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人鱼的生活

多思考,多阅读。
欢迎转载,敬请告之。
个人资料
JUNE_双人鱼1221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百年孤独》中的魔幻现实主义

(2019-03-13 07:52:14) 下一个

Google魔幻现实主义,定义为,又称拉美魔幻现实主义。

作家执意要在现实中披上一层光怪陆离的魔幻外衣,既让作品坚持反映现实生活的原则,又在创作方法上插入了许多怪诞的景象,所以整个画面就似真非真,似假非假,虚虚实实,真假难辨。

《百年孤独》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品,作者把魔幻,现实,玄虚,鬼魂,都不露痕迹地连接起来。

让我们走进《百年孤独》,看一看各种魔幻现实主义的情节和语言,譬如:

  • 美人儿雷梅黛丝升天
  • 好汉弗朗西斯科是一个吟唱歌谣的江湖艺人,已经快二百岁了。
  • 被吉普赛人带走的男孩 (大奥),现在是这样的一个巨汉:吃午饭能吃掉半扇乳猪,放屁能令花儿枯萎。
  • 何塞和儿子在水银蒸气弥漫的炼金室里忙碌着,躺在柳条筐里的小兰 (阿玛兰妲)好奇地看着他们,那个柳条小筐可以自行移动地在房间里转圈圈。
  • 马孔多五年的暴雨,能让三天不上一次油的机器从齿轮间开出花来,能让锦缎中的金银线长了锈,潮湿的衣服上生出橙红色的水藻,而鱼儿能从门窗里游来游去,在每个房间的空气中畅泳。

普鲁(普鲁邓希奥·阿基拉尔)之灵魂游走

被何塞用长矛刺死的普鲁,死后多年,由于对活人的怀念过于强烈,使他对自己最大的冤家对头蒙生出了眷恋。他的魂魄穿山越岭,又找到了何塞。

那时他已是头发花白,行动迟缓的老人了,何塞竟一时没有认出他来。

从此后,何塞便常与逝敌相会交谈。

梅尔基亚德斯之死

梅尔基亚德斯的确是由于热病,死在了新加坡的沙洲上,但是他难以忍受孤独又重返人间。

回来后的他又再度经历了衰老过程。一次,他下水洗澡弄错了路线,直到第二天一早才在下游发现他的尸体。尸身搁浅在一处明晃晃的河湾里,一只孤零零的秃鹫落在了他的肚皮上。

时空可以交集,梅尔基亚德斯的灵魂可以从他肉身死亡之前,穿越到他曾经居住过的房间。

那个地方也由于他灵魂的庇佑,空气比家中别处的还要纯净,也能幸免灰尘,热浪,白蚁,和红蚂蚁的侵蚀。

大奥( 何塞 阿尔卡蒂奥)之死亡之谜

大奥之死是个谜团,但是他的鲜血能够穿越层层障碍,第一时间流到乌尔苏拉的脚下,就是魔幻。太经典了!

  • 何塞·阿尔卡蒂奥刚关上卧室的门,一声枪响震彻全屋。一道血线从门下涌出,穿过客厅,流到街上,沿着起伏不平的便道径直向前,经台阶下行,爬上路栏,绕过土耳其人大街,右拐又左拐,九十度转向直奔布恩迪亚家,从紧闭的大门下面潜入,紧贴墙边穿过客厅以免弄脏地毯,经过另一个房间,划出一道大弧线绕开餐桌,沿秋海棠长廊继续前行,无声无息地从正给奥雷里亚诺·何塞上算术课的阿玛兰妲的椅子下经过而没被察觉,钻进谷仓,最后出现在厨房,乌尔苏拉在那里正准备打上三十六个鸡蛋做面包。 “圣母在上!”乌尔苏拉喊了起来。
  • 乌尔苏拉沿着血流溯源而上,穿过谷仓,经过秋海棠长廊——奥雷里亚诺·何塞正在那里念诵三加三等于六、六加三等于九——又穿过饭厅和一个个房间,径直走到街上,先右拐再左拐到了土耳其人大街,忘了自己还穿着烤面包的围裙和家居拖鞋,来到广场,走进一户从未登过门的人家,推开卧室的门,险些被火药燃烧的气味呛死,发现何塞·阿尔卡蒂奥趴在地上,身下压着刚脱下来的靴子,这就看到了血流的源头,而血已不再从他右耳流出。没发现他身上有任何伤口,也没找到凶器何在。

是不是有看默片的感觉?是不是有《窦娥冤》的血溅三尺白绫的画面冲击感?

