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嫣淡染

一蓬乌船摇曳了水墨,一抹紫嫣淡染了时光。。。原创的小角落
个人资料
正文

一个蛇性女人的真实故事

(2017-02-09 13:09:32) 下一个

      叶子,不是我的朋友,更不像我们淳朴善良的东北人,看她的名片,是一个深圳小有名气的企业家,有自己品牌的商场和工厂。听她的发家史,就是一个另类的“蛇性女人”。

     我出国前曾经在深圳生活多年,我的家经常接待哈尔滨的老乡。如果哪天我请病假了,同事们会说“她病了?谁信耶,肯定是家乡又来人了”。大家戏称我是“哈市驻深办事处的招待所-所长”。

     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夏天的傍晚,我接到哈尔滨中学闺蜜梅的电话,说她的邻居叶子要到深圳闯世界,暂住我家,直到她找到工作。 电话那头,梅给我讲了叶子的故事:

      叶子有一年的婚史,未孕,当时已离婚二年。前夫是她大专同学,因为他穷,给不了挥霍的叶子想要的生活。当她还没和前夫离婚时,便偷偷勾搭上了一个有家室的小老板,小老板被她弄得神魂颠倒,为她花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于是,她还给他了一个吻,就到深圳闯世界来了。

      三天后的周末, 门口便出现了一位画着浓妆,香汗淋漓,风情万种的女人,她就是叶子:28岁,时尚又性感的花裙,脚登高跟鞋,左手拉着一个大行李箱,右手拿着一个大化妆包。

    深圳的夏天是潮热的天气,当她洗过澡后,褪去浓妆,我看到了真正的叶子,不算漂亮,精明的脸上长着一双很妖媚的电眼,嘴巴很甜。就这样她住进了我家。

  白天,看着她花枝招展,浓妆艳抹地准备出门找工作,我建议,画个淡妆给人印象会更好些,那个时期的深圳,大部分女人是不画妆的,只涂口红。她听了,腰肢一扭,嘴一抿:“我只找香港老板开的公司,你不懂!”

      经过一个月的寻找,她终于有了工作:给一个香港刘姓老板开的公司当“公关”,我当时不放心她,怕她被老板非礼,还跑到她的公司去,当看到一个骨瘦如柴的小老头后,便放下心来“他没力气把她怎么样的”。

    叶子有了自己的宿舍,为了省钱,拿了我们家的被褥,蚊帐和碗筷。也许那时她还没有自己的社会圈子,她还是常在周末跑到我们家来蹭饭。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说话的口气越来越大了,常常炫耀她的包是什么牌子的,让我猜那双新买的鞋子多少钱。。。我一贯不喜欢别人炫耀牌子,我心不在焉地应付着,感觉她就是没内涵的暴发户。

      有一天,她开着自己的红跑车来访了,把车钥匙重重地放在了茶几上,翘起二郎腿,提高了嗓音道:“我和人合伙开公司了”。原来,她跑业务时留了心眼儿,把老板的客户们都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让老板破产了。这倒霉的刘老板,遇上了她。

     和她合伙开公司的人是刘老板的生意伙伴,一个高姓老头儿。我私下里问她:“干嘛和老头儿做合伙呢?”

“我知道自己半斤八两的长相,拿不下来有钱的帅哥,但对于有钱的老头儿,我的青春就是底气。生意合伙只是开始,他是香港人,你懂了吧”她冲我挤挤眼睛。

   后来,大家各忙各的,她有段时间没来讲她的“奋斗历程”了。三年以后,她听说我有个亲戚在刑警大队,有事来求我了。于是,她的故事断了一段时间后又接了上去:她把高老头的原配气得出家了,他的儿女也不理他了。

      这个高老头就把所有的心思用在了叶子身上,而叶子惦记的是尽快拿到香港身份。大陆公民当时和香港人结婚转成香港居民需几年的排期(那时的香港还没有回归),但是,这个漫长的过程,叶子只用了一年。原因是叶子的高老头通过珠海市长拿到了珠海市民的香港名额,当时她是哈尔滨的户口。

     拿到香港身份后的第二个月,叶子就提出和高老头离婚,完全忘了他刚买给她的大钻戒生日礼物。老头当时就跪在地上求她不要走:“我只有你了”,就是不肯离婚。于是叶子就跑回深圳住下了(那时,合伙的公司运转不良,但她自己在深圳的公司已经红火了),高老头仍在缠着她希望挽回。

       叶子想到了一个狠招儿:她将一个朋友老公的照片放在抽屉里,抽屉半开着,卫生间摆放上两套牙具,床上放两个枕头。。。老头看了,心彻底凉了,人走了。叶子把这个抛弃妻子的老头狠狠地摔了回去,连同自己的良心也不要了。又开始了她“靠老男人致富的征程”。

