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疼一路

(2018-05-15 17:42:14) 下一个

一疼一路 

硝烟尚未升起,但一方已经败下阵来。中兴事件仅仅验证了我十几年前的酒话:没有基础研究作为实力,所谓的发展,其实是被别人捏住了睾丸。

一个国家的重要经济支柱,竟可以因一个电子零件的贸易限制而归零。疼的厉害了,我的国!老川才仅仅捏了第一下。

这种受制于人的状态,也仅仅是目前中国科技的缩影。从空中的C919飞机到掌中的智能手机,中国的所谓高科技产品,几乎都是国外技术的组合。

组装商品并不是技术仿造。仿造是对技术的学习和掌握,在一定范围是发展捷径,但这种高成本产品的组装,自我技术含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很多年来,中国的治国理念有着难以理解的短视。这种短视已经让整个国民放弃了远瞻和道德,形成“挣快钱”的观念。一朝钱到手,管它未来风雨春秋。这种理念弥散在教育和科技产业,所造成的远期影响,对任何发展和生产国都是致命的。

基础研究是对未来的投资,短期内很难看到效益。如今的中国,缺乏即时效益,便不会有人产生投资的兴趣。即便有所谓的“基础研究”投资,也早已被课题申请者以经费为名,成为个人捞钱的手段。

汉芯事件至今没有人被问责。上亿元的研究经费泥牛入海,消失在几个人的口袋。涉及汉芯事件的人深知芯片研发的难度,于是把“攻关”放在了经费审批的利益链。

半导体芯片是硬件,需要配用一系列软件才能成为系统。芯片/软件的研发需要许多代人的努力,也只有那些拥有雄厚资金的企业才能最终得益。如今这些应用系统早已被世界上很少的几家公司垄断。在技术垄断和普及应用的状态下,再去开发一套全新的系统并被世界广泛采用,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这套产品能够兼容现有系统,并能不断随着原系统升级,同时具有远超原系统的操作优势。

中兴事件的背后,其实是美国的战略手段用以制约中国的发展。制约中国的根本原因,是美国意欲保持科技和军事优势,重塑美国,使之成为生产/商贸帝国。川普作为商业精英,深知制造业与商业并存的意义,必然会出手打压其它生产大国的发展,使美国企业重掌天下。

扭转贸易逆差,控制生产国,便是老川商业战略的第一步。所针对的,必然是制造业大国——中国。

老川有很清晰治国方针。

一. 通过减税鼓励和扩大生产。

二.减少福利内耗。

三.减少不平等交易,尽可能制约其它国家的生产和技术发展。

四.与科技水平相近的欧洲尽可能形成贸易联盟,并保持自身的科技独立。

五.进一步控制知识产权。

六.继续网罗科技精英,保障科技领先。

七.多方位的武装/科技显示,保证其国际地位,同时可对美国军品/民品产生有效的广告效应。

八.促使/保持一些国家或地区的武装争端,军事介入锐兵,武器测试,并保证军工品商贸的持续。

中兴事件让美国拥有商业争端的绝对主动权,但老川并不希望置中国于死地而失去贸易机会,最终必然会用饵-钩-线配合的钓鱼手段,逼迫中国向美国进一步开放市场,并继续保持对美国产品的依赖。也只有如此,才能使中国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继续保持被牵制状态。

处于劣势的中国为了自保,必然会成为妥协的一方。中国的底线与三胖一样,宁可放弃一些利益,也不可因此引发社会动荡,从而危及政权的存在。

中共深知,政权是个人利益的保证。尽管内部权利的争夺你死我活,但在対政权方面,中共的领导层存在共识。中国的当权者会不惜代价地维持政权。

背景:邓小平的历史价值在于打破了毛的封闭,让中国看到了真实的世界。但国家垄断的经济模式,却让掌控经济的人得以用手中的权力建立自己的利益链。这种利益链的出现触发了89民运, 也因为民运的结果危及到政权的存在,促成了64事件。

