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跛脚母亲(61)-- 父母终于团聚了

(2017-10-07 06:28:08) 下一个
 曾经的天津专区隶属河北省和天津市双重领导,以天津市领导为主,专署驻天津市。
66年天津重新划为直辖市后,天津专区改为天津地区,隶属河北省。69年,天津专
区机关迁入廊坊镇, 改名为廊坊地区, 所在地改为地级市。父亲因此随单位离开
天津, 迁往廊坊。

转眼到了七零年下半年。 母亲所在的五七干校开始遣散职工。母亲被分配到了省电
台。 这样的分配想必是已经考虑到了母亲的特长和能力的。应该说是很好, 很理
想的一个分流去处。我是几十年以后才知道当年有这样一个分配。如果当时我就知
情,我会劝说母亲留在石家庄,留在省直单位。那时母亲的出身问题解决了,母亲
又有文化艺术方面的喜好和特长。在电台工作远比她到基层去工作有更大的施展能
力的空间, 她也应该有机会被得到重用。母亲的后半生也就会完全的不同了。


可是, 自从被派去四清工作队,母亲跟父亲已经六,七年没有在一起了。不知何故,
是父亲没有考虑远走省城, 还是因为他下一级单位不能上调省城。总之, 是母亲
最后放弃了留在省城, 放弃了电台的好工作, 决定下调到父亲工作的单位, 为的
是与父亲团聚。父亲之前从省行调到财政局工作多年, 到了廊坊之后他和母亲都落
在了银行。父亲还是搞农金, 母亲还是做计划和统计。就像五十年代初他们刚刚考
入省行工作时一样, 一切又都回到了原点,重新开始。只不过此时, 两人都已是
各自岗位上经验丰富的骨干了。

调令下来那天, 母亲要到邮局给父亲打电报, 告知他哪天到廊坊。 那时天色已很
晚,也没有公交车。也不知家里的自行车什么时候就没有了。母亲正发愁怎么去。
我贪玩的时候学会了骑食堂的三轮车, 就自告奋勇地拉着母亲去邮局。平时自己骑
着空车在院子里玩时不觉什么,撞到树上车摔倒了扶起来还接着骑。可拉着母亲这
一路我感到力不从心, 主要是我的腿没有力气,蹬的太费劲。我觉得母亲好沉好沉
的。 又怕扶不稳把又撞到哪, 把母亲摔着。我还不敢说我骑不动了, 把母亲撂在
半路上。我不知道最后是怎么把母亲拉到邮局的。 只记得,浑身湿透,这辈子都没
有那么的累过, 包括在农村割麦子, 挖猪圈,和起猪粪, 所有最累的农活。真可
谓, 用尽了洪荒之力!


母亲走后,单位就把房子收回了。母亲走前把我先是安顿在W家住了一段时间。后来
是父亲来省城出差时, 跟学校申请的照顾,让我搬到了学校的教师宿舍。母亲当初
没带我一同走时考虑到我在省会上中学条件相应好些。 另外,廊坊地区一直是跟随
天津市的设置。 当时有一个寒假升学和暑假升学的时间差。


自从母亲下干校我一个人过日子, 母亲每月给我15块钱。 食堂的饭无论怎么吃,
最多花费12块。剩下的除了买生活日用品就是我的零花钱。从我开始上小学, 手里
就总有点零花钱, 少则几分, 多则像此时的几快。所以, 我从小就比较会买零食。

 

寒假我回家。 第一次去廊坊, 跟去五七干校一样, 不知道地址。 下了火车就打
听银行在哪里。 那时的廊坊就只有火车站前的小广场和一条主商业街, 很容易就
打听到了银行所在地。 就在铁道边上的一个小院里。几排平房, 前边是办公室,
后边是宿舍。每天无数火车从旁边驶过, 轰轰隆隆的声响不断, 震得地都在发颤,
有时还汽笛长鸣。我晚上睡觉死, 睡着了就啥都不知道了。 大人们则经常会被火
车声吵醒。


不过我还是挺喜欢这个小院落, 主要是喜欢那个带屋檐的大门, 象老式的大宅院
的门, 虽然里边不是四合院。
出了院门就是小街, 各种小商铺, 还有沿街摆卖的小商贩。从来没有住在这样一
个环境里, 出门就逛街, 感觉即新奇, 又有意思。让这第一个陌生小镇的寒假过
得丰富生动, 有来到趣的。特别是小姨从内蒙回来也在这里待了些时日。 一如既
往地, 有小姨在, 我的生活就感觉有了更多的欢乐。 当然, 离别时又是一番难
舍难分。


寒假回家时, 母亲告诉我, 爷爷去世了。叔叔最后一次探亲时, 爷爷很舍不得他
走,之后就病倒了,再之后,人就不行了。我当时听完居然没有任何反应。 在那个
年龄, 对生死的感觉很淡漠。 也许是因为还不懂, 也许是因为不够亲。人们都说,
幼年丧母, 中年丧妻, 老年丧子是人生最悲哀的三件大事。 可我在几十年后的今
天,在我母亲去世后再反回来看时, 我却想说, 我的幼年和晚年整是反的。如果
在我十几岁之前, 甚至在我幼年时,如果父母哪一个离开我的话, 我可能没有什
么感觉的, 我不会像现在这样如此的伤心欲绝。 因为那时候, 我习惯了他们不在
身边的一个人的生活,死对于我来说只是另外一种他们离开我的方式, 并不会产生
更大的冲击。当我一个人在大街上转悠无所事事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的父
母。像我这样一个多愁善感的人能说出这样的话, 一定有人会觉得很惊讶,会责备
我挺冷漠。 但事实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并不总是因为我们在血缘上是亲人,
 我们就一定在感情上比跟其他人更亲。经历, 处境,都是会影响到关系亲疏的因
素。真正和父母从感情上开始亲近是在我成年之后。


回学校时, 母亲把她带了多年的一块小坤表给了我, 说一个人有块表好看时间。
一个十五, 六岁的孩子带表, 在当时还真是绝少有的事情。 碰巧的是, 差不多
跟我同一时间, 学校里住进另外一个学生, 一个比我小一岁多的男孩子。 我们同
年级,不同班, 寒假从家回来也带回来一块手表。由此, 让师生们引伸出各种想
象力,编排出不知是善意还是恶意的扉闻。这也是我自己的故事。

 

跛脚母亲(59)--下干校让孩子独守空房

跛脚母亲(58)--没辱父命, 把弟妹拉扯成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