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马波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博文
(2019-06-09 05:36:58)
见了你,我就可以回去了。小崔对小雪说,他还记着自己的校园,喜欢这难得的安静。 啥?回去?你和我一起回。我不放心得看着你。她半撒娇半请求带着强求。 那行,我就陪着你。你和我一起回北京,现在这时的北京更安静。我们可以到处走走、玩玩,可以再去北戴河,逛长城游香山,每天都可以去校园后不远的颐和园。他说。 她却坚持着:这时候不能回北京。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06 11:01:04)
乘客帮忙将他的破旧自行车推下公交。雨停了,天空依然阴沉沉输送着压抑。不远处就是南开大学的学校大门。门卫只是例行公事的问了问,哪里来,干什么,找谁,再看看浑身依然湿漉漉的他,就放行,还给他指了指方向。他对这里已经相当熟悉。找到女友所在的宿舍时,远处钟楼上正午的钟声刚好敲响。 将自行车靠在门口台阶的栅栏边,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想让自己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05 12:01:30)
六月六号,是他计划逃离北京的日子。校内路上的行人稀少,几乎所有的人都逃了,他不能不逃。大门也已开放,只是进入的盘查依然紧。早上六点多,他在校内的小店买回些饮料和食品,准备带着路上吃。他做好了在中途待上一晚的最坏打算,就此流浪一回,也没有什么。 听说他要骑车去天津,却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走。老北京的赵姐,先前催他赶紧离开现在又不知该劝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6-04 05:18:08)
吃完饭后他去附近的小摊买了北京和天津地图各一张。回到宿舍,他将两张图拼在一起,试图找出连接地,很快就看到了同样的地名:通州! 嘿嘿,他笑了:这不就得了!先向东南,从长安街穿越天安门,再沿着干线向东南天津方向,很快就能骑到,一天的时间,足够。 看看表,两点多,估计教授已经完成午睡。他出门,骑着破车,在校内的教工住宿区很容易找到蒋教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03 05:15:53)
一直很擅长于让自己安静的小崔,却无法让自己安静下来,心情烦躁,坐立不安。 晚上十一点多,神秘兮兮跑回来的小白,气喘吁吁,脸色苍白,站在昏暗的走道中央,历来伶牙俐齿能言善辩的他,有点结巴的对外语系的罗云慧女士说:好可怕约,死人死人了。连说话都变成了家乡的语言。 小白说的眉飞色舞:就在木樨地,他当时躲的快,子弹就在身旁飕飕的飞。动作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02 05:23:42)
随着八九年春天的到来,小崔心头的压抑感慢慢的在消失。那个春节,他选择留在学校读书,准备英文。从意识到已经被G教授拒绝之后,他就开始将注意力放在准备留学需要的各种考试上。就在这时,改变他人生轨迹的两件事发生:一个女人的出现,和一股政治暗流正在演变为汹涌澎湃的洪水。 自从四月中旬的一件意外事件,对突然逝去的总书记的悼念开始,北京的政治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01 05:28:29)
就在大家说,考分应该已经公布之后又过了一个月,小崔还是没有看到自己的成绩。 他问H教授是怎么回事,自己是不是应该去经济系问一问。 教授说,问了估计也没什么帮助。在系里面,没有人敢挑战G教授。他犹豫不决,应该有他自己的考量。宋老师说,教授之间,也不会相互制衡,也制衡不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考虑。看来你还得等,再等等吧。 H教授说话一直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31 16:12:51)
教研室主任是快六十岁的宋副教授,经济学院H教授的夫人。搞西方经济思想史研究的H教授在国内学术界的名气很大。他很喜欢这个年轻人,就是因为宋老师。 宋老师待小崔特别好,经常邀请他去家里坐坐,聊聊天,讨论些生活和学术问题,还用各种水果招待他。在老太太眼里,这个年轻人思想活泼,有见识,她总能从他这里听到有意思的新见解新观点。老太太的两个孩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30 13:08:20)
听说你最近很忙,又考博又留学。田主任说。 消息还挺灵敏。你神龙见头不见尾的。 我可是你的教研室主任。人高马大的田主任看上去一本正经,小崔却知道是开玩笑。 副主任,副的。小崔纠正。 学院开会时讨论了你的申请。 主任说的是留学,他知道,如果没有领导认可,花费不菲的结果依然是白费力。别说出国,他大学时代的同学,很多人想考研究生,都因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29 12:16:16)
八九年六月,二十五岁的崔宗闲已在人民大学教了三年书,几个月前出版了专著。他觉得这是自己对人大的第一个大贡献。在将新书亲自递到学院赵院长手里的时候,院长特地拿出老花眼镜,仔细的翻阅,颇为兴奋:出版专著很难,对于年轻学者,更是难于上青天。 好,好,不错。院长有点激动。 院长读不懂他的书,他也没有做多大的期望,有多少人会真正的读明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