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旧路(一)

(2019-03-06 16:56:08) 下一个

旧路(一)  

空气是尘土的味道,却是熟悉的,特别是在起风的时候。

熟悉的味道里却是不再熟悉的街路。春节来临的街上,人还是很多。这里的车也很多,车上和路上都落着尘土。店铺的扬声器里是声嘶力竭的叫卖。这种叫卖声此起彼伏,似乎已经延续了很多年,因为每次走在昌平的街上,总是纷乱如此。

我看着远处的山坡,在街上匆匆走过。

山下的火车站仿佛已经沉睡了很多年,每次来都看不到旅客。车站旁出现了很多凌乱的建筑。风来,垃圾和尘土飞扬。

这里居住的,早已不再是铁路上工作的人。我穿过乱糟糟的房屋,试图去寻找一条铁路职工所用的台阶路。从这条台阶路可以直接走进车站,然后便可跨越铁路走去山坡。这条台阶路如今已经消失了,并被一条通向对面小区的地下通道更替。

我穿过地下甬道,出现在铁路另一侧。我走出甬道,便仿佛一下走进风里。

延续的路仅仅是一条人们走出的土道,高低不平,丢弃着各种垃圾。阵阵的风吹起浮土,让人不由眯起眼睛,屏住呼吸。

我面无表情地走着,回溯着目光,希望能看到熟悉的景物。眼前的世界有着太多的变化,记忆里的痕迹已经很少了。

山坡上的黄土永恒,但很多田地和树林被楼群更替了。其实不仅在此,视野间的世界,一直在改变着。

我只是继续走着,向着山坡,试图不去理会身边和身后的世界。当眼前只有土石树草的时候,我走在了山路。

旧路,依旧。只是身边的野树,都高了。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昌平时走上的山路。那时是在春季,自己也充满青春,身后的小城,还有着小城的味道。

我站在山坡,拨通了医院友人的电话,告诉他们,我回来了。此时,从昌平医院北侧的窗口,他们或许可以看到山坡上的我。其实,即便他们能看到,穿着黑色皮衣的我,也只是山坡上小小的微点。

与很多年前第一次来到山上一样,整座山只有我。

阳光下我走在山路,看着身边熟悉的一切。路边仍有许多未落的酸枣。我摘下几粒放进嘴里,很干,但还是熟悉的味道。

我听到熟悉的鸟鸣,那是赤胸鸫不改的乡音。两只鸫鸟在不远的树上。待我走近时,便飞上了山坡。山谷里传来棕头鸦雀喧闹的叫声,那叫声也是我熟悉的。

我想起往日行山的日子。那时,这些熟悉的鸟鸣总会不时伴随着我。

我看着连绵的山,想起了许多。

很多故事,已经旧了。

山坡上的我是沉默的。面对这一切,我并不愿把自己的心绪向远方延续,只是希望把时光停在什么地方。那里的一切,至今都是清晰的。

我想,如果人生会有一份徜徉和珍贵,大概便是此时了。只是这份徜徉和珍贵,是不属于别人的。

人生就是这样,往日漫不经心的脚步,却在记忆里留下了痕迹,然后很久之后,在一个时刻,被眼前的这景那物触动。这些痕迹无法刻意,无论人们怎样看待,都与今天的脚步和风景连接着。

我站在山坡,看着山下的世界。在这片淡淡的朦胧里,是自己积聚了十五年的岁月。这些经历远隔当下,仿佛都是属于旧时光的。

我想,与其说旧,其实不如说,如今的世界已经变了。

我看着山下的镇子和曾经工作过的医院,有些感慨。这里的一切的确变了。与天际的高楼一样,医院有了高大的建筑。在新建的楼房上,竟建了直升机停机坪。我至今不明白,在人们依旧担忧救护车费的时代,昂贵的飞机救援在很多年内根本不会出现,为何要建停机坪?即便到时需要修建,钢骨水泥的顶层楼板略加改造,完全可以停落轻盈的救护直升机。

春节了,儿科的赵燕芬医生与我在微信上问候。我便随意与她闲聊几句。在这个春节,她只有两天半的休息时间。就在节前,她一周也只能休息两个半天。

一位高年资的医生,竟然还要如此“拼命”。但我理解她的处境。

微信在继续。

“医院怎么不进人呢?”我问。

“儿科招不上人来。”

“有个人来了干两天就辞了。”

“受不了。”她说。

十来位儿科医师,再减去急诊夜班和夜休的人员,每天要面对近千位患者的门诊量,我能够想象他们的工作和生活。要知道,尽管身为医生,但中国医院的一线大夫,在退休前,平均寿命却远低于其它行业。

我知道,在一些人可以自如潇洒的世界,另一些人却被时代和社会绑缚着。对此我很清楚缘由,却无法改变什么,只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逃出了牢笼。

