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跛脚母亲(68)--隐瞒病情, 强做欢颜

(2017-10-14 11:00:54) 下一个
 因为有弟弟陪床, 我晚饭后就返回学校了。
当我再次去医院看望父亲时, 刚走到医院大门口, 就看见弟弟在那里转悠。 我以
为他是出来过过风, 病室里空气味道实在是不好闻。 弟弟看见我来了, 急忙迎了
过来,说, “咱爸的化验结果出来了, 是癌。” 弟弟说话声音很平静, 但我当
时就傻眼了, 眼泪不由自主地就涌了出来。虽说很少听说到癌症, 但至少知道,
那是不治之症。尤其是三十几年前, 抗癌的治疗手段和医药远不如现在先进。  
我脑海里马上显现出父亲刚做完
手术时那消瘦虚弱的样子。我真不知父亲他能不能
支撑得住。 更糟糕的事情是, 医生说, 因为当时手术是以梗阻来做的, 规矩是
切除病灶最小尺寸。而如果知道是癌症的话, 手术应该采用保守切除法, 两端至
少要多切一尺。 这意味着, 癌变细胞未必切除干净。  


弟弟告诉我, “咱妈已经来了。 我们决定这病得先瞒着咱爸, 否则依咱爸现在身
体状况恐怕很难挺过这一关。妈让我在这迎你,就是让你先有个思想准备, 千万别
在爸面前带出样来。”


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把眼泪忍回去。 在外边又多待了一会儿, 让弟弟看基本
看不出曾经哭过的样子, 然后跟我弟一前一后地往医院楼走去。


在单位的要求下, 医院给父亲换了一间较大的单人病房。病房里, 母亲在那里神
态平静地坐在父亲床边。 屋里还有另外几个人, 是父亲单位派来轮流陪床的。 他
们跟母亲在一起还有说有笑地, 气氛很放松。我一路上都在紧张, 怕一会儿到病
房会忍不住哭出来。 看到这样一幅情景时, 我也受感染了,也装做若无其事的样
子跟大家打招呼, 跟父亲说话。 


九点多钟, 单位来陪床的人让我母亲先回旅馆休息。 我也跟着母亲出来。
一路上母亲没说一句话。到了旅馆, 一进门, 母亲坐在靠里边的床上, 我坐在门
边那张床上。还是没有说话。母亲不看我, 我也不敢正眼看母亲。 两个人就这么
低着头坐着, 开始是默默地掉眼泪, 几分钟后,两个人都忍不住, 失声痛哭起来。
哭过一阵之后, 两个人好像都感觉好一些了。还是什么都没说, 我们洗洗就睡下
了。 


这是我第一次见母亲流泪。母亲从十几岁起开始养家,多少难都过来了,也练就了
内心的强大。不仅外厉内也刚, 恰似男儿,有泪也不轻弹。但是面对重病在身, 
不知能不能活过来的父亲, 母亲此刻也忍不住了。父亲那年五十岁, 医院的人都
说太年轻了, 太可惜了。言外之意是, 父亲存活的希望不大。


后来母亲说到那天那个夜晚时说,她在想, 为什么命这么苦, 好不容易困难日子
都熬过来了, 生活好了。 父亲却在此时病倒了。万一父亲最终不治怎么办。特别
是,家里还有一个那么小的老儿子, 这让母亲无限牵挂, 也更伤心。老儿子是母
亲内心最柔弱之处。想到了最坏点, 母亲又重新找回了坚强。


第二天一早, 我回学校上课, 母亲去医院。还像头天一样, 强做欢颜, 去陪伴
父亲。

我们要让父亲觉得自己的病没那么严重,我们要用乐观的精神状态来感染父亲,给他
抗病的力量.

跛脚母亲(67)--乐多生悲,父亲住院了

跛脚母亲(66)--一份真正有价值的荣誉

跛脚母亲(65)--家里的不和谐之音

跛脚母亲(64)--宠爱孩子终将尝苦果

跛脚母亲(63)--顾家的女儿

跛脚母亲(62)-- 三个孩子多一个

跛脚母亲(61)-- 父母终于团聚了 

跛脚母亲(59)--下干校让孩子独守空房

跛脚母亲(58)--没辱父命, 把弟妹拉扯成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