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跛脚母亲(51)--文革初期

(2017-09-24 08:24:22) 下一个
母亲来得比其他人晚了将近一年。那时单位里早已经有了不少自发结合的群众组织,
都以什么什么战斗队为名。 既然是群众组织, 只要不是被揪出来的阶级敌人,每
个人都有资格参加。母亲选择了一个平时关系不错的同事组织的战斗队,队里的那
些人都是我熟悉的叔叔和阿姨。她也跟其他人一样戴上了红袖标。破天荒, 母亲第
一次也成为一个政治运动中的参与者, 而不是等着挨批接受思想改造的对象。那时
我年龄还小, 看不懂也不关心他们大人们整天都在忙活什么, 甚至有时还要晚上
加班加点。母亲字写得好, 有时在单位会看见她在抄写大字报,也不知是什么内容,
就只听到围观的人里有人夸母亲字好。


于是在父亲单位里发生的那一幕也在母亲这里发生了。那天母亲晚上去单位加班,
让我们待在家里把门插好。我们姐弟俩到点困了就睡下了。母亲完事回来后无论怎
样敲门, 敲窗户都不能把我们俩叫醒。大半夜的,母亲弄出好大的动静招来很多邻
居来帮忙。 窗户很高, 几个男人不知费了多少事总算把窗户打开了。我迷迷糊糊
睁了下眼, 似乎看到窗户开了, 屋里,窗外好多人。 然后就又睡过去了, 直到
早上。


这回轮到母亲说了,“ 如果半夜有人进屋把你们抬走, 你可能都不知道!”差不
多半院子的人都给吵起来看热闹了, 我居然还睡得那么香。母亲有点后怕。

 

如果说文革期间母亲还做了点什么兴趣之事的话, 那就是参加文艺活动。母亲一如
既往地喜欢唱歌。文革期间各个单位都组建文艺宣传队, 在单位演出, 到大街上
宣传, 或者参加各种文艺汇演。 母亲出身不好,批走资派, 抓阶级斗争基本轮不
上她。但她有那样一个总想积极上进的心, 所以只能力所能及地做些其他事情。所
以, 母亲对参加文艺活动特别地上心,是宣传队的骨干分子。母亲的文艺特长也终
于有机会得以发挥。她拿出年轻时当音乐老师时那样的热情,帮忙选题材,排练节
目,指导年青人演唱,协助组织演出。 她还跟着一起参加大合唱。 站在一群人里,
而且是后排,不会让人看出她腿有毛病。 那时, 各种名目的活动多, 庆祝集
会多,再加上节假日,演出自然也多。


记忆里,无论大人还是孩子们, 那时期好像都“玩”得挺“HIGH”。尤其是我们孩
子们, 哪里有演出就跑到哪里去看。 即便是后来,派性斗争到了不可调和的境地,
有时进去看演出要自报派别,如果发现是对立派的就会被阻止, 甚至有些麻烦。但
我们还是不管不顾地到处钻空子去看。


那年月, 大街上到处都是高音喇叭, 尤其我们宿舍大院后边就是个中学,整天都
在播放各种革命造反歌曲。 即便不刻意去学唱, 稍微有点音乐细胞就可以学会。
我年少时所有可能发展的才能都被在大街上疯跑掉了,唯有音乐的细胞没有被浪费
掉。 我不知不觉中唱会了几乎所有当时流行的歌曲, 毛主席诗词歌曲和样板戏。
母亲还托人在北京给我买了一套样板戏丛书。 里边有当时流行的所有样板戏的戏文
和唱段。 我每天在家没事干时就跟着收音机唱, 无论大小唱段, 我一一不落的都
会唱。


母亲在单位练节目时, 我经常会跟要好的朋友们去看热闹。 有时母亲就建议让我
也唱一段样板戏。母亲为我会唱那么多的唱段而引以为荣,她特别希望我在众人面
前展示一下, 或者也出个节目。 但可惜, 我从小连大声说话的时候都少, 嗓子
根本没有喊出来。 虽说戏是唱的有板有眼, 有腔有调的,但我嗓子太小,自认为
登不了大雅之堂, 上不了台面。所以每次我都推脱,无论人们怎么激励, 我都不
肯献丑。 母亲对此一定非常失望。回家她就会说我,还不如小时候大方呢! 的确,
小时候在幼儿园那么受老师推捧,让唱就唱, 一点也不扭捏.

 

文革前后, 北方有很多地区粮食供给不足。中央一直在致力于解决南粮北调问题。
水灾,干旱,再加上派性斗争导致运粮受阻, 农村一些地区一度曾出现粮食短缺。

一天傍晚时, 母亲把我们两个孩子叫到会议室, 表情非常严肃地说, 今天晚上咱
们不回家了, 一会儿去食堂买饭,你们就在会议室等着我, 别四处乱跑。 我回家
一趟拿点东西就回来。后来我看见母亲拎了一个大包袱回来,又在里边装了些刚从
食堂买的面食。再后来, 我从窗户看见母亲带着一个女人从大门出去。 

