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天空

读书千卷,行路万里;淡泊明志,宁静致远。
史实为据,理性思辨;以史为鉴,展望未来。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特朗普头上的疑云散去了吗?深度解读司法部长的穆勒报告摘要

(2019-03-29 10:29:00) 下一个

作者:海阔天空, 2019/03/28初稿,03/29修订

摘要/副标题:

摘要:特别检察官穆勒于上周五(2019/03/22)下午将其团队的调查报告上交给了司法部长巴尔。巴尔在不到48小时之内就向国会两院递交了一份四页的摘要。本文将通过深入阅读,法律分析和历史对比,和各位读者分享如何解读这份重要历史文件。

 

巴尔四页摘要的截屏

 

2019/03/22下午5点,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将其团队的调查报告上交给了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巴尔在48小时之内星期天下午就向国会两院递交了一份四页的摘要。这是全美国上下,公众和媒体从2017/05/17穆勒被司法部副部长任命起开始关注,等待了22个月的历史性调查。

 

巴尔摘要的政治目的和舆论效果

巴尔的摘要公布之后,立刻刷屏全美国的所有传媒。例如,

《纽约时报》的标题是:“穆勒没有发现川普和俄国勾结,但是没有判定川普是否妨碍司法公正。”

《华盛顿邮报》的标题是:“穆勒没有发现川普和俄国勾结,司法部长总结。”

福克斯电视新闻的标题是:“穆勒没有找到川普和俄国勾结的证据”。

《纽约时报》2019/03/24截屏

《华盛顿邮报》2019/03/24截屏

福克斯新闻2019/03/24截屏

与此同时,川普立刻发推特宣称“没有勾结,没有妨碍,完全无罪。保持美国的伟大!”

《今日美国》在次日星期一2019/03/25的标题是“分析:穆勒报告来了,任何争议都没有结束,但是对于川普而言,全盘局面改变了”。

以上这些标题的直接效果是什么呢?对于大部分民众来说,直接的信息就是川普无罪了,这无疑就是川普及其支持者最想达到的政治目的。但是,事实真相如何呢?

首先,目前公布的不是穆勒本人写的调查报告,而是川普不久前任命的司法部长巴尔写的摘要,即是一个“二手”作品。在穆勒调查报告公布之前,我们无法判断巴尔摘要是否真实完整地总结了报告内容。

仔细阅读巴尔摘要,就会发现许多值得注意的问题。

 

关于穆勒调查的一些重要数据

且让我们一起拜读一下巴尔摘要吧。第一页的重点内容在该页的最后一段,其中列举了以下数据:{为了完成调查工作,穆勒聘请了19名律师,他们由大约40名联邦调查局特工,情报分析员,法务会计师和其他专业人员组成的团队协助。 穆勒团队发出了2,800多份传票,执行了近500份搜查令,获得了230多份通讯记录,发出了近50份授权使用笔记录的命令,向外国政府提出了13份证据要求,并采访了大约500名证人。}

笔者注意到,巴尔忽略了一些更有价值的数据。例如,穆勒调查报告列举了多少个可靠性高的证据?由此产生了多少项罪名指控,多少人或团体被起诉,多少人被定罪,等等。笔者经过查询收集,为读者补充如下。

据CNN2019年2月21日报道,穆勒调查起诉了199项罪名,37人或团体被指控,其中有7人是川普竞选团队成员,1人是川普的第一个国家安全顾问;七人在联邦法官面前认罪,一人被联邦法庭陪审团判定有罪,其中四人已经判刑。

CNN2019/02/21截屏

另据www.politifact.com 2019/03/25的报道,穆勒还起诉了13名俄罗斯国民,12名俄罗斯情报官员,3名俄罗斯公司和另外2人。在这八个川普圈内人之中,最值得注意的有三个:帕帕多普洛斯,马纳福特和科恩。

帕帕多普洛斯是川普竞选团队的外交政策顾问,2017年10月承认没有向FBI如实回答他为川普竞选活动与莫斯科接触的努力。根据当时掌控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共和党成员证实,就是来自此人的信息引发了FBI对川普竞选团队和俄罗斯政府的原始调查。后来川普将FBI局长科米(共和党)解雇了,才导致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共和党)任命穆勒(共和党)调查。根据穆勒调查解密的文件,帕帕多普洛斯至少有六次尝试安排在川普竞选与俄罗斯代表之间进行会晤

