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跛脚母亲(62)-- 三个孩子多一个

(2017-10-08 16:38:35) 下一个

 秋天时, 有一天父亲出差石家庄, 来学校看我。 我当时想让他把我母亲给我的
一条呢子西裤带回去, 因为那时候半大孩子们都只穿宽大的军裤, 西裤看上去太
讲究, 太资产阶级。 而且母亲比我高许多, 她的裤子我穿不起来。我说: “还是
把这裤子拿回给我妈穿吧。”  可父亲马上来了一句: “不行, 她穿不的。” 我
当时觉得挺奇怪的。 明明她自己的裤子, 怎么会穿不的了呢。 父亲走后,我脑子
里不知哪根筋搭错了, 突发了一个念头: 我妈不会是怀孕了吧。 当然, 这只是一
秒钟闪过的一个念头, 马上连我自己都忘记了。 


几个月后, 学期结束, 我回家过寒假。那时地区已经盖起了职工宿舍,他们已经
不在铁道边的银行小院里住了。当我快走进家门时, 居然听到一个婴孩的哭闹声。
我一时竟然怀疑是不是走错了门, 或者哭声是从这屋里出来的吗?我试探着迈进屋
里,朝里屋看了看, 果不其然, 一个陌生女人怀里正抱着个孩子。 我立马想起几
年前我看母亲在胳膊上吊线看脉猜男孩女孩的情景, 想起父亲说我妈穿不了她自己
的裤子。原来我妈她还真的是又生了一个孩子, 我又多了一个弟弟。我只是奇怪暑
假回家时怎么就一点没看出母亲肚子大
了呢。 


多少年前,街道来人了解计划生育情况时, 父亲曾经说过一句: 一个孩子少, 俩
正好。现在仨孩子了,多了一个。于是在上户口时, 父亲就给小弟按这个意思起了
一个简单的名字: 多。不知道这多出来的孩子是计划之内, 还是意料之外。我从来
也没好意思问起过。


整个假期怎么过的都忘记了。 只记得家里酒柜上备着几袋奶粉, 我每天要帮着冲
奶粉。因为母亲没有奶水喂小弟。从来没干过这个活, 动作慢点母亲就会着急,奶
凉了或者热了母亲也会着急。又没少看母亲耷拉脸。但是弟弟长得又漂亮又可爱,
跟我年龄又相差那么多,我丝毫也不迁怒与他。


母亲真是有心人, 会过日子的人。 我和大弟小时候的衣服居然都还留着呢, 也许
是出于喜欢。的确那纯棉针织带图案的连脚裤放在今日都不过时,但在当时是根本
没有地方能买得到的, 我也是出国之后才见到卖,国内就是到了九十年代初市面上
也难见到。 不知母亲当时是从哪里买的,难怪一直都当宝贝似的留着。我对此印象
深刻, 因为这些小衣服小弟穿过之后母亲又保留了起来, 十几年后传给了孙子,
 而且儿媳妇还喜欢的不得了, 因为跟别人家孩子穿的是差样的。


当时因为家里没有老人了, 母亲出了产假要上班。 于是从老家接来一个表姐帮忙。
 人们都会以为,乡下来的妹子应该皮实,从农村到城市应该欢喜。城里吃的远比乡
下好, 母亲还让父亲给她买新衣服。 可是这个表姐到我们家来却一肚子的委屈。
兄弟姐妹十几个, 她排行第几也不记得了,反正是挺远的, 在家还有点剩宝贝儿,
甚至比我还娇气。没干过什么活,从小又没离开过家。所以一下子到了我家很不习
惯, 又不敢说。 就一个人跑到院子外边抹眼泪儿。有热心肠的邻居或者下班回家
的职工看见她在墙边上哭会过去问她怎么了。 搞得我父母, 尤其是我母亲非常难
堪。母亲说, “也不知她是怎么跟人家说的,别回头让邻居还以为在咱家受了虐待
似的。” 母亲还是很在意在外人眼中的形象和声誉的。最后不得不让父亲把她又送
回老家,走时还给带了好多的东西。之后另请了一个年长的女人来家里当保姆。管
吃管住还外加保姆费。


