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跛脚母亲(49)--学校停课了

(2017-09-18 10:58:13) 下一个

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 学校停课了。 母亲还在四清工作队没有回来。


父亲此时已经调到天津专署财政局工作了几年。如前所说,父亲在单位因为当了保
皇派,也被单位办了学习班,接受造反派的批评教育, 写检查,汇报思想, 晚上
经常不能回家。 于是我们姐弟俩跟父亲住进了他们单位。


财政局座落在河北路442号,地处黄家花园,是解放前大资本家的寓所。一进大门的
院子铺的是石砖地, 两侧是几栋彼连的三层小楼, 每个顶层上都有一个很大的阳
台。最靠里边的那栋小楼的地下室是单位的厨房 。从大门右侧直接拐进去有另外一
个小院和一栋宿舍大楼,一些在财政局上班的人就住在那里。


不知什么原因,   我对食堂总是有一点特殊的兴趣。 无论是在母亲单位还是父亲
单位, 都喜欢到食堂里去转悠。 也许是实在百无聊赖的缘故吧, 记得有一次, 
食堂管理员弄了很多活螃蟹, 他们想把螃蟹放到蒸笼里蒸。但盖子盖得慢了点, 
结果螃蟹四处逃窜。很多人过来帮忙捉。 看着一群大人在厨房和餐厅里手忙脚乱地
忙活, 开心的不得了。


 除了去食堂看大师傅做饭,我们每天就在院子里闲逛, 在各个楼里穿来走去。老
式的小楼都是木制地板, 有些地方走路会出声响, 尤其是一玩疯了就忘乎所以地
在楼里跑起来, 弄出些噪声。如果被好脾气的叔叔或者阿姨贼到会听到一声轻轻的、
嘱咐: “别跑, 上班呢。” 若是碰上严厉一点的, 就会听到一声呵斥:   “去,
去,出去玩去。” 最最糟糕的是, 不仅被呵斥, 还会被告状。 但是父亲很少因
此训斥我们。


除了厨房, 我最想去的地方是顶层的阳台。 但是阳台的门是在大人们的办公室里。
 一般时候是进不去的。那时候大人们晚上也加班搞运动。 晚饭后人们有时会在阳
台上休息。 我就会乘机也蹭到阳台上去, 从那里看看四周,看看太阳落山,时而
有小风刮过,感觉特别好。 有的时候, 跟父亲不错的阿姨会跟我聊聊天。 说说我
母亲不在的日子里, 父亲是怎样地操心, 怎样的一夜之间白了头。 


在院子里没的玩, 就跑到大街上看抄家, 看批斗, 看游街。
父亲看我们姐弟两个整天无所事事, 他又没有时间顾及我们,于是就每天给我俩一
人一毛钱, 让我们去附近的儿童影院看电影。 当时看一场电影儿童票是五分钱。
 所以我们两个每次看电影前, 在路上一个繁华点的商店区先转一圈,在十字路口
处那个食品店买点儿个自喜欢的小零食。 然后就去电影院消磨时光。  那时候, 
五分钱可以买不少东西的, 或者一包瓜子, 或者一包虎皮豆,或者一包杏干, 或
者一包京糕条, 或者一大快酸枣糕,。。。这些都是我的最爱。看电影的人并不多,
 好像也不用对号入座。有时看完一场不出来还可以接着再看一遍。如此消磨时光。

 

刚停课时,我还按照学校要求,每天写点作业,写一篇字。 时间久了,开学遥
遥无期。就没了学习的自觉性。 没有大人的督促, 在那个年龄的孩子有几个有毅
力, 有目标地天天自己学习呢。玩才是天性。

一直无忧无虑地傻玩的我,有一天到我三姨家去玩的时候, 无意间知道了母亲的家
庭也是有问题。同时知道了令人担忧的还有我的姨父, 我一直称呼他叔叔。 他是
解放后从香港到大陆求学并定居, 他的所有家人都在香港。 在当时的群众运动中,
很多港澳同胞和归侨被怀疑为特务,间谍, 或被说成是反动的社会关系而遭到批判
和游斗。有海外关系在那些年也是人人自危。 姨父平时就是一个衣着服饰很讲究的
人, 小分头梳理得油光光齐整整一丝不乱,相貌比演员赵丹还精神,典型的海派小
资形象。当时又是在一所中学任音乐老师, 正处在革命的风口浪尖上。 家里都担
心哪天红卫兵小将一发威, 把姨父也抓去批斗一番。在那个大形势下, 欲加之罪,
何患无辞。


令所有的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姨父在 整个过程中居然没有受到任何冲击。大家后
来分析说, 这可能得益与他平时的低调吧, 把自己低到尘埃里的那种低调, 以至
没有任何人在那种时候可以找出任何理由来想得起他。或者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清高
吧,人们说他没有一个朋友, 却也没有一个敌人。 但是他的海外关系影响到这家
的每一个要求进步的人, 直到文革结束。

 

父亲晚上回来很晚。 一次, 我跟弟弟把门叉上在屋里睡着了。父亲回来后无论怎样
敲门都无法把我们两个叫醒。我俩睡的象死人一样,任父亲把门敲的山响, 没有任
何反应。 当父亲在几个同事的帮助下从窗户跳进屋时, 我只抬起眼皮扫了一眼屋
里的人便又睡了过去。转天当父亲问及晚上发生的事情时, 我居然什么也回忆不起
了。 父亲叹了口气道:“ 如果半夜有人进屋把你抬走, 你可能都不会知晓!”


父亲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法子, 于是将我们姐弟送回了老家。

 

 

跛脚母亲(44)--换换风水人能增寿

跛脚母亲(43)--姥姥走了

跛脚母亲(42)--在姥姥家

跛脚母亲(34)--一家之主 

跛脚母亲(33)--总是要进步的

跛脚母亲(32)--屋漏偏逢连夜雨,与老家的恩怨

跛脚母亲(31)--爱美之心

跛脚母亲(30)--三,五反运动

跛脚母亲(29)--镇反运动

跛脚母亲(28)-- 把一家人带出北京

跛脚母亲(27)--银行清高

跛脚母亲(26)--无法感恩, 可怜的小姨

跛脚母亲(25)--家里的人都爱唱

跛脚母亲(24)---姥爷和戏,小妈

跛脚母亲(23)---姥爷去世

跛脚母亲(22)--乡村女教师

跛脚母亲(21)--十七岁养家

跛脚母亲(20)--老家回不去了

跛脚母亲(19)--生活开始艰难

跛脚母亲(18)--改朝换代

跛脚母亲(17)--靠家吃饭

跛脚母亲(16)---赌气辍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umin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cme' 的评论 : 后边要好些了.
acme 回复 悄悄话 真是可怜的两个孩子,跛脚的母亲却要受这么多难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