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翔的原创小说

汪翔的原创,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博文
(2017-10-17 06:28:40)
1938年2月中旬,南京城。 惠子等人为即将归国的松井石根送行,气氛压抑,回国后的松本将再次退休。战事正在紧张的进行,松井觉得自己有余力而无用武之地,满身的感慨。惠子觉得也是,像他这样谙熟中国政治、文化,又充满军事才能的帅才,在日军指挥官中并不多见。 坐下后,惠子又仔细的用鼻子吸了吸,在分辨空气中分子成分的不同。刚才来时,走在已经被清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10-16 04:47:07)
就在凝雪海他们无计可施的时候,鬼子的后面飞来一排密集的子弹,有两个鬼子抱着枪,哇哇叫着从山坡上滚下来,滚到他们面前,死了。凝雪海和黑大个快速的从鬼子身上取下子弹,拿着鬼子的三八大盖开始寻找剩下的鬼子准备射击。还没有等到他们反应过来剩下的鬼子已经坐着汽艇,快速的从江中飞走了。妈的,这鬼子反应怎么会这么快?!黑大个骂了一声。估计是特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15 04:41:02)
第三章故人再过招 南京城。国军统帅蒋介石昔日的好友,今日的侵华日军统帅松井石根,正在得意自己的成功:总算实现了改变历史的理想!年近花甲,原本已经退役,却被召回,并被派往上海指挥淞沪会战,这位日本著名汉学家的儿子,日军军界有名的中国通,受命日本上海派遣军司令官,在最关键的时刻让日军得以扭转乾坤。他将这人生最后一次扬名立功的机会,视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14 09:28:35)
11月5日,日军成功登陆杭州湾迫使国军从上海撤退。11月12日,日军发起追击。国军虽然在南京周边地区构筑有防御工事,但是,心里已经不再计划玩命抵抗的蒋介石,心领神会的部属,自然知道该怎么样应对了。从13日开始到12月13日首都南京沦陷,区区一个月一场关系国家存亡的对阵,以国军三十五万之众的伤亡,外加十几万在大屠杀中被当羔羊宰杀的,给日军带来大约两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13 05:53:16)
1937年11月4日傍晚,太阳西斜,缓慢坠落,将天际的海洋映射出大片的火红。 初冬的天气,晚上已经有点寒冷。留守大金山上的国军班长老袁头,站在哨卡哨兵的身旁,用望远镜认真的瞭望远处的海洋。晚霞真美,他不止一次这么唠叨着。除了翻滚不停的波涛,时不时呼啸的海风,一切都如往常。 上海方向依然炮声浓浓,浓密的烟云和火光,旧的后又出现新的,一直没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12 09:34:57)
第二章与故友对决 南京保卫战。 日军攻击南京的部队一部来自沪派遣军,从上海方向沿长江和沪宁铁路,北部追击。另一部来自从杭州湾成功登陆的日军第十军,从嘉兴再从太湖以南进行包抄,南部追击。 日军在上海的外围常熟、虞山、福山一带遭到国军顽强阻击,一度陷入僵持。连长阵亡后邓春来带着所在连剩下的弟兄们在常熟继续阻击。此时能拿得起枪的不过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10 05:06:44)
第一章战火中相识(3)长江北部,安徽境内,国军临时战地医院。凝雪海幸运,没被击中要害。昏迷,因为失血过多和几天连续苦战带来的极度疲乏。子弹取出后安静的休息了几日,他醒来,感觉好了许多。凝雪海撤出南京不久,日军开始屠城。从13日始,日军在南京和周边进行了长达六周,肆无忌惮的抢劫、强奸,和对平民与战俘的屠杀,制造了“南京大屠杀惨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谈金钱观 如果我没有记错,这应该是位于克利夫兰市区的凯斯西部大学培育的第一位本科生,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此前,曾经在那里获得硕士学位的爱德华,也获得过诺贝尔经济学奖。 至此,凯斯西部大学拥有十七位校友拥有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头衔。 两个人的获奖成果也蛮有意思:前面的爱德华(2004年获奖,1964年获得运筹学硕士,随后在卡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09 05:27:33)
第一章战火中相识(2)医院。整个晚上,女子一直守卫在凝雪海病床前。多数的伤病员已被转移,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刚刚送来的和伤势很重的重伤员。姑娘看了看周围的景象,意识到不对头。直觉似乎在提醒她:做手术取出子弹再走,恐怕来不及。医院此时已经没有会做手术的医生。在包扎好,休息了几个小时后,她也因太困坐在病床前睡着了。等到她醒来时已是半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08 06:38:19)
第一章战火中相识(1)1937年12月12日傍晚,南京。沦陷前夜。城区四处乱哄哄的,到处都是像无头的苍蝇在流窜的人群。中尉连长凝雪海,带着两个随从,正急切的向前赶。杂乱拥挤的人群里,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子格外显眼。朴素淡雅的穿着打扮,标准的学生发型,年轻秀丽充满生气的脸蛋,在一群阴沉着脸,垂头丧气带着绝望,满身尘土,土布裹身的男男女女里面,像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