在川普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过程中,川普竞选团主席马纳福特及其副手盖茨于2016年春季将民意调查数据交给给俄国人Kilimnik,然后都试图隐瞒这些接触。第三个人是科恩,川普长期的私人律师兼“修理工”(Fixer),于2018年11月承认向国会撒谎,掩盖他在莫斯科谈判川普在俄罗斯的开发计划,持续到2016年6月,在川普成为共和党提名候选人之后。 科恩还承认隐瞒了他与克里姆林宫官员的沟通,以及他要求川普前往莫斯科推进这项交易的事实。

摘要的第二页,第三段和第四段概括了俄国对美国2016年大选进行干涉活动的两个方面:(1)通过社交媒体散布虚假信息,旨在播下社会不和,最终旨在干扰选举;(2)进行计算机黑客行动旨在收集和传播信息以影响选举。再一次确认了俄国的确对2016年大选的干扰是有预谋有组织有计划的政府行为。而川普则无数次否认俄国干涉,包括在赫尔辛基在全球记者面前说他相信普京的否认,而不相信美国所有情报机构的结论。

穆勒调查的第一个重点:是否和俄国勾结

摘要的第二页最关键的一句出现在第二段的最后一句:{正如报告所述:“穆勒的调查没有确认普竞选团队的成员与俄罗斯政府密谋或协调其干涉选举的活动。” }

巴尔摘要第二页第二段的的截屏

需要注意的是,巴尔在其摘要之中引用穆勒报告的原文没有一次是完整全句地引用。这里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在巴尔摘要中使用[T]就显示这一句的前半段被省略了。为什么要如此断章取义呢,前半句会什么内容呢?如果前半句是“虽然我们的调查发现了许多的证据,但是因为。。。调查没有确认”,那么就会传递非常不一样的信息。另外,一方面巴尔摘要承认,穆勒调查确认俄国干扰2016大选是政府行为,但是在该页附注中强调穆勒将“协调”的定义局限于发生在川普团队成员和俄国政府之间。

顺便提一下,《纽约时报》使用“Finds No”,《华盛顿邮报》使用“did not find”,而福克斯新闻则使用“Finds No Evidence”。从英文语义角度,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的标题基本符合穆勒报告的原文“did not establish”,都是表达“没有确认”的含义。而福克斯新闻的标题却是“没有找到任何证据”,这两种表达的涵义有很大的区别。而这就是福克斯新闻和其他主流媒体非常不一样的一个例子。

根据《纽约时报》2019/01/26的报道,川普及其至少17个竞选团队成员先后和俄国人,Wikileaks或者他们的中介人的接触超过100次。最广为人知的一次接触发生在2016/06/09川普大厦,小唐纳德川普,川普的女婿杰瑞库舜纳(Jared Kushner)和马纳副特等人和俄国人律师Natalia Veselnitskaya会面,因为她在会面之前的电子邮件提到有可能可以提供关于希拉里负面信息。但是这些俄国人的对外身份都没有在俄国政府内任职,因此就可以不作为证据了,哪怕是俄国政府在幕后操作这些俄国人。而且关于这次会面,小川普先后有好几个版本的解释,川普还在空军一号上口授了一份书面声明来掩盖这个会晤。明显的问题是,川普等人为什么要屡次说谎呢?穆勒为什么没有传讯川普本人以及其儿子和女婿呢?这些俄国人和俄国政府的关系程度如何?穆勒调查报告对这些问题有没有解释呢?

穆勒调查的第二个重点:是否妨碍司法公正

摘要的第三页是关于川普是否妨碍了司法公正。最关键的一句出现在第一段的最后两句:{该报告提出了问题正反两个方面的证据,认为这些构成了法律和事实上的“困难问题”,即总统的行为和意图是否可被视为妨碍司法。特别检察官指出,“虽然本报告没有断定总统犯了罪,但也不能断定他没有犯罪。”}

显然,穆勒对第二个问题“否妨碍了司法公正”没有做结论,然而巴尔在第三页的第二段却断然结论:{特别检察官调查期间提出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总统犯了妨碍司法罪。}

