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跛脚母亲(46)--天津发大水

(2017-09-14 10:32:48) 下一个


1963年8月, 海河流域连降暴雨,7天累积降雨量大于1000毫米的面积达15.3万平方
公里,相应总降水量约600亿立方米,洪水径流量也达到了300亿立方米。由于海河
的泄洪能力不足,位于九河下梢的天津处于危急之中,水临城下,大水逐渐满过堤
堰开
向市区进。

中央决定死保天津。全城的人都动员起来,各个单位的男同志大都被派去参加抗洪抢
险救灾。 模糊的记忆里,母亲领着我在解放路那一带走。当时城市里有些乱,到处
是大麻袋包, 就像打仗时构筑的工事。地上湿漉漉的,很泥泞。街道上有很多人,
大家好像都在忙忙碌碌地。留在我脑袋里的那场面就像拍电影解放城市的巷战一样。


父亲他们单位也无例外。听母亲说,父亲先是被派去参加海河筑堤, 在市区的海河
两岸用沙袋, 泥土加高堤岸。这活儿累得不行, 父亲身体并不强壮。后来又被派
到市区外受灾区帮助转移受灾群众。


父亲和他的一个同事, 也是大院里的邻居,在水灾地区的船上待了大约两个多星期,
 带的干粮到最后吃完了, 又没有人及时送来供给。 在水上漂了好几天,缺吃少喝
加上劳累。抗洪结束回来,父亲人瘦了一大圈, 最糟糕的是, 本来消化吸收就不
太好, 此次之后便落下了严重的胃病。


但父亲还是幸运的。 父亲知道, 大饿之后要先吃些流食, 让肠胃慢慢适应后再正
常进餐。 而跟他一同回来的那个同事, 丈母娘心疼女婿, 做了一桌好吃的, 他
平常爱吃的, 其中有烙死面饼和炒鸡蛋。 人饿极了, 看见饭就管不住嘴了,饱吃
一顿,之后又喝了碗粥。然后就去睡了。 到了夜里, 人就不行了, 胃口涨得受不
了, 到了医院还没来得及处理, 人就这么没了,硬是给撑死了 。 事后说起, 人
们唏嘘不已。老太太后悔不迭。 可老太太她也是不懂啊。

这在当时是院里很大一件事。 但我还小。懂事之后有一次问母亲, 她家怎么没有爸
爸啊。 母亲给我讲当时抗洪的情景, 母亲告诉我,“你爸跟他在一起来着。” 母
亲也是有点后怕。?


应该就是在那个连绵阴雨天的时候开始, 我喜欢上了下雨天看屋外的水滴。 我坐
在屋门口的小板凳上,看水滴在地面上溅起一个个的水泡, 涟漪。我也喜欢下雨时
只有雨滴落地时的声响, 霹雳扒拉的, 听似很吵, 又似乎有一份闹中有静的安宁。
说不出来的那么一种感觉。我好像是那种什么事情都入心的孩子, 所以在别的孩子
还在玩耍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有点敏感与一些人与景物的变化, 只是不会表达。我
有时会拿一根长棍漫无目的地在水里拨弄,等雨小点的时候我会跑到外边,在水里
踩来踩去。那时候的童趣很简单, 就这么简单。


大水过后, 生活恢复正常。
我每天跟母亲回来到家, 母亲忙着做饭, 我的第一件事情是打开收音机, 听孙敬
修爷爷讲故事。小喇叭开始广播啦, 答嘀答,答嘀答,答嘀答答答,我是小木偶,
 名字就是小叮当,。。“鸡蛋皮小帽白光光,橘子皮是我的红衣裳,绿辣椒做我的
灯笼裤,蚕豆皮鞋嘎嘎响。你要问我是哪一个?我是小木偶,名字就叫-小-叮-当!
我是小叮当,工作特别忙,小朋友来信我全管,我给小喇叭开信箱”。我相信, 同
龄人一定都记得。这个节目陪伴了整整一代人, 带给我们无数快乐和美好的记忆。

 

