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嫣淡染

一蓬乌船摇曳了水墨,一抹紫嫣淡染了时光。。。原创的小角落
博文

过去的年代,我们东北物质匮乏,如果论起“烹饪”,东北菜既比不上粤菜,也不敢和川菜较量。但是,在我们东北老乡的心目中,最想吃的可能还是自己的家乡的菜,就像“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的感觉。因为那乡味儿里,是浓浓的思乡情,是儿时熟悉的妈妈味道,吃到了,就有了回家的感觉,那也是这辈子改不掉的舌尖上的味道。
“小鸡炖蘑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又到了回国参加每五年一聚的同学会的日子了,同学们在各自的领域中已经是佼佼者,事业有成。
以前听国内的闺蜜讲,我们期的一位穿着很时尚的漂亮女同学从欧洲回国,同学们相约在一个大酒店聚餐,欢迎她的归来。
大家围坐在预先订好的包房里,这时,门口发生了一点小骚动:这位女同学穿了件开胸裸背的晚礼服,婀娜多姿地摇曳了进来。坐在席位上等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5)


我是一个很少掉泪的人,因为生活简单又幸福。看连续剧更不会掉泪,因为从小我就知道,那是作者编的。但是,如果什么话题涉及到了我“妈妈”,勾起了我的回忆,我便很脆弱,尽管她老人家已经离世二十年了。
我那当专业作家的老妈妈在晚年又找到了一位老伴儿-杨叔,他是大学的中文系教授,两位老人住在浙江的千岛湖边上,吟诗作画相伴了一段时光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8)


海外华人的聚会,大抵程序相似:带着自家的美食和美酒,带着一堆好听的话和笑脸,去感受主人家的热情款待,聊天,吃饭,打牌。。。
上个周末,我参加了先生的同学聚会。因为我和聚会的人都不是很熟,我便安安静静地坐在先生旁边,听着他和男同学们聊天。
正当我百无聊赖的时候,另一个屋里的女同胞们传来了激烈的争执声。
“她们吵起来了?&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6)


闺蜜鱼儿飞到美国东部开会,顺道“游”我家,我们各自都忙,最近没有联系。我把鱼儿刚刚从机场接进家门,她便包一扔,鞋一甩,给了我一个Bighug。
“想死我了,小包子!”这是我的昵称。鱼儿的声音是笑的,眼神却是哭的。发生了什么事?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因为她每次说想我了,都是有消极的情绪要向我发泄,或者叫“倾诉”。好在我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7-04-26 19:14:05)

锅包肉是一道非常有名的东北菜,传说是光绪年间哈尔滨道台府府尹杜学赢的厨师郑兴文首做的。 郑兴文6岁随父来到北京,14岁时已对美食和烹调极为偏爱。郑兴文曾在北京一官员家学做官府菜肴,经过几年的刻苦学习后,出徒的郑兴文于1881年
清光绪七年在北京当时称北平的一条街面上开了一家名为“真味居”的中档酒家。 1907年,受朋友举荐,郑兴文带了14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记得年轻时,遇到有人发脾气,我心里最狠的骂人话是“更年期!”。常听到的调侃是“中老年妇女的偶像!”
时间煮雨,雨洗岁月,岁月如刀,刀刀刻脸。过了一个又一个生日,突然发现自己也走入了这用来调侃的尴尬年龄,青春不在。我也开始自觉不自觉地往“显年轻”上打扮了,但是,内心里又怕被别人嘲笑“装嫩”。
于是,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北方立春有吃春饼的习俗,东北,北京一带春饼好像最为地道。春饼是面粉烙制的薄饼,有一种淡淡的面香。 记得小时候,吃春饼是我们家很隆重的一顿晚餐,父母两个人要忙活几乎一整天,实际上就是炒两个菜,炒个鸡蛋甜面酱,切点葱花,他们好像有点儿笨。 最笨的还在后面呢,有一次傍晚掌灯时分,屋子里有点儿暗,一家三口围着桌子吃春饼。开始时,老爸自己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前几天在一个小微信群里,因为互相很熟,大家纷纷抖出了自己的第一封情书。有人说,你那么小资,你的第一封情书一定很浪漫,写情书的人也一定很出众。这使我有了想写出来的想法。 几十年前,我还是小女孩儿,完全不懂“情”为何物。那时,我们家住在儿童公园旁。公园里有一片小树林,和一大片青草地是我们玩耍的好地方。大一点儿的孩子们偷看大哥哥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17-03-31 05:46:22)

褡裢火烧是老北京常见的传统小吃。说起褡裢火烧的历史,那还得追溯到清代光绪年间。1876年,从顺义来京的姚春宣夫妇在北京东安市场摆了一个做火烧的小食摊。 姚氏夫妇做的火烧与众不同,他们用手工将猪肉切肥剁瘦成米粒状,加进姜葱末,用清水打馅搅拌至粘稠。然后用温水和成软面,擀成薄皮儿,里面装上拌好的馅,折成长条形,放在饼锅里用油煎。火烧煎得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