好多年以后, 说起那天的事情, 母亲说, 是老家的静姐, 就是之前说的姥爷接济
了她反到被埋怨的那个静姐。因为家里缺粮食吃,一路要饭去保定找到了我母亲。
母亲怕她要饭要到家属院去,自己脸上不好看,也影响了街坊四邻。 所以就没敢
带她回家, 也没敢让她见我们这两个孩子。我的确见过到家里要饭的。一手拄着个
棍子,棍子上挑着个小包袱,另一只手举着个碗。 敲开门就把碗伸过去说, 行行
好,给口吃的吧。一般就是给口干粮人就走了, 再去下一家敲门要。虽然人们大都
有同情心, 但是肯定也不喜欢总有人到家里来打扰。 所以母亲没把她带到宿舍大
院也是有她的道理的。母亲一个人回家找了些衣服还有粮食让她带走了。不久我们
跟随省会又搬到了石家庄。后来就再也没见到静姨来。94年大舅回老家祭祖时, 正
赶上静姨在内蒙当干部的儿子也回家。 他一再说当年都是沾了君姨的光。 在危难
时刻得到救济, 感恩不尽,一辈子忘不了。 这让母亲又想起了49年回老家的情形。
同是危难的时候, 欧舅的无情无义也让母亲也铭记了一辈子。

我刚到保定时就发现大院里的孩子差不多都会骑自行车, 经常结伴出去。于是我就
跟母亲说也想学骑车。那天中午吃完饭, 母亲跟我一同出来, 从车棚把车推出来。
银行大院外边是一块很大的空地。母亲想帮我学车。 一般孩子学车, 老爸, 或
者年长的哥姐在后边扶几次就可以找到感觉自己骑了。可我没哥姐, 父亲又不在身
边。母亲扶着后车座让我踩脚蹬子向前滑行。可母亲腿脚又不利索,还没等我骑到
车上她就跟不上了。我没法让母亲来帮我扶车, 只能自己一个人练。我先是练滑行,
后来又练把另外一条腿从大粱下穿过去, 踩在脚蹬上,两脚前后摆动。之后再练
偏腿上车。 不知摔了多少次, 不知去了多少次修车行。 最后总算是可以上马路上
骑了。 好多好多年以后发现, 很多人都是先骑在车座上, 然后离地的那支脚在脚
蹬上向前一踏车就出去了, 貌似非常容易。 我不知母亲当年一晚上就学会了骑车
是不是就是用的这样的方法。 她个子高, 腿长。 我那时不够高, 26的自行车我
够不到脚蹬子, 不能直接骑在车上。


每次我把车摔得骑不了了, 跟母亲说时我都提心吊胆地,怕挨她说。 但是母亲在
这事上倒是一次也没有说过我什么, 只是跟我一起找修车铺去修。大部分时候是侧
摔, 一个脚蹬子摔变形而导致不能蹬骑。如果父亲在, 也许他自己就有力气用什
么工具扳过来, 而母亲做不来。 至于我自己摔破了哪从来不跟母亲说也不会给她
看。 有一次在马路上骑得太快, 突然不知何故失去控制,连车带人急速朝对面马
路牙子撞去。还好, 那条马路很宽, 虽是主干道却没什么车和人。 当时一个念头
就是, 完了, 车可能得毁了。全然没有想到自己,眼睛一闭,撞将上去。我以为
车轱辘如果被摔变形车就完了, 即便可以修也要花大钱的。 当我爬起来时, 发现
车子摔得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只是自己的两个脚
指头被车子某个部位撞击
得血肉模糊, 疼痛不已。我坚持着把车推回家, 自己把脚包扎好,然后告诉母亲
得去修车。而母亲根本不知道我的脚摔得有多残。

跛脚母亲(50)--随省会再次搬迁

跛脚母亲(49)--学校停课了

跛脚母亲(44)--换换风水人能增寿

跛脚母亲(43)--姥姥走了

跛脚母亲(42)--在姥姥家

跛脚母亲(34)--一家之主 

跛脚母亲(33)--总是要进步的

跛脚母亲(32)--屋漏偏逢连夜雨,与老家的恩怨

跛脚母亲(31)--爱美之心

跛脚母亲(30)--三,五反运动

跛脚母亲(29)--镇反运动

跛脚母亲(28)-- 把一家人带出北京

跛脚母亲(27)--银行清高

跛脚母亲(26)--无法感恩, 可怜的小姨

跛脚母亲(25)--家里的人都爱唱

跛脚母亲(24)---姥爷和戏,小妈

跛脚母亲(23)---姥爷去世

跛脚母亲(22)--乡村女教师

跛脚母亲(21)--十七岁养家

跛脚母亲(20)--老家回不去了

跛脚母亲(19)--生活开始艰难

跛脚母亲(18)--改朝换代

跛脚母亲(17)--靠家吃饭

跛脚母亲(16)---赌气辍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lumin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cme' 的评论 : 小时候有点蔫大胆,也比较能忍。 .
acme 回复 悄悄话 你好坚强啊
lumin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我用了玩和HIGH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当时那种气氛.在小孩子眼里, 那时候的确哪哪都那么热闹. 虽说那都不是什么正事,但也不伤害其他.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当城里人"HIGH"的时候, 你门的口粮从那里来呢? 你们当年的"HIGH"和现在平壤人的"HIGH"没啥区别. 苦的是农村人. 但共产党自有办法, 农民不得随便进城(有户口卡着),外国人也不能随便去农村采访.....
我1978年去城里上学,离城不远处仍然有"外国人止步"的牌子.
---------------------------------------------
""记忆里,无论大人还是孩子们, 那时期好像都“玩”得挺“HIGH”。"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