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10-19 17:13:20)

凡间 随手写下一句:神驻有情山,仙居无念处,若问心安在,皆望凡间路。 是诗?是词?我无心分辨,但宋唐之灵不在韵,醉翁之意不在酒。 鸽溪没有仙山,也没有神路,有的只是一点凡间的草木。当我把救活的竹子种在院落一角,尘世里又多了一段生命。我仿佛看到了这里的一片青翠。 新竹尚弱,却有着未来,需要的,只是阳光雨水和大地之养。陪伴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简易低糖苹果酱 步骤: 1.苹果去皮,去核。切碎或掰碎,但无需过于细碎。苹果热后即软,搅拌即碎。任何苹果均可。但最好选用烹饪用果,或收获后外观不良的残次品。优良的可烹饪苹果有:Bramley,GrannySmith,JamesGrieve,Cortland,Fuji(富士),Jonagold,Gravenstein,Braeburn等。 2.厚底锅洗净。倒入碎苹果。中火加热。苹果开始变软时开始搅拌,同时挤碎变软的果肉。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伊甸禁果 后院的苹果熟了,却成了灾! 树下一地落果。我捡起一个红红的苹果,在衣服上蹭了一下,咬上一口,满口清凉甘爽的酸脆。我感到满腮发紧,意识到自己再也无法一次吃下一盆,二十几个苹果了。 这里名为伊甸,却是上帝不来的地方。树下没有夏娃,也没有蛇影,有的只是个不叫亚当的光棍儿,在望着树上树下的禁果发愁。 记得刚到英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秋月的流淌 时节,再次将秋意带到眼前。 我看着视野间斑斑片片的秋色,心里有些轻叹。 一夏几乎无雨。但几场秋雨便把草坪点化出新绿。这份新绿是属于秋的,在不知不觉间会延续到明年。这里的草坪总是这样,在夏季忍受着忽视,却在萧瑟的冬日,用无边的绿意养护着人们的目光。 树叶开始落了。梨树下一片落果。我没有心思收获这些果实,也不打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16 16:17:57)

夜晚没有天使 不知为何,许多个夜晚,总有一份难以描述的感受,会漫漫浮起。 叙事的文字是平白的,述心却要心的参与,往往痛苦。此时夜深了。淡淡飘在夜窗的,是时节的轻风落水。那里树影摇曳,细雨流痕。 在此时刻,身边的世界是静止的。我可以打开思绪,却无法打开心的窗口。守望,是此时唯一的心绘。 我想起了久前写下的文字《守望的味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07 15:14:04)

回生 一种希望,可以让筷子发芽。 朋友家餐厅和过厅的开关坏了,很长时间无法开灯。我知道后便过去修好,顺便也帮她把院子整理一下。 看到院落的状态,我有些感慨。一个小小的女人,全职上班,又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屋外的事,也只能如此了。 朋友说,花盆里的竹子已经死了很久,如果方便,可以帮她扔掉。 我看到墙边的两盆箭竹,已经完全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会葛优躺的果树 几周前的一天,我回到伊甸,打开后门,便看到这棵正在偷懒的果树。 带着一树苹果,树躺在水塘边的小路,树梢搭在水面。 我很吃惊,也很无奈。 任何事都会事出有因。我想,或许果树大概感觉累了,只是趁我不在偷偷去躺会儿。 不过,树都是站着睡觉,我倒没见过会躺着打盹的果树。 或许,这颗苹果树可能因为什么事想不开了。果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26 15:54:01)

远方 两周前,兄弟来了。 兄弟在国内工作繁忙。两周的假期里,我带着他打猎钓鱼,玩一些国内难以成行的活动,轻松一番。 猎鸽很需要技术。兄弟没打过几次猎。我在猎场跟他讲解并示范了一些打飞靶的要领。这次他打飞鸽,竟有了几乎50%的命中率! 新买的冰柜很快被猎物塞满。 海钓不需要什么技术。一把短杆,一串钩,绑上几个稀疏的羽毛做饵,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29 06:00:27)

“三逼”之祸 “形势逼人,挑战逼人,使命逼人。” 好个“三逼”!在贸易战开始之前,包子显然已经焦头烂额。 天地之争,皆有因果。如果把形势与挑战自认为使命,这或许便是“屡败屡战”的文字游戏了。 中共一直试图以国家机器的面貌走向世界,但似乎总是事与愿违。自傲却四处碰壁的中国政府似乎绕不开一个无解的问题:中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果灾,鱼灾 灾,便是难,指让人无法左右,难以处理的事情。 我看着眼前的果实,在这样想着。 每年的此时,院落的浆果成灾。泰莓(Tayberry),罗甘莓(Loganberry),鹅莓(Gooseberry),覆盆子(Raspberry),黑/红加仑(Currants)都挂满了枝头。当我种下这些结果植物时,是希望去丰收的。许多事就是这样,在希望与结果之间,让人欢喜让人愁。 我叹了口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