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跛脚母亲(22)--乡村女教师

(2017-05-29 05:26:58) 下一个

母亲被分配到通县西门外黄瓜园小学任复式班教员。 


这是新开办的一所乡村小学。学校就设在村口处的一个破庙里,旁边紧靠着铁路。
庙里的正房供着尊大佛,东房是村干部的办公室,西房就用来当教室。教室的北墙
后面有个窄胡同,进去小胡同还有个耳房,耳房的跟门教室的北墙对着。母亲就被
安排住在这个西耳房里。


寺庙地处有些偏僻。加上晚上灯光昏暗, 耳房的门又没有插销, 母亲一个人住在
里边非常害怕。虽然身边就有‘佛祖保佑’着,但傍晚后黑戚戚的庙堂里,寂静无
声,身孤影单时,巨大的佛像其实更让人感觉到的是阴森和恐怖。母亲早早吃完饭,
 上过厕所便不敢再出门了, 因为出去要经过庙堂,母亲自己老是会疑神疑鬼地,
 怕万一出来个什么人。 庙里还有老鼠, 若碰上突然窜出来的老鼠更是会吓一大跳。
其实, 大庙右边村公所里白天有人办公,晚上有人值班。 但是 值班的人并不能让
母亲更有安全感。母亲一个小姑娘住在那里,连她自己都不能知道, 值班的男人是
不是真的安全可靠。


母亲每天晚上都是紧紧张张地, 她用一把椅子把门顶住, 还要随时警惕外边的动
静,这样很难休息好。 于是母亲跟村干部说, 看能不能给她找个女孩子晚上来跟
她做伴。村干部找了半天, 最后给她找来个小男孩儿。 因为村子里的女孩子没有
人愿意晚上住到庙里去,家里人也不同意让自己女儿住外边。那时候农村家庭还是
比较保守的,也是怕女孩子住外边不成体统也不安全。其实女孩子自己也胆小怕事,
 即便有愿意来的也于事无补。


村干部让人在母亲的屋里又搭出一个床铺给小男孩儿住, 就在母亲床的对面。这样,
母亲晚上至少有了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万一晚上要出门就让小男孩儿陪着。即便是
有了个就伴儿的, 母亲晚上还是让小男孩儿用椅子把门顶好了, 不过觉睡得安稳
多了。母亲说, 虽然是害怕, 但主要还是心理作用。那时候的人们终归还是老实,
实际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当时的村办小学开的都是复式班, 一村一个老师,所有学生不论年龄大小都在一个
教室上课,分四个班上全日制,一到六年级的语文算术等各个课目一起教。课本是
区里统一发下来的。母亲每天备课排课要花费很多时间。虽然只有几十名学生, 但
是至少要有十几样的课和作业要准备。她一个时间只能给一个班的学生讲课, 其他
学生要安排好课堂作业。 这样一个班一个班地往下轮着讲课。


每个月母亲还要到区里去开一次会,汇报工作, 交流学习。区所在地离黄瓜园大约
有五里地, 她一般就是步行过去。母亲自己只念到初中二年。 当这个复式班老师
可以说是要倾其所有才刚刚胜任。但母亲工作很努力, 做得也很出色。很快她就被
评为区里中心小学的模范教师。


母亲初次走入社会,同时又由于实现了自己的志愿,即当教员是清高的。所以母亲
很兴奋,工作搞得很起劲。由于家庭环境的不允许及自己经济上的独立,在此时,
她靠家吃饭的思想已经完全不存在了。而且她感觉比在工厂做工心里痛快的多,光
荣的多。


真正当了教员了, 母亲反到不那么鄙视劳动了。她亲自带领学生们维修校舍, 给
学校砌墙,修理门窗等。课余时间还组织学生们在村子里做公益劳动,帮助村中无
劳力者去倒肥,抬土等。学校的这种劳动在母亲看来并不觉得难看,因为她思想里
存有: 在学校无论怎样劳动,本身还是教员,有教员这个身份就是清高的。所以,
她鄙视的其实不是劳动本身, 而是只靠体力劳动谋生的这种职业。

