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跛脚母亲(23)---姥爷去世

(2017-06-01 08:02:54) 下一个

姥爷四零年时得了肺病, 在家修养了一年就痊愈了。  49年姥爷的肺病又复发了。
但此时非彼时,因为没有足够的钱看大夫买药疗养, 姥爷的病日益严重。而姥姥又
怀孕了。 每天还挺着大肚子去上班。家里没有能使唤上的人,母亲不得不从通县回
来持候姥爷。 姥爷不仅肺病到了晚期, 还患有痔疮, 严重时会流血。母亲要为姥
爷接屎, 接尿, 擦擦洗洗。


不知从谁那里听说喝童子尿可以救命,母亲就让院子里的小男孩把尿尿在碗里,端
回来给姥爷喝。可是姥爷的病情不见有任何好转的迹象。


那时姥爷已经开始陷入昏迷状态。母亲一直守护在姥爷身边。一次姥爷突然醒了,
冲着门说了一声,“近来吧。”姥爷对母亲说, “我看见你奶奶了。” 母亲听了
之后脑皮发炸, 害怕得不行。 姥姥说, “这是人快要死的征兆。”  过了几天,
姥姥看见屋顶滴水。 说, “这也不是好兆头,也是预示要死人了。”  之后有一
天, 姥爷又变得清醒些, 对母亲说, “你是头大,这个家你得管, 要不你娘管
不了。”母亲说,姥爷说这话时并没想到自己很快就要死了。但几天后的傍晚, 姥
爷就咽气了。清醒的那一刻, 其实是人们常说的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姥爷他是放心
不下这一大家人啊。


还不足四十一岁的姥爷走了。留下这孤儿寡母八口人(家里还刚刚又填了人口), 把
养老扶小的重托留给了我的母亲。那时, 我姥姥三十八岁, 母亲刚满十八岁。


小姨是在姥爷去世前一周出生的。 姥姥那天白天还去被服厂做活,晚上回到家就生
了。守在身边看姥姥生产的是我九岁的四姨, 她看到孩子出来时都惊到了: 原来孩
子是从那个地方生出来的。那天是四月初二, 跟我母亲的生日是同一天。母亲说,
 小姨一生出来就睁开小眼四处看, 还看了看里屋, 姥爷当时就睡在里屋。就好像
知道父亲快不行了, 要亲眼看一眼父亲。应该说小姨从来没有亲眼看见过她的父亲,
刚出生的婴孩还没有视力, 即便是把她抱到跟前她也是看不见的。而姥爷知道姥姥
又怀了孩子, 但未必知道他最后的一个孩子是一个小女儿, 姥姥生产时他已经在
昏迷中。


按照老规矩, 人死了要在外屋停尸3天。舅姥爷和姥爷在天津法院的朋友张少光守
夜。不知是谁, 怎样通知到的张少光,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赶过来的。他应该算是
姥爷的一个至交。


姥爷过世后的第二天一早起来,姥姥跟母亲说,“昨天你爸进来了, 还扒拉我脚。”
明明应该是梦里的情景, 让姥姥说得跟真事似的。母亲听着又是一阵子脑皮发炸。
第一次这么直接地面对死亡, 至亲亲人的死亡,母女二人内心里都有一种无法言状
的恐惧。


第三天入殓。按照民间人们说的旧习俗, 入殓前用面做了一个打狗棒给姥爷放在手
里,好让他在阴间里打狗。 还往他嘴里塞了个红包茶叶, 据说是为了抵抗异味儿。
也有人说世者生前喜欢什么就放什么。还把一个大床单子用四个棍子支持着搭到棺
材上, 因为还有个死人不能见天说法。 按规矩入殓时应该是长子捧头次子捧脚,
 但大舅那时才六,七岁, 小舅三,四岁, 根本抱不动,只好由母亲替代大舅抱的
头, 另有人帮忙抱的脚。


入殓后又守了一天 。第四天出殡。
扛房来人把棺材放在架子上。 来车接之前, 母亲用番顺着屋里的墙一个方向转一
圈, 一边转一边说, “爸走吧。”  一直到院外。这也是应该儿子来做的, 母亲
替代了。  这叫引魂番, 要把魂引出去。之后大舅打番, 上面写着西方接引,然
后是 姥爷名字。应该是送姥爷上西天的意思吧。 长子打番应该一路跟到墓地。
可大舅太小走不动,象征性地走出几条街后就上了洋车。

起灵的时候(抬起棺材时), 有人喊起灵了。 然后应该是儿子或者儿媳妇摔瓦盆。
这也是母亲代替做的, 然后是有人给帮忙撒纸钱 。


姥姥刚刚生了孩子, 按老习惯月子期间还不能出门,还有小姨要照看。母亲说,街
坊四邻对这家人当时这份凄惨状况都多少有所了解。 知道这天出丧, 半胡同的人
都出来了,看着这大小六个孩子的出殡队伍,也都跟着一块儿哭, 尤其是老人们,
看这一家人都说太可怜了。孩子们流着悲伤的泪, 邻居们流着同情的泪。那景象母
亲到老都历历在目, 记忆犹新。


到了东直门外的公墓。 此时坑已经挖好。 不知是谁棺材上放了一碗小米饭,然后
让 母亲在墓穴四角抓一把土(也本应该儿子做的), 拿衣服角兜着, 告诉她不能回
头,怕把魂引回来。然后洋车先把我母亲给拉回家来。此时在家门口已经洒了草木
灰, 说迈过灰死人的魂儿就回不来了。 母亲迈过灰,进屋把土放在床的四角。  
 
整个殡葬过程中, 长子的角色差不多都由我母亲这个长女来完成的。


46年去世的我姥爷的棺木那时还没有入葬,一直存放在北京殡仪馆的大厅里。 安
葬完我姥爷后, 人们还顺便祭奠了一下我太姥爷,给他也烧了些纸。
前面讲到, 董氏在高阳老家有一块祖坟。 之前过世的董家男人都埋在祖坟里, 并
树碑立传。为什么太姥爷一直没有入葬,为什么把我姥爷暂时下葬在北京的公墓。
母亲也不清楚, 说可能是因为我姥爷的大哥多年没有音讯, 这事应该由他来做主
操办吧。

跛脚母亲(22)--乡村女教师 (2)

跛脚母亲(22)--乡村女教师(1)

跛脚母亲(21)--十七岁养家

跛脚母亲(20)--老家回不去了

跛脚母亲(19)--生活开始艰难

跛脚母亲(18)--改朝换代

跛脚母亲(17)--靠家吃饭

跛脚母亲(16)---赌气辍学

跛脚母亲(15)---与革命擦肩而过

跛脚母亲(23)--姥爷去世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