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跛脚母亲(50)--随省会再次搬迁

(2017-09-21 17:19:30) 下一个

67年春节前父亲把我们从老家接了回来。因为爷爷带我们到农村的大姑家待了些日
子, 着了一身的虱子。 把我们领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清理虱子。 父亲让我们洗
澡, 然后把我们的衣服拿到阳台上抖落, 之后都用开水烫了一遍。头发则是用汽
油洗的, 说这样就可以把虱子憋死了。可是汽油的味道好多天都去不掉。

不知什么时候, 大院的一层平房上加盖了一层,多出了一倍的住户。住房也重新进
行了调整。我们家分到了外院二层紧挨着楼梯那间,舅舅和姨也搬了过来, 住在我
们隔壁。住房面积比之前大出许多。楼梯入口处挺大的空间也成了我们家私人用地。
可以放煤和炉子, 还有杂物。我和弟弟还可以在这个角落里玩各种游戏, 砸杏核,
 摔元宝,踢毽子。。。而其他人家都要把炉子和其他物品放在过道上。


院里的小工厂高音喇叭里不停地播放着各种和文革有关的节目。环形的走廊成了孩
子们游乐的天堂。半大孩子们整天在楼道上跑来跑去, 从外院跑到里院,从楼下跑
到楼上, 还喊着口号,唱着当时正在流行的革命歌曲。本来就很狭窄的过道更显的
嘈杂混乱和拥挤不堪。特别是做饭的点上,磕磕碰碰自是免不了的。大人们看着闹
心,嫌孩子们碍事。时不时的就会听到有人在楼道里大喊一声,“别跑了, 看碰着!”
 可孩子们玩的乐在其中, 哪里消停的下来。大院里从早到晚,嘈闹声不断。


小舅在家的时候拉胡琴自娱自乐。 一天, 突然想起什么似的, 他说要教我。我一
直以为学琴是个挺复杂的事情。 但是小舅只给我说了两种弦的把位后就让我试着拉。
结果我很快地就掌握了手位的技巧, 而且举一反三地拉出许多简单的曲子。这让我
对学乐器的兴趣大增,也没心思上外边瞎跑了。只要小舅不在, 我就把他的二胡拿
来练习,越拉越着迷了。


没多久,母亲从四清工作队返回天津。 
此时天津市已经重新划为直辖市, 而河北省政府及直属机关都已在66年搬迁到保定
市。家属大院里还有不少人家没有搬走,因为家里有年龄大点的孩子,把他们都留
在了天津。 而孩子小的家庭大都已经全家搬走了,但房子并没有人收回。所以基本
上都是留给自己的亲戚或者熟人。我们家的那间后来就让小舅和小姨住了,他们那
时已经是,或者接近成年人了,不能跟马上就要结婚的大舅住在一起了。再后来他
们也都上山下乡走了,房子就给了父亲的朋友。大舅住的那间在他们支援三线走后
留给了他的徒弟。那时候人们对房子是没有财产这样的概念的。多少年后, 当家里
人再想返回到天津时,早年的房子早都不知了去向,无法要回。原本可以给自己留
下的窝自然也就没有了。 


春节过后, 我们随着母亲也搬到了保定。父亲帮我们打好行李, 送我们到家, 之
后他一个人返回天津。父母接着过两地分居的生活。走之前我们参加了大舅的婚礼。

 

母亲对保定一点也不陌生。 离开将近十年又返回来, 一切都还是老样子。 这次,
我们住在北关市银行宿舍大院里。 这里过去曾经是银行学校, 住房就是过去的教
室。所以家家户户的房子都很大, 很敞亮。与之前住过的大四合院不同, 这里的
房子都是一排排的。 前几排房子有两个门洞。大门右手还有个小胡同, 可以进到
我家那一排后边的房子。 我们家就住在带有门洞的那一间。双扇的大门, 两边各
有两个木制的一直通到房顶的大窗户。家具还是单位发的最基本的必需品, 床板和
桌子, 椅子。除了母亲自己睡的双人床外, 还给我和弟弟每人搭了一个单人床。
即便是有三张床和一个很大的桌子,房间里仍还显得很空当。母亲不知从哪里弄来
点木料, 自己钉了一个简易的两层小架子, 四周是用纱布做的帘子, 用来放炊具
和餐具。一个新家就这样收拾起来了。 


