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05-15 17:42:14)

一疼一路 硝烟尚未升起,但一方已经败下阵来。中兴事件仅仅验证了我十几年前的酒话:没有基础研究作为实力,所谓的发展,其实是被别人捏住了睾丸。 一个国家的重要经济支柱,竟可以因一个电子零件的贸易限制而归零。疼的厉害了,我的国!老川才仅仅捏了第一下。 这种受制于人的状态,也仅仅是目前中国科技的缩影。从空中的C919飞机到掌中的智能手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无言的春天 当我周末来到鸽溪的时候,院落已经成了水仙花的世界。 池塘边的水金盏也在开放。我感慨这份色彩,在此时节,花园的主题总是黄色。 院落是寂静的,但充满了我听不懂的语言。那是最为自然的天籁——鸟儿的歌声。 每年的此时,雉鸡在远远近近的山坡树林不时鸣叫。画眉、知更鸟和林鸽的歌声也幽在院落。河谷充满鸟鸣,却显得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懒汉铺地 木地板买来已经快两年了,但只是放在过道。因为懒。 铺地板前要先把壁炉做好。如今壁炉早已完工,我似乎没有借口再懒下去。 铺地如同装修,需要腾空房间。室内有限的空间与众多的家具,清理总是有些困难。懒汉无奈,只能先把部分家具挪向一边,用分段铺装的方式,逐渐把地面更换。 移开桌椅,挪出钢琴,搬走柜子,把沉重的地毯拉起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风雪痴话 当我和丝黛拉走向河谷的时候,雪已经小了。风很大,雪在树上无法积累,河谷的世界便成了白色的大地和冬树的颜色。 我来到山坡下,那里有一个丝黛拉喜欢的池塘。每到多雨的季节,不大的水塘便成了一片宽阔的水泽。 我惊讶于这里的景色。树林丰郁的河谷低处,树阻掉了风,雪树银花的世界仿佛成了童话。丝黛拉在水塘高兴地跑着,跳着,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有故事的狼 (野狼Romeo,摄影:NickJans) 我看着窗外的风雪,不知为何,有些难过。 一位叫紫嫣淡染的博友,把一个很久前发生的真实故事化作了文字。那是个有关狼的故事,我曾在以前的文字《葬狐》中提起过。一个世纪前,新墨西哥洲一只高傲的狼,用生命的悲歌改变了世界。 在漫天的风雪中,我看着这篇文字,在想着世界上那些用生命写下爱字的生灵。我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时空的倒影 就在昨天,霍金走了,给世间留下了无数的“黑洞”等待后人去解。 我站在水塘边,看着水中的倒影,在想,在这个世界上,一些人和风景,一定是属于水的。 因为平静,天空在水中走着。水中有浮云,有飞鸟,有一切属于天的情形。那里也有陪伴自己的一切,房屋,泥土,岩石,树影。 在此时节,那些本属于水的生灵隐藏着。我看不到蟾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聪明的春天 有人说,冰雪聪明。 我不知道唐朝的老杜为何把冰雪与聪明结合起来,也不知何时用来形容明慧,但以冰雪释明净,的确有轻灵通透的感觉。如是,我想,如果此时存在冰雪,这“聪明”大概也可以形容春天了。 我看着院落,感受着冻原的温度。我并未去过北极圈,但曾走进藏地的冻原。在冬季,走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人都不应该认为是聪明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懒汉花园 光棍做花园,懒字必为先。 这个懒字,是要贯彻始终的。所种的树木可随性生长;种下的低矮植物,要会自行“除草”。正是如此,在万物生长的夏天,懒汉除了观花望水练呆,并不需要为花园做些什么。剪草可以算个“大”事。屁帘大的草坪,还要开动机器,费时几分钟。 但每年的冬季,懒汉却总要把院子收拾一次,淸掉那些败落的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淡淡的深情 正月初一,不是年。 当我把一车车石块倒在树下时,光线已经有些暗了。 河谷的冬日没有多少色彩,除了草地之绿,视野间一片清素。云很低,不时有些散散的细雨。 又是一年了,我在想。一年短暂,但也会发生很多事。很多事与己无甚相关,但与往年一样,一些事却属于自己,化成了记忆。 我从未对自己的生活有认真的要求,也自然不会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活着,是为了去爱。” 无意间,在今天早晨,我看到了这个视频。 整整一天,我被感动着! “活着,是为了去爱。”我不知道在这个情人节的日子,有多少人会听到这首乐曲。 这是首为近期战争中死去的士兵写下的曲子。没有任何说教,背景幕墙上只有温软的爱意和残酷的失去。所有懂得生命珍贵的人都在为之神动。 英雄,无需为其找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