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跛脚母亲(42)--在姥姥家

(2017-09-11 14:56:50) 下一个
 姥姥他们搬走后, 母亲常带我们去看姥姥。那时姥姥的身体更不好了。 记忆里,
姥姥总是盘腿坐在床上, 脑袋上戴着一个白色发亮的, 用金属片编成的,大约一
寸多宽的套子。大人跟我说那是为了给姥姥降血压用的头箍。后来看了孙悟空三打
白骨精, 我就会想到曾经姥姥头上那个头箍, 我就想如果魔咒来了姥姥的头是不
是也会疼。


尽管家里又多了一个能挣钱的人,可大舅在学徒期间工资只有十八元。还是要靠母
亲和二姨每个月给家里钱他们才能维持生活, 所以日子过得还是很节俭, 能省的
就省。 在故事里听过捡煤核的孩子都是过着悲惨生活的穷孩子。小时候的我穿的都
是漂亮衣服,小皮鞋, 看上去并不是穷孩子。 但我也有过捡煤核的经历。


我记得, 姥姥他们住的楼房前边就是一个炉灰堆, 附近不知是什么单位的大炉灶
烧过的炉灰都先倒到这里, 每天定点的倒。许多孩子和女人就会到这里来捡煤核,
就是燃烧不完全的煤球, 外边是土一样, 但敲打一下里边还有个黑核。 可能就因
此叫它们煤核吧。我那时候一直听成是煤糊, 还以为是什么东西烧糊了, 或者没
烧糊的意思。我去姥姥家, 如果赶上倒炉灰,小姨就会带上我, 拎上个小筐和铁
铲铁钩去捡煤核。检煤核的人挺多的, 车一来就一窝峰地围上去。所以要赶早去,
 否则大部分好的煤核很快就会被抢没了。所以后来在图片, 或者影片上看到穷孩
子在垃圾车来时抢垃圾的情景时, 我脑子里总会出现小时候捡煤核的情景, 那场
景有点像。


捡煤核的都是附近楼里住的, 人们都相互认识, 还有的是小姨的同学。 还记得小
姨特别地把我介绍给她的同学或者熟人, 告诉她们我会唱歌, 软功也特别好, 弯
腰劈叉都不在话下。 有时还让我表演给她们看。 那时候, 在学校内外,几乎所有
的孩子都喜欢练体操杂技或者跳舞之类的技能。这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小姨从小就懂事, 她知道萝卜虽小长在背上,她年龄虽小, 但她是我的姨, 是长
辈。所以无论家里人怎么宠爱我,以至有时忽略了她, 她也从来不会有抱怨, 不
会嫉妒。 她甚至很早就开始关照我, 带我出去买东西, 带我去她同学家里玩,姨
当得象模象样。 记忆中的第一次生日就是她给我过的。那天小姨说: 今天是你生日,
我给你做面条吃。 她带我出去买了切面, 芝麻酱, 黄瓜。 回来后把面条全煮了,
然后放在冷水里凉着。 之后又把切好的黄瓜和芝麻酱拌跟面条拌到一起, 放上调
料, 最后又浇上一点花椒油。 小姨说夏天吃凉拌面痛快。小姨煮面的时候还告诉
我, 面条不能揪断, 越长越好, 象征着长命百岁。我一直都记得小姨为我过的这
个生日,尤其记得她做的凉拌面, 当时吃得很香, 好多年后我自己也学着小姨的
法子做。 这是我家庭食谱里的保留节目。


小姨说, 即便是有了我,分去了许多姥姥对她的关照,她还是享受了十年老闺女被
老妈宠爱的好时光。姥姥多次对小姨说, “我最不放心不下的就是我姥闺女啊!”
“我最舍不得我姥闺女啊,” 。。。姥姥似乎预感到自己日子不多了。 这家人都
早逝, 姥姥的高血压病很严重, 心脏也不太好。 我不在的时候, 姥姥会搂着小
姨睡觉, 给她抓痒痒, 给她 护掳 后背, 给她讲故事。所以后来小姨陪我睡觉时,
也学着姥姥的样子给我讲故事: 从前有个山, 山上有个庙, 庙里有个老道讲故事。
讲的什么故事啊? 从前有个山, 山上有个庙。。。没完没了地转几次, 我就睡
着了.


大舅上班了, 挣钱了。 他上班的地方离我家近, 经常到胜利路来看我们, 有时
还带我去他们工厂, 或者到他同事家里玩。每次他去我家, 他都记得在建国道上
那家食品点里给我捎一包我最爱吃的京糕条。大舅有时也跟父亲一样。 把我扛在脖
子上, 带我一同去买。姥姥家住的楼房后身就是105中学。 小舅在那里上学。 有
时小舅就带我到学校的大操场去玩, 打秋千, 攀攀登架什么的。

虽然我是唯一姥姥给看大的孩子。 但在姥姥最后的几年里, 我对姥姥家的记忆大
都是和姨, 舅有关。而姥姥,我记住的只有她头上那个箍。 


那年, 二姨一家回来探亲。 自从二姨父所在部队开进大西北创建导弹基地,二姨
他们回来得越来越少了。下放到张家口的四姨这时也回来了。这么多年来, 难得一大
家人都凑齐了。 不知找谁借了个相机, 在学校教学楼前拍了几张全家合影。这是
唯一一次他们姊妹七个跟姥姥的合影, 也是唯一一次老少三代的合影。 不知之前
姥爷在世时他们是否拍过全家福, 至少活着的人里没有人说过。 即便有也早已丢
失了, 即便有, 七姊妹里是没有我小姨的。


而母亲他们姊妹七人再次聚齐则是五十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跛脚母亲(40)--困难时期没饿着孩子

跛脚母亲(34)--一家之主 

跛脚母亲(33)--总是要进步的

跛脚母亲(32)--屋漏偏逢连夜雨,与老家的恩怨

跛脚母亲(31)--爱美之心

跛脚母亲(30)--三,五反运动

跛脚母亲(29)--镇反运动

跛脚母亲(28)-- 把一家人带出北京

跛脚母亲(27)--银行清高

跛脚母亲(26)--无法感恩, 可怜的小姨

跛脚母亲(25)--家里的人都爱唱

跛脚母亲(24)---姥爷和戏,小妈

跛脚母亲(23)---姥爷去世

跛脚母亲(22)--乡村女教师

跛脚母亲(21)--十七岁养家

跛脚母亲(20)--老家回不去了

跛脚母亲(19)--生活开始艰难

跛脚母亲(18)--改朝换代

跛脚母亲(17)--靠家吃饭

跛脚母亲(16)---赌气辍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umin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cme' 的评论 : 是的, 她对我一直特别好. 有时想想, 她真的很可怜.没见过爸, 妈也早逝.她说, 如果让她自己选, 她不想来这一遭.
acme 回复 悄悄话 小姨真是苦孩子,还那么善良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