母亲说, “你这个表姐来回来去光折腾钱了, 还没能指望得上。” 算算账, 路
费加上买东西的钱够好几个月保姆费了。母亲心疼钱了。 因为那时候钱又开始紧了。

自从姨舅都自食其力后, 母亲只是在偶尔需要时给他们寄点钱或者东西。 父母两
个人的工资养一家四口人,在当时生活水平下,我们家在经济上应该说很宽裕了。
刚刚过了几年松快的日子。但是自从有了小弟,奶粉钱加保姆费,开销陡曾,生活
一下子又紧张起来。 廊坊地区刚刚开始建立, 生活设施, 供给都不健全,我们那
里连送牛奶的都没有。而且当时奶粉也不好买。于是就托人四处买奶粉。 结果一下
子征集来太多的奶粉, 一时竟然又成了负担, 没有足够的钱还人家奶粉钱。是叔
叔给父亲送钱来救了急。 寒假结束时,叔叔跟我一同乘火车离开, 临下车还单独
又给我留了十元钱。叔叔那时还是单身, 工资也高。 而且叔叔从来都是慷慨大方
之人, 谁家有困难他都会出手,我家有难时自然更是鼎力相助。


直到小弟都断奶了, 还有不少奶粉没有喝完。 于是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父母亲让
我也喝牛奶, 当营养品喝。 开始还喝不惯那个味道,恶心想吐。 后来慢慢习惯了
就一直喝了多少年。一段时间里,因为总有人以为我们家还缺奶粉,总还会想着给
我们稍奶粉来。 即便后来没人再给我家稍奶粉了,父亲自己买奶粉也已然成了习惯。
 后来我上大学父亲去看望我时一是给我带奶粉, 二是给我带巧克力。


我一个人在石家庄上学, 家里每个月给我的生活费足够花的。我很少张嘴找家里要
钱, 也从来也不会要求家里给我买衣物。 一般该买的东西都是父亲帮我买了。而
且父亲很有眼光, 很会审美。他买的衣物一般也都很讲究。我什么也不缺, 所以
也无须张嘴要。那年冬天好像新出了一种反毛鹿皮高腰鞋。 我看一个同学穿着特别
好看, 就特别想买一双,回家后几次去商店看。 第一次张嘴要东西, 鼓了很大勇
气。可跟母亲念叨时母亲只问了一句,“ 多少钱一双?” 然后就没下文了。我以
为她压根儿就不想给我花这个钱。 母亲不说话时总让人感觉紧张。 我自打懂事后
就总爱看母亲的脸色, 她若脸色不好看我连话也不敢多说。我自己也看到家里当时
的确挺困难的,所以就没敢再提起。 


直到了开学的时候。临走时,母亲给了我十五快钱后, 又拿出另外一笔钱说: “你
不是说想买双鹿皮鞋吗。 那就回去自己看着买一双吧。” 完后还又加问了一句,
“ 够吗?” 我当时感到有一点惊讶。 母亲居然还记得我说的事情。只是当时无法
答应我。我想, 母亲一定也是纠结了多日, 到我临走时才突然决定的,还是满足
了我的心愿。家里一般花钱的事情是父亲去做,但管钱的事情还是母亲作主。母亲
曾经经历了多年艰难的生活,所以很多年里母亲都要精打细算地过日子。 好不容易
生活宽裕了。但多出一个孩子后, 生活又回到了从前。这件小事让我明白了,无论
怎样, 她都还是很心疼我这个女儿的, 只是嘴上不说, 表情上也从不流露。 也
许是生活让她变成了这个样子。 她总有要发愁的事情, 又老是憋在自己心里不跟
人说。所以有时让人感觉难以亲近。


但是, 老来又得子, 是母亲一生中不多的几件快事之一。 对此, 我确定无疑。
因为我之前从来没有看见过母亲跟孩子这么亲, 这么有耐心,家里这么有欢乐。 
尽管之后生出太多的矛盾和冲突,生活发生了太大太多的变化。但是那几年, 家里
因为有了小弟气氛都不一样了。


只可惜, 我第一次给自己买衣物, 还不大会选择, 加之太心急, 买的鞋子并不
是我看别人穿的那个效果, 所以也不是很喜欢穿。 几个月后, 我到油田工作, 
就把鞋子送给同伴当气焊工工作鞋穿了, 一天工作下来就千疮百点了。浪费了母亲
当初那份苦心。母亲若知道我在家境不好时还如此不懂得爱惜财物, 一定会非常心
疼的。

跛脚母亲(61)-- 父母终于团聚了 

跛脚母亲(59)--下干校让孩子独守空房

跛脚母亲(58)--没辱父命, 把弟妹拉扯成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