人们无论委身何处,是无法把自己完全隔绝在世外的。我曾置身这里,希望走在先人拓出的职业之路。要知道,医疗是个特殊行业,医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悟出真正的医道,会终生受益,也往往会终生为其所困。

如今,眼前的世界高楼林立,那些当年希望走上的路,已经属于旧时光了。这些楼里的人久久走在尘埃,压在重浊,几乎无法去选择。

身在拥挤的路上,人是无法静心风景的。我也曾挤在这里,在人间百味中去寻找一点隙缝,然后逃去山里去寻找生活。那时,我看不到心的自由,只感到山水是属于自己的。

此时的我站在山上,看着眼前淡淡的朦胧,眼神平静。与视野的山岭一样,很多旧事都是起伏的,此时的我并不需要安抚自己。

早晨很冷,午后的阳光却是暖的。在人间,这种温暖本该共有。我知道,尽管世界分享着同一个太阳,但面对同样的阳光,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境遇,总会感到不同的温度。

因为经历过清澈,人们才会懂得朦胧。这是人生之遇,也是人间之常。既往连接着现在,近前延续着远方,真实陪伴着虚无,在这些人生的风景中,人们用反差认知着世界,也在对比中品味着世间的味道。

世界就是这样,无论时代,无论疆域,也无论时光如何,路,总连接着人生之景,无论新旧,也总延续着脚步。

旧路,终需要新的脚步才会拥有意义。当走过的山水被赋予了情感,当走过的故事重回记忆,往日的一切便不仅仅是属于旧时光了。对于我,那是时代的赠予,也是人生所需。

此时此刻,走在山上的我看着远方,在平静中去体会天地的朦胧。

我想,那或许是一份缥缈吧,一如遥远的自己所感受的那样。那时的自己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只知道那些朦胧的山岭是真实的。

我想,因为现实的冷峻,人间才需要一些缥缈。但这份缥缈不是无边的。当人们走过朦胧,最终看山还是山的时候,才会懂得何谓生活。那是直面世界的真实。

我知道,真实的世界都是需要用心去行路的。当人生的色彩淹没在无边的潮水,当身边的世界充满尘霾污浊,人们如果能够拥有一颗懂得如何朦胧却清澈的心,便拥有了行路的艺术。

感谢!

音乐:Love’s Light (Orchestrated), Doug Hammer, Joe Bongiorno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民.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这些黄栌树皮深褐,黑是拍照的原因。我用的光圈较小,并减少了一点曝光量,阴影部分就显黑了。

我在澳洲的美丽山(Mount Beauty)的高山上看到山火之后的森林,大树死去后,更新的小桉树,已经让无边的山峦重又变绿。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这旧路上的是什么树这样墨黑?很像南岛这边山火后被烧过的桉树山林,让人看了很无奈,但几回雨天之后,点点嫩枝叶会爬在墨色的树杆上,能使人心情随之改变。
民.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ustTalk' 的评论 : 俺咋脚得有点奇怪。看博,看图,听音乐,咋跟收拾屋子有关联呢?

莫不是,您是让俺晚上赶紧回家收拾屋子去?

您先别谢,俺的厨房,又乱了。。。
JustTalk 回复 悄悄话 听着音乐,看着图片,读着文字,觉得温暖、充实......

今天晚上回家收拾屋子去。谢谢博主。
民.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黄莺' 的评论 : 您说的有道理。俺也一直感到,面对美好的事物,只有通过灵魂的分享,才能真正体现其美好,否则只是行于其中的孤魂野鬼。

至于快乐,似乎也是需要通过分享才能得到的,否则面对愉悦的事,也无法真正感之快乐了。

谢歌莺!祝快乐!
送您一首 Mike Rowland 的 Magic Momen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WgfJGuVLOw
黄莺 回复 悄悄话 “从离开的那一刻,就是背井离乡的感受,至今还是如此。如今的生活,也仿佛是守望者,从未体会到什么是风景。“----,让黄莺来告诉你,这是因为你经过的任何美妙的风景,如果没有你的爱人相伴的话,你是感受不到其美妙的,只有脚下丈量的漫长的路而已。

对不起,也许我说了你觉得伤感的话:)
真心希望你快乐起来:)
民.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寂路依旧在,难负心山行。

无论怎样表白,其实是心,让自己走上旧路的。对于任何人,旧时光不一定都好,但一定有令人回味的。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还好这些山,山路还在
民.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银鱼' 的评论 : 感谢银鱼!

从离开的那一刻,就是背井离乡的感受,至今还是如此。如今的生活,也仿佛是守望者,从未体会到什么是风景。

这次回去,友人坐在一起喝酒,体会着世界的酸甜苦辣咸。太多的事都在心中积累着,即便是院里的书记,也流泪难过。。。
银鱼 回复 悄悄话 多年前的华丽转身,如今,你成为他们望向窗外,心之向往的一道风景。
路在远方,路就在脚下一一巜西游记》。
祝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