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跛脚母亲(18)--改朝换代

(2017-05-17 05:58:59) 下一个

四八年十一月初 , 辽沈战役胜利结束 , 淮海战役全面展开 , 平津战役即将开始。
为配合东北野战军入关与华北野战军发起平津战役 , 歼灭傅作义集团于华北地区 
, 华北军区第 7 纵队的几个旅以及冀中九、十分区独立营、回民支队、容城独立营
奉命攻打保定。


孙家有个侄子叫润田,在保定一中医室工作。润田很早在国民党部队上做事, 也曾
经在国民党新四军陆军医院做过。四七年回到保定, 四八年八,九月时又跟部队调
到北京。润田在部队里知道消息早,保定围城前,就通过他的伯父告知姥姥说, 
“可能要打大仗了。” 


为了逃避战乱,一家人又搬回了北京。


刚搬回北京时一家人还是住在大茶叶胡同舅姥爷家。母亲的大表哥原本在北大医学
院念书, 即将毕业时得了肺病, 此时正在家中修养。 因为怕传染,大表哥一个人
住东厢房,大表嫂就住到了西厢房。大表姐考上了大学,已经离开了家住到了学校。
母亲这次回来就跟大表嫂住一起。紧接着姥爷也从天津回到北京。 姥爷回来后,全
家人就搬到在东城区的汪家胡同9号租了个里外两间的房子住下来。

那时北京也已经进入围城状态。气氛已经开始紧张了。 国民政府的人走家串户地通
知,让老百姓防空, 防轰炸, 在玻璃窗上贴纸条。那时买面需要排队了, 但母亲
他们还能吃到配给的加拿大面粉。 再后来食品开始紧缺了,买玉米面也都要排队了。
家里人都极少出门了。母亲说,每天有人来家里送水, 只能从他那里得知一点外面
的消息。送水的说,共产党就要打进来了,共产共妻。一家人对时政知之甚少, 不
知道共产党是什么来头,听得人们就更胆战心惊的了。偶而也会听到一点枪炮声,
 人们都在猜测,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或许会是一场大战,恶战?战争就近在
咫尺。 母亲从小到大, 这是第一次身在其中明确地意识到外边在打仗,第一次感
觉到了恐慌和害怕.


但是,经过几天异常的平静,1月31日,没动一枪一炮,北平宣告和平解放了。2月
3日上午,解放军举行盛大入城仪式。部队从永定门进城,由珠市口进入前门大街。
走过前门箭楼后,入城部队右转弯拐进东交民巷,借道东单一直向东四方向走去。

 汪家胡同右边是北新桥, 左边是东单。9号离大街也不远。 这一天,母亲在家里
能听到外边的喧嚣。母亲说那时虽然很害怕,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 但还是好奇心
重, 就忍不住从门里探出头来看看。 后来看见有人走过, 那是在过解放军。再后
来路两边人越来越多, 于是才敢从门里出来,到胡同口去看热闹。那是全城的老百
姓在欢庆解放。


就在北京和平解放两个星期之前,解放军仅用了29小时攻克了严密布防的天津城。
 不懂得审时度势的姥爷恰恰在天津解放前不久与他人集体加入了国民党和荣话会。
天津解放后姥爷不想在共产党政权下效力, 于是从天津法院离职回到北京。 所以
很多年后家里人说,姥爷早早就病死了,到也死得安静。 否则的话,姥爷活到文革,
不知要受多少罪, 势必会像他外边的女人一样,是要被斗死整死的。 除了与戏霸
的牵连外, 姥爷自己的思想与行为按当时的说法也是及其反动的。 那个年代, 人
人自危, 出卖他人以自保的比比皆是,一旦被知情人揭发检举, 姥爷不会好死的。

在翻看母亲当年的交待材料时发现, 母亲给我讲述的关于姥爷和太姥爷的一些事情
是有些出入的。 我想, 母亲当年被逼无奈, 必须交待清楚家庭背景和社会联系,
 但还是尽可能地避重就轻了。有些话, 有些事母亲是断然不敢交待出去的。 母亲
还不至于傻到将所有的一切都付诸纸上,那样的话,后果将更加严重。而现在不同
了,世道变了,母亲可以实话实说了。 试想,连当年侵略中国, 烧杀强掠无数中
国人的小日本都要世世代代友好下去了, 连当年随国民党逃往台湾的高官显贵都可
以高接远迎地回来谈生意,寻祖归宗了。她父亲这样一个平头百姓, 一个只是为国
民政府工作过的职员, 又算得了什么呢。刚解放时,对共产党缺乏认识的大有人在。
 经过思想改造,绝大多数为旧政府工作的人都会接受新社会, 为新社会服务的。
 顽固不化的毕竟是极少数。 我想, 如果姥爷没有病故, 他也是会顺应历史潮流
的。

跛脚母亲(17)--靠家吃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