在第三页的第三段巴尔又一次断然结论:{在对总统的言行进行分类编目可以看到,其中许多是在公众视野中进行的,在我们看来,调查报告没有指出任何一个行为构成阻碍行为,没有一个行为与未决或预期的诉讼有关,并且是以腐败的意图进行的,每一项都是根据司法部关于联邦起诉指控的指导原则,确立妨碍司法罪需要足以超出合理怀疑之外的证明。}

简而言之,巴尔说因为川普的许多言行都是在公众视野中进行的,因此不构成腐败意图,同时穆勒列举的证据没有达到超出合理怀疑之外的程度,因此不足以确认妨碍司法。

川普在2016/07/27日公开说,“俄国,如果你在听着,希望你能找到那失踪的三万条电子邮件。”事实上俄国人和机构就在当天对希拉里的竞选团的电邮地址发起了黑客攻击。

2017年5月9日川普解雇了当时FBI局长科米。5/10,川普在白宫会见俄国大使时说将那个疯子(指科米)解雇了,现在我头顶的乌云散了。5/11,川普在NBC晚间新闻主播的访谈中承认他解雇科米与FBI调查他的竞选和俄国的勾结有关。

按照巴尔的“公开进行就不构成腐败意图“的逻辑,川普以上这些言行就不是犯罪证据了。如此类推,光天化日之下的抢劫杀人是否也因此可以是不构成证据呢?难怪川普在2016/01/23的集会上就说,即使他在纽约第五大道上开枪杀人,他的支持者还是会选他的。

另外,巴尔竟然将起诉的标准(indictment/charging threshold)和定罪的标准(conviction threshold)混为一谈。根据联邦司法部公布的起诉过程和原则是:秘密进行的大陪审团在听取了检察官的证据和证人的供词之后,就会按照是否有足够的证据(enough evidence)的标准进行投票来决定是否对嫌疑人予以起诉。而定罪的过程和原则是:在检察官起诉嫌疑人之后,经过公开的法庭程序,控方和原告双方在12人组成的陪审团面前陈述辩论和互相质疑,最后由陪审团对所陈列的证据按照是否达到超出合理怀疑之外的程度(beyond reasonable doubt)来投票定罪。

身为司法部长的巴尔为什么会混淆这两个不同原则?是无意的,还是故意的?要知道,巴尔在老布什内阁就曾经担任司法部长。

另外,对妨碍司法的起诉和定罪,并不需要以对初始行为的诉讼(underlying charge)为基础。换言之,即使没有足够证据起诉川普团队和俄国勾结,但是如果有足够证据显示川普的言行妨碍了穆勒的调查,就足以对川普及其团伙起诉妨碍妨碍司法。

还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穆勒调查中,川普(共和党)始终拒绝接受穆勒(共和党)团队的传讯面谈。相比之下,克林顿(民主党)在1998/08/17接受了特别检察官斯达尔(Ken Starr共和党)的传讯,在大陪审团面前宣誓回答问题。而川普的律师都承认,他们拒绝传讯面谈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说谎成性的川普肯定会在面谈中做出违背事实的陈述。而川普的儿子,女婿和女儿,也都没有被穆勒团队面谈。这些关键当事人为什么没有被传讯面谈?如果这些人拒绝传讯,这本身是否构成藐视法律,妨碍司法?而且,司法部还有一个政策(注意,不是法律),不可以对现任总统起诉。穆勒的调查报告对所有这些有没有解释?

巴尔的投名状:不受限制的总统权力

至此就有必要回顾一下巴尔是怎么样第二次出任司法部长的。其实,川普的第一任司法部长Jeff Session在移民政策等许多方面可以说为川普的白人至上主义极其卖力,但是还是被川普百般羞辱,最后扫地出门。唯一原因就是Session恪守了司法公正的一个基本原则,从一开始就回避了对俄国干涉2016年选举的调查,因为他是第一个出来支持川普的联邦参议员,而且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对是否有和俄国人接触的回答被证明是不诚实的。

而川普屡次明言,他需要一个保护他个人的司法部长。在川普眼里,司法部长不过是向他效忠的私人保镖而言,他上任不久曾要求当时的FBI局长科米对他个人效忠。

那么,川普为什么会选中巴尔呢?首先,巴尔在老布什任内担任司法部长就支持对里根任内的伊朗门(Iran-contra) 丑闻中的多位主角予以总统特赦。更重要的是,原来巴尔早在2018年6月8日给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主动投交了一份19页的备忘录,这是非常罕见的做法。巴尔备忘录的第一页第三段就抨击穆勒调查妨碍司法公正是“一种致命的误解,而且是没有先例的,在现行法律中没有条例根据。”而第10页最后一段和第11页第一段就更加让人瞠目结舌:

{宪法本身对总统采取行动的权力没有限制,不论是涉及总统本人或者总统行为的事项。相反,宪法赋予总统的执法权力是整体性的。从宪法的角度,将总统视为行政部门等级中的最高官员是错误的。他一个人就是整个行政部门。。。因此,执法机关的全部职能和权力都掌握在总统手中,对受其控制和监督的案件种类没有限制。}

{没有任何法规限制总统在任何与他有利益关系的事项上如何行使权力。相反,在1974年司法部得出结论认为,界定利益冲突的法律不能被解释为适用于总统,如果有一条法规试图“剥夺”总统在特定事务中的行政权力,那么这个法规就很有可能违背宪法。}

第一段话简而言之就是,“朕即天下”,总统行政执法权力是不受任何限制的。第二段话简而言之就是,总统的个人利益就是国家利益,没有任何利益冲突的限制。

看到这样一份投名状,川普当然心花怒放(相信金三胖之流也会点赞不已),于是提名巴尔再次出任司法部长。因此,如何解读巴尔的四页概要,自然不能脱离了巴尔的投名状。基本上可以说,巴尔在两天之内急急忙忙发布的摘要,就是为了完成他和川普达成的交易,在全国公众和媒体舆论之中制造舆论误区,以上报纸电视报道的标题就是中招的表现。

公布穆勒报告乃民意所向

1998/09/09,独立检察官斯达尔在经过长达四年的调查之后,将其445页调查克林顿的报告直接交给了当时的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两天之后,众议院以363-63投票通过,将该报告向全国公布。

2019/03/14,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以420-0投票通过,要求公布穆勒报告。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麦康纳,对要求公布穆勒报告的动议,采取他惯用的封杀手法,根本不允许该动议在参议院投票。如果是川普是真的无罪了,还有什么需要隐藏的呢?而且,二十一年前调查民主党总统的报告直接交给了国会,两天就公告全国。这次调查共和党总统的报告,为什么不是循例运作呢?

在2019/03/27,众议院六个委员会向巴尔致函,要求他在2019/04/02之前将穆勒报告交给国会。巴尔回复说需要数周(weeks)时间才可以交给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因此在考虑传讯巴尔以及穆勒到国会听证。民意调查也一直显示高达84%的绝大多数民众希望穆勒报告公之于众。

但是根据这几天的迹象表明,司法部正在想方设法拖延将完整原版的穆勒报告交给国会。根据《今日美国》2019/03/24的深度分析,国会不仅是一个独立的,平等的政府分支机构,而且美国宪法制度中三权分立的第一权。众议院和参议院都有宪法规定的传票权和监督职责。即使司法部企图以行政法规和政策,大陪审团保密等等为借口,都将是不可以抗拒国会的传票。即使涉及国家安全机密(Classified Information),国会两党的国家情报八人帮(Gang of Eight)也是绝对有权审阅。如果司法部依然拒绝交出穆勒报告,国会还可以动用宪法赋予的不可蔑视权力(Power to Hold Contempt),众议院有权命令其中士(The  Sergeant at Arms)逮捕并监禁任何拒绝接受众议院委员会发出的传票的人。如果事态发展到这样的地步,我们的国家将会面临很有可能是比尼克松水门事件更为严重的宪政危机。

公布穆勒报告,关系到事实真相,更关系到美国是否还是一个没有任何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Nobody is above the Law)的宪政法治国家?切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

************************

作者简介:1980 年代末移民美国,勤工俭学,MBA 毕业之后加入某跨国金融公司,先后在美国,英国,德国,中国,泰国等多国履职,游历超过 30 个国家。闲余时间喜好读书,思考和写作,关注时事,经济,政治,历史,宪法等领域。自从 2010 年起,每年选举日在自己选区的投票站工作为选民服务。 于2017年创立Equal Vote America美国选票平等组织,关注和捍卫宪法赋予的每一个公民平等选举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快乐退休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博主分析!
lingzi68 回复 悄悄话 哈 接着做梦 千万别醒 不然这日子咋过?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报告中,有不利与川普敌人的内容,所以他们不愿意公开,蠢货就作吧,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