 

住大庙的时候, 母亲还要自己做饭吃。 粮食是村子里拨给的。后来村里看她一个人
也忙和不过来, 就让她在村里各家各户地吃派饭。轮到哪家吃饭村子里就把粮食发
给谁家。再后来,村干部给母亲找了个农户, 家里只有老太太一个人。 村子里的
人都管她叫二大妈。按当地人的口音, 那个大发‘得’ 的音。母亲在她家吃住,
 正好相互做个伴儿。再后来, 村子里给母亲专门找了一间正式的民房当宿舍, 居
住条件比以往好了许多。 可是好景不长,后来民房不知何故自己就起了火。折腾了
一圈,母亲最后只好又回到原地, 从民房搬回了学校, 又住回了那个破庙。


母亲说,她在学校跟学生相处得特别好,师生感情非常融洽。农村的孩子们大多上
学晚。 她教的 学生里有的跟她年龄不相上下, 那时也已经很懂事了。他们课余时
间经常会帮母亲做些事情。每天都有学生帮母亲到井台打水。那时参加工作后实行
的还是供给制。母亲除了食宿由村子给负担外, 每个月还会分到几十斤粮食作为教
书的报酬。当时的粮食主要是谷子,带着皮拿回家也没法吃。 所以学生们就帮母亲
把谷子推成小米, 分批往家拿.每次大约半面袋子。 母亲最开始时每个星期骑自行
车驼半袋子小米回家, 因为家里等米下锅, 她不能一个月才回去一次。后来跟学
生们熟了, 大点的学生有时就帮忙直接把粮食送回家去。农村的孩子们实在又热情,
 对母亲这个小老师也很尊敬爱戴。后来母亲不骑车了, 回家改乘火车。 学生们就
周六送她去车站, 转天再去火车站接她回来。


母亲是那样地喜欢教员这个工作,如果不是家又生变故, 母亲也许会在这里做得更
久一些。她跟这些学生们已经处出了感情。学生一定也跟母亲处出了感情。2015年
我跟小姨为给母亲接续工龄一事寻找走访当年她的学生时, 其中一位居然张嘴就说
出母亲当年在北京的居住地址。 这应该是当年帮母亲往家里送过粮食的学生之一。
小姨说, 当年一定有和母亲年龄相仿的学生对母亲不仅仅是当作老师而喜欢, 而
是比喜欢深一层的情感。之前的许多年, 母亲都是在家务事中虚度了年华。在这里
母亲找到了自己的社会价值。这是初入社会的母亲感到骄傲和引以自豪的一段经历,
也是最感受人性朴实善良和人情温暖的一段经历。


家里有一张母亲在通县教书时跟学生的合影。照片上的母亲身着一件看似男式的深
色小立领中山装,坐在一群大大小小的学生中间,左手拉着蹲在她身边的一个小女
孩儿的手, 右手搭在站在她身旁的另外一个女孩子的肩上。她身后的几个个子高一
些的学生都是跟她年龄相近的, 其中一个还是当时村子里的妇救会主任。母亲看上
去神情自若,沉稳老练,完全看不出当时的她只有十七,八岁。

跛脚母亲(21)--十七岁养家

跛脚母亲(20)--老家回不去了

跛脚母亲(19)--生活开始艰难

跛脚母亲(18)--改朝换代

跛脚母亲(17)--靠家吃饭

跛脚母亲(16)---赌气辍学

跛脚母亲(15)---与革命擦肩而过

跛脚母亲(22)--乡村女教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umin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cme' 的评论 : 有好几个地方都想插照片的.已经过去这么多了, 就算了.
acme 回复 悄悄话 应该附上老照片,喜欢你的家世故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