      以后,我就没有再见到她了,因为她摇身一变,已经不再是当年用我家被褥碗筷的叶子了,是深圳小有名气的香港女企业家,后来又是台湾女企业家。她后来的故事,是我远在哈尔滨的闺蜜,叶子以前的邻居梅继续讲给我的。

   叶子和高老头离婚后,摇身变成了香港女富商,分到了一大笔钱,在社会地位上也爬高了许多,经常参加各种名流宴会。在一次香港名流的酒会上,远远地见到了帅气又才华横溢的马英九(那时的他还不老)。

    那一晚,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晚上失眠了,论自己的长相和家世,学历,那自己就是蛤蟆,马英九是天鹅,人家绝对不会正眼看自己的。最后想好了下一个目标:盯着那些到香港来参加商务活动的,有钱的台湾议员。

    于是,在香港和深圳的上流聚会上,她变成了一个有着鹰眼的花蝴蝶,专门寻找单身或有可能单身的老男人。最后,她如愿以偿,和一个相差二十岁的台湾议员结婚了,又是把别人的老伴赶走的。还听说她带着老议员回国找中医调补他的身体,想要孩子。

       梅曾电话问我“怎样能生男孩儿?”我说“能生出来就不错了,生什么不一样?”

       “叶子想生个儿子,她惦记着议员的家产”梅解释道。

    后来,他们什么也没生出来,因为都过了生育年龄。 再后来,议员老头在台湾中风,长期住医院了,叶子则常年在深圳快活着,忙碌着,极少去看这倒霉的老头儿。曾经有人在深圳的餐馆看到了她,用带着八个亮闪闪,金灿灿的戒指的胖手指,拍打着桌沿儿:“咱有钱,咱怕啥?”。

      后来,她得了肺癌,病床前没有儿女的温暖,银行里的数字减轻不了她的痛苦。很想知道,当她回首往事时,是否会有一丝丝歉意和内疚呢?

      这就是我认识的蛇一样游走滑行在金钱和地位之间的贪婪女人-叶子,从一个没有深圳户口的打工妹,混到台湾企业家的行列中,她不是像很多能干的女人,自己苦干才有钱,而是走的“女人变坏了才有钱”这条路子。如果她带着她的故事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便祈祷她:来世,就做回一个善良的女人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6)
评论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潇潇雨轩' 的评论 : 这种人表面上还很鲜亮,只有知道底细才知道她的丑陋。谢谢分享!
潇潇雨轩 回复 悄悄话 这样无耻的女人,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xiangPAPA' 的评论 : 说的是,每次她到我家来,家人都很反感她,怕我被她影响坏了。还好。
LaoxiangPAPA 回复 悄悄话 真有楼主这样的,愿帮这样的女人!倒不是担心她撬你老公。主要是看这样的人,跟这样又恶又狠又无廉耻的人交往影响心情!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没错,有些人变得没道德底线了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哈,,,世界变了!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绝对小声音' 的评论 : 是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这一世' 的评论 : 邓好像没她那么具有破坏力。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评论所见到的' 的评论 : 谢谢鼓励!毕竟这种人是少数。
绝对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一个巴掌拍不响, 不是吗? 最后,她和那些被她利用的老男人们都得到了报应...
这一世 回复 悄悄话 这种女人混得好没有得癌死也不老少,邓文迪就很多粉丝的。
评论所见到的 回复 悄悄话 文笔流畅,一气呵成。人要善良,不能像这个女人这样啊。太狠毒了。。。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水纵横' 的评论 : 没错,恶有恶报。谢谢支持!周末快乐!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eepeople' 的评论 : 每个人有自己的活法,活在阳光下。元宵节愉快!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eepeople' 的评论 : 非常感谢你的分享!周末快乐!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rdong' 的评论 : 谢迩东的肯定,很是高兴。和你比差远了。继续努力。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二哥李白' 的评论 : 谢谢支持!一个没加任何修改的身边故事。源于生活。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是的,有得必有失,她的代价太大了。感谢你的支持!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appybob' 的评论 : 谢谢!人生百态,当时的年代很少这种人,现在好像多了。
风水纵横 回复 悄悄话 人,不应作恶。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我认识的村儿里的,跟蛤蟆是的,一下蹦到人家肩膀上,现在几亿大元还是绰绰有余,给人家生儿育女,日子也挺好,苦是有点单
seepeople 回复 悄悄话 不可多得的好文,很吸引人的故事,一口气看完。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可以改编成电影剧本,写得真好!
小二哥李白 回复 悄悄话 不错的故事。。。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特区这种故事不少,我身边就有,只是没爬到这么高,也没这么丰厚的身家。
happybob 回复 悄悄话 好故事,看到了邓文革的身影。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