周六母亲还是经常会带我们去看电影。 这时我大了些,有时我会代替母亲接弟弟,
 跟其他放学后在银行玩的小朋友一起。 还是银行发的电影票, 大人孩子们一起结
伴走着去电影院, 还是那么的热闹, 一路走, 孩子们一路欢蹦乱跳地, 说着笑
着玩着唱着。在我的记忆中,感觉那时候的生活很温馨, 很和谐,很阳光。《刘三
姐》,《一江春水向东流》,《霓虹灯下的哨兵》,《烈火中永生》,《革命家庭》,
《红日》,《冰山上的来客》,《小兵张嘎》, 《红楼梦》,《青春之歌》,《枯
木逢春》,《家》,。。。 等等影片,应该都是那个时期看到的。从而知道了诸如
谢芳,于蓝,舒秀文,白杨,秦怡,王丹凤,黄婉秋等影星。


小舅喜欢唱戏, 听戏。每次去姥姥家老远地就能听到他在四楼上唱。他还带着我去
听戏。天津建国道上原来有一个戏院, 离我家不远。老戏的剧情当时一点都看不懂,
去了也只是看热闹。只记得在台上顶着带红绒球的头冠, 身上插满彩旗的大花脸随
着锣鼓点锵锵锵锵地转。小舅还带我去电影院看窦娥冤,是个戏曲片。我只记得
了当窦娥被冤屈致死后, 满天下起了大雪。我问小舅为什么夏天还下雪。 小舅说,
因为窦娥有冤屈,老天爷为她喊冤呢。现代戏多少能看懂一点。现代戏小舅喜欢的
的都是评戏。也是在这时候开始,我跟着小舅学会了很多评剧的唱段。


母亲一如既往地喜欢唱歌,喜欢在家里哼唱。 所以我跟母亲学会不少的老歌。所以
从小我也爱唱, 而且比同龄孩子会唱的歌多。 只是我没有好嗓子,也没有训练我。母
亲大概以为, 嗓子都是天生的。但我后来听人说, 嗓子是能练出来的。 不然, 唱
戏的怎么会世代相传呢。

 

这样的平平淡淡,却也平静温馨的日子没过多久。因母亲被派去搞四清, 一切就都
变了。

 

跛脚母亲(43)--换换风水人能增寿

跛脚母亲(42)--在姥姥家

跛脚母亲(34)--一家之主 

跛脚母亲(33)--总是要进步的

跛脚母亲(32)--屋漏偏逢连夜雨,与老家的恩怨

跛脚母亲(31)--爱美之心

跛脚母亲(30)--三,五反运动

跛脚母亲(29)--镇反运动

跛脚母亲(28)-- 把一家人带出北京

跛脚母亲(27)--银行清高

跛脚母亲(26)--无法感恩, 可怜的小姨

跛脚母亲(25)--家里的人都爱唱

跛脚母亲(24)---姥爷和戏,小妈

跛脚母亲(23)---姥爷去世

跛脚母亲(22)--乡村女教师

跛脚母亲(21)--十七岁养家

跛脚母亲(20)--老家回不去了

跛脚母亲(19)--生活开始艰难

跛脚母亲(18)--改朝换代

跛脚母亲(17)--靠家吃饭

跛脚母亲(16)---赌气辍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lumin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各地可能也不太一样.小时候只是走马观花地在农村亲戚家待过, 也许碰巧他们那里生活还算不错.肯定有很多地区生活很贫穷.国家发展不均衡.
lumin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我家也有乡下的亲戚, 不过你说的开信买票的事还真不知道.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在毛的统治下, 中国城乡差别达到空前的高度. 我想不出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有那个统治集团对农民实行了如此的残酷统治. 去外地走亲戚,要开证明,否则坐不了火车,住不了店.....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没有焦虑? 开什么玩笑. 我小时候,父母总是在担心没粮吃,孩子换季的衣服那里来..... 为了保城里人的生活, 收割后先得交公粮, 剩下的留种子, 再剩下的才分给农民...... 有些领导为了表现好,以各种方式压榨农民多交粮........我当时上小学,夏收前,课堂上让我们背"先国家,后集体,再自己"! 你们这些人让我想起"何不食肉糜".
----------------------------------------
""acme 2017-09-22 14:17:40 回复 悄悄话 为什么那时候物质上穷,却那么和谐快乐,没有焦虑呢?''""'
lumin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cme' 的评论 : 如果不去看那些政治运动, 当时社会还是很安定的, 风气也好.
acme 回复 悄悄话 为什么那时候物质上穷,却那么和谐快乐,没有焦虑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