奥二(奥雷里亚诺第二)之研读入迷

奥二的余生都是在钻研手稿中度过,梅尔基亚德斯的灵魂也常和他坐在一起,他们可以面对面地交谈。

  • 有一次,他感觉自己的世界瞬时崩塌了,因为乌尔苏拉在梅尔基亚德斯出现时进了房间。但她看不见他。
  • “你在和谁说话?”她问。
  • “没和谁。”奥雷里亚诺第二回答。
  • “你曾祖父也是这样,”乌尔苏拉说,“他也老自言自语。”

在电影Coco里,墨西哥文化中的死亡有两个阶段。第一个是死了未被世人遗忘,这个阶段他们可以随时跑出来溜达。从这个阶段再死去,就是进入彻底的死寂。

唐费尔南达之尸身之迷

费尔南达的父亲每一年都要寄来一大箱子的礼物,奥二说,已经快把她整个家族的墓地都搬来了,就差那些柳树和墓地砖了。

结果最后一次,费尔南达的父亲还真把自己的尸身,当成了礼物,运来了。

  • 和往年一样,他们在奥雷里亚诺第二的帮助下,先刮去沥青封印,起出钉子开盖,再清除保护用的锯末,这才看到一个带铜螺栓的密封铅匣。奥雷里亚诺第二起出八枚螺栓,孩子们已等得不耐烦,但当他掀开铅板,立刻发出一声惊呼,随即将孩子们赶到一边。他看见堂费尔南多躺在匣子里,身着黑衣,胸前挂着耶稣受难像,皮肤寸寸迸裂溢出臭气,浑身浸泡在文火熬煮的汤里,翻滚的泡沫宛如珍珠。

小兰 ( 阿玛兰妲)之看到了死神

  • 那是在梅梅上学后不久,一个炎热的中午,她正在长廊里缝纫时看见了死神。她当下认了出来,没有丝毫恐惧,因为她面前是一位穿蓝衫的长发女人,外表有些老气,与昔日帮忙下厨的庇拉尔·特尔内拉有几分相似。费尔南达很多次也在场,却没有看见她,尽管她是那样真实,那样有血有肉,好几回还请阿玛兰妲帮忙穿针。

死神没有告诉小兰何时死,但是允许她尽可能费时地为自己做一件精美绝伦的寿衣,而她将会死在完工的当天傍晚。

乌尔苏拉之死

乌尔苏拉死在圣星期四的早上,她已经超过一百二十岁了。

她就像一个干瘪的木乃伊胎儿,被放进了一个很小的棺材里。

那一天天气极热,很多飞鸟晕头晕脑地纷纷撞墙,它们撞破了铁纱窗,都死了在卧室。

老何塞(何塞 阿尔卡蒂奥 布恩迪亚)之死

英雄的离去,连上天也在悲痛。一场寂静的风暴,一整夜的黄花雨,就是上天送给他的葬礼。

  • 当比西塔西翁问他为什么回来, 他用他们庄重的语言答道:“我来是为了王的下葬。”
  • 于是他们走进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的房间,用尽全身力气摇晃他,冲他耳边叫喊,又把一面镜子放在他的鼻孔前,但都无法将他唤醒。不多时,木匠开始为他量身打造棺材,他们透过窗户看见无数小黄花如细雨缤纷飘落。花雨在镇上落了一整夜,这静寂的风暴覆盖了屋顶,堵住了房门,令露宿的动物窒息而死。如此多的花朵自天而降,天亮时大街小巷都覆上了一层绵密的花毯,人们得用铲子耙子清理出通道才能出殡。

把去世写得如此艺术的,唯在这本书中见过。

黄色之象征

在拉美玛雅文化中,黄色象征着厄运、痛苦、失败、苦难、灾祸、死亡、不详和不幸。

《百年孤独》中,有关于黄色的意象有五处。

  • 老何塞去世时,小黄花如细雨缤纷飘落。
  • 奥二穿过黄色荒原去寻找“女王”费尔南达,自此家族由盛而衰。
  • 围绕着梅梅和马乌里肖翩飞的黄蝴蝶,就预示着他们的恋情终以悲剧告终。
  • 空中有发光的橙色圆盘飞过,这种怪异在书中多次出现。橙色的圆盘,代表了死亡。
  • 一列注定要带给马孔多无数疑窦与明证,甜蜜与不幸,灾难与怀念的黄色火车,驶来了。

所以,在《百年孤独》中有这样一个说法,写景一多, 就等于开始烘托气氛, 就要出大事了。

也所以,要感谢马尔克斯为读者打开了一扇魔幻之门,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瑰丽多彩的魔幻世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JUNE_双人鱼122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哈,谢谢写写的阅读,惭愧!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嗯,在Coco中,那些阴阳两界的通道上也是遍地黄花。谢谢这个《百年孤独》的系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