华,今天应该说是已经获得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华裔人口数量上的可以忽略不计。

在1975年攻陷南方之前,来自北方的男性伤亡较大,那时候的战斗人员,今天也基本上都在六十岁以上。随后的国内政治环境的安定和经济稳定,让新出生的男女性别比例慢慢趋于正常化。今天的出生比例男女比在1.07,稍高于正常的1.05。15岁到64岁之间人口的男女比为0.99,女性稍高,应该主要体现在年长部分的男少女多。65岁以上的人群中,男女比例仅为0.63,非常明显的男少女多,应该就是战争结果的体现。

一句话,在年轻和壮年的越南人口中,不存在女多男少的畸形状态。反倒是,越南承接了中华文明中的重男轻女,慢慢的,男多女少的状况开始出现,并且变的越来越严重。

很多中国人到越南旅行,看见西贡街头多数都是靓丽的越南年轻女性,就自以为是的断定,在越南有着严重的男少女多现象存在,很多漂亮的女人也是因为这种宏观上的劣势,而最终找不到婆家。这种判断实际上并不真实,甚至就是错误的。

贾皓的疑问,实质上也带着女多男少的暗设前提:既然如此,回到越南去寻找丈夫,会不会更加的困难,拥有更小的挑选余地?倒是在美国,他见到的情况,似乎是女多男少。但是,这个状态的真实性,没有获得数据上的确证,他也怀疑就是准确的。

安娜的丈夫就是普通的越南京族人,既然安娜可以这样处理,安妮是不是也可以?何况,安妮的经济条件可是远高于安娜的。虽然安妮口口声声说想找个华裔,从越南的人口构成看,也不是很现实,更没有必要。在越南,平均而言,华裔比京族更优秀,是说不过去的,应该是中国人自己的臆想。贾皓很多次这样想,也问过安妮和安娜。

哪有那么容易。安妮回答说。言下之意是,安娜的情况特殊。

你知道的。安妮的问题不是有没有男人和在哪里去找男人。安娜的意思是,安妮的问题在于她的个性,她得先改造自己,可是却做不到,就此才有了死循环。

在贾皓眼里,安妮是个非常矛盾的女人。远没有瑞秋她们说的那么坏,拜金女什么的。本质上,她不应该需要钱,或者说,金钱对于现在的她,不应该也不可能成为最重要的选项,特别是在挑选男人的时候。满眼所及,普通的美国蓝领阶层的中老年男人,没有几个拥有她那样丰富的财富。而且,她还是个比较善于理财的 人,有能力让资产保值甚至是升值,在这点上,鲍尔都远不如她。杰克和克里,就更不在一个等级。

看着索菲亚忧伤的小脸,贾皓心里难受,也觉得对孩子不公。他觉得,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应该是安妮和约瑟夫和好:改善关系,一起来承担养育孩子的责任,就像自己经常看到的美国离异夫妻一样,分手归分手,养育孩子归养育孩子。两个大人感情的终结,和对孩子的爱,不应该有矛盾。

头年圣诞节前夕,贾皓就努力过,特别的约了约瑟夫来好几次,以在生意上帮助约瑟夫作为代价,劝说他承担做父亲的责任。结果并没有获得想看到的结果:约瑟夫打死也不想和安妮有任何交集!理由是,安妮是个不可理喻的人,自己宁可死也不愿和她有交集。

死亡和亲情,孰重孰轻,看来约瑟夫早就想好了,也做好了选择。贾皓觉得。那么,为什么会严重到如此的水火不容?走到这一步,两个人之中,应该至少有一个是魔鬼才对,否则无法解释这样的选择。孩子无罪,更何况,这个孩子还是个聪明、懂事、听话、可爱的小姑娘,谁会对这样的 孩子如此的狠心?有好几次,贾皓都有收养孩子的心,可是,他也身不由己,好多事情也不是一个人可以说了算。不过,如果他真的做的话,自己的两个女儿倒是不反对,只是预先警告说,他别打让她们做看护孩子的事,不想当babysitter。

在贾皓看来,约瑟夫也不是一个恶魔,充其量只是个不愿意承担责任的男人,很多越南男人都这样,似乎没有长大也不想长大,他只是普通的男人一个而已。那么,问题很可能还是在安妮这边,正如约瑟夫所说。或许,安妮身上还有更深层次的妖魔,贾皓没有看出来?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