我很喜欢我家房子的位置, 虽然每天总会有不少人从门洞来来往往有点乱。但门洞
就好像多出来半间房一样, 我家的炉子,煤, 还有其他零乱东西都可以放在门洞
里, 下雨的时候还不怕雨水浇。而其他人家只能在房子外边自己搭小棚子遮雨。我
喜欢看下雨, 下雨天还可以坐在门洞里看雨, 看地上砸起的一个个水泡泡,真是
一件特别开心快乐的事情。


因为突然一下子迷上了拉二胡。 搬家之前, 我跟父亲说得给我买个二胡, 我好自
己继续拉。 父亲倒是没忘记这个事, 送我们到了保定后还真四处转游, 给我买了个
胡琴, 只是看上去比二舅那个小了许多。 我当时也不懂得胡琴的种类。 满心欢喜。
可是当我再拉的时候发现, 声音刺耳无比, 连我自己都听不下去。 母亲听着更是
心烦。我大失所望,拉琴的热情也熄灭了。原来, 同样不懂琴的父亲, 给我买了
一个京胡。


我和弟弟都住进里河北实验小学。 周一去, 周六回来。 但学校的教学秩序已经打
乱, 孩子们在学校里没有正经上过一天课。没过多久,学校就不再去了。

父亲留在天津住单位的宿舍里。 所以现在母亲可以每天骑自行车去上班。母亲每天
带我和弟弟到单位去, 这样中午她就不用来回跑回家做饭了。母亲可以骑车在后车
座上带一个人。想不起母亲当时是怎样带我们姐弟两个去单位的了。可能是只带弟
弟一个,我走过去;也可能是母亲一个人先上班去,我们姐弟俩起来之后自己走过
去的。记忆中,沿途有很多的树,零星有小商贩卖些水果蔬菜什么的。还途径一个
很大的公园。很多时候,晚上回来前母亲会在食堂买点儿面食,回家在路上顺便买
点菜,买个西瓜,或者几个水果什么的。到家只炒点菜就可以吃晚饭了。


省行搬进了一座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L形大楼, 座落在裕华西路和长城南大街交口
处,与省财政局的大楼毗邻。从孩子的眼光看,天津的银行大楼气派,洋气,讲究,
而这里没有丝毫特点。最没意思就是, 没什么地方可以串, 可以玩了。每层楼都
是一条长长的走道, 两边是一排一模一样的房间。 不看牌子便找不到母亲那间办
公室。


母亲在四清工作队待了将近三年没搞她本行的业务。 回来后仍然是不需做业务。好
像他们那时上班的工作就是搞运动。我现在想象不出,当年全国的银行系统难道都
瘫痪了吗。单位里到处都是贴的大字报, 批判那些被揪出来的走资派,各种各样的
牛鬼蛇神。有大敌当前,像母亲这样出身不好, 每每在运动中都要被审查的人, 
此时已经不是什么重要革命对象了。文革初期, 母亲跟其他普通群众一样, 随波
逐流, 日子过得到也安静。

 

跛脚母亲(49)--学校停课了

跛脚母亲(44)--换换风水人能增寿

跛脚母亲(43)--姥姥走了

跛脚母亲(42)--在姥姥家

跛脚母亲(34)--一家之主 

跛脚母亲(33)--总是要进步的

跛脚母亲(32)--屋漏偏逢连夜雨,与老家的恩怨

跛脚母亲(31)--爱美之心

跛脚母亲(30)--三,五反运动

跛脚母亲(29)--镇反运动

跛脚母亲(28)-- 把一家人带出北京

跛脚母亲(27)--银行清高

跛脚母亲(26)--无法感恩, 可怜的小姨

跛脚母亲(25)--家里的人都爱唱

跛脚母亲(24)---姥爷和戏,小妈

跛脚母亲(23)---姥爷去世

跛脚母亲(22)--乡村女教师

跛脚母亲(21)--十七岁养家

跛脚母亲(20)--老家回不去了

跛脚母亲(19)--生活开始艰难

跛脚母亲(18)--改朝换代

跛脚母亲(17)--靠家吃饭

跛脚母亲(16)---赌气辍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