民运被镇压之后,这种利益链显然得以无控的发展。江核心所营造的江家利益集团,逐渐让国家的利益掌控在少数财团手中。这种财团是隐蔽在国家行政机构的,可以有效地利用体制、政策和人事制度,化国有为私产。

当国家利益与个人利益成为一体时,当权者便可以有无数冠冕堂皇的理由去保证“国家”利益了。

政策治国所形成的动荡体制,必然造成人们对短期效益的追求。一朝权在手,便可任意更改甚至推翻以往的政策。在这种体制之下,人们自然会利用政策,即时即取地扩大个人利益。

中国现行的体制,可以让与权力相关的财团有效地化国有为私产。对基础建设的投资,便是简便有效的集财手段。国内的投资可以被人民议论,在某种旗号下的国外投资不仅资出有名,而且更为有效和安全。

“一带一路”本是文化赤贫者的语言,但如今却与“撸起袖子加油干”一起,成了“国策”。所有的盗国行为都有一个漂亮的旗帜。在“一带一路”之下,当中国公司“撸起袖子”在国外人烟稀少,战略位置并不优越的地区“加油”修路时,明眼人一看便知意味着什么。)

以中兴为筹码,以贸易战为威胁,美国的所作所为仅仅是一个非暴力的,制约中国的手段。面对老川的挑战,强忍裆痛,在桌下不得不向美国妥协的同时,中共必然会以“强硬”、“不屈”的姿态告慰国民,同时发挥颠倒黑白的专长,化软弱为刚强,愚弄天下。

十分了解中共个性的老川,定会心照不宣用一份“柔弱”和“亲情”保持低调,为中共留一份脸面。

中美之间看似利益纠纷,其实是美国的一种战略考虑。这不仅仅是意识形态之争,而是真正的智慧之战。

欧美的国制可以让政府利用法律的稳定性,用战略的眼光去制定发展规划。这种发展规划是隐性的,潜伏在各种灵活的政策中。

这种战略视角一旦被智慧且强势的人或政府所占据,便可以利用简单有效的手段,软硬兼施,掌控世界于无形。美国深知,技术垄断只是一种商业手段,即时可行,在谈判桌上,开盘便可以掌握主动权。但美国也十分清楚,对中俄这样的大国,在科技发展总会有一定捷径的今天,如果没有后续措施,这一手段只能发挥短期效应。

以产品作为要挟,仅仅是美国制约中国,发展自我经济的方式。我相信,除了经济制约,诡诈的美国政府一定知道可彻底解决中国的措施。

中国有真正的死穴——极大的对外粮食依赖。

无数的社会征象和情报,都已经表明中国的粮食储备几乎不存在!如果读者有兴趣,便不难发现,中国各地的储备局,早已荒芜弃用。

如果必要,军事手段对付中国将非常简单,且会十分有效,并可以一劳永逸解决中国的威胁。

摧毁中国并不需要深入领土,只需利用中国广泛城市化后的人口过分集中和耕地短缺,利用中国的对外粮食依赖和储备缺失,封锁出入中国的几道公路和海航线,也只需几个月,就可以让中国的都市城镇进入人吃人的状态。

在这种状态下,人类的自我保护意识必然会造成地方割据。武装割据的结果,中国分崩离析。

短视的政府必然有着短视的行为。中国城市的扩大在疯狂继续!雄安新区规划的实施,华北的粮仓将进一步缩小,直至消失!

优秀的领导者会懂得,所有科技的发展都是民益的体现。建立良好的社会体制,不仅可以稳定社会,更会确保科技的长期发展。

中国真正所缺失的,正是这种能够长期保障民益的体制。当一个国度在即时政策下不断摆动,当一个组织用“统一思想,统一行动”去制约思维,当一个社会只关注眼前利益,当一个政权用言论封杀去克抑民意,当一个政府用谎言去教育国民,当一个社团用烟酒和肤浅去麻醉后代,当一个民族用无德去弘扬传统,当一个政客用无知去激励斗志,当一个机构用金钱抽去国民的脊梁,当一个昏君被贼人举作遮天之伞,中国所真正面对的,其实不是外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