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嫣淡染

一蓬乌船摇曳了水墨,一抹紫嫣淡染了时光。。。原创的小角落
个人资料
正文

巴黎邂逅的不全是浪漫II,午夜的恐惧

(2017-02-26 11:47:12) 下一个

 “巴黎”是情调和浪漫的代名词。是一首摇曳着万种风情的情诗。 可是,如果你的钱包空空,你不想看清那些比现实要美万倍的梦幻世界,而是心心念念着那诱人的面包。

   我在那个冰冷的办公室地板上睡了一个月后(上篇博文里发了开始的故事),通过使馆的转弯朋友,在巴黎找到了专供留学生用的廉价鸽子笼公寓。

  一天,法语学校认识的兰问我,愿不愿意包饺子挣钱?她有一个熟人专门手工做烧麦,饺子,虾饺给中餐馆供货。那里总会有陪读的妻子们去计件挣小钱。我动心了,因为我是包饺子快手。

  我和一个叫胡燕飞的北京男人通了电话。当我手上拿着写有地址的小纸条,敲开了一个贫民窟里的公寓门时,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站在了我面前,瘦高个子,有点儿驼背,一双疲惫的眼睛有些凸鼓(后来,他告诉我,那是因为甲亢),这是一个沧桑的苦命人。

  他身上扎着个白围裙,一双粘着面粉的手拉了一把椅子给我。简单地交谈了几句,我便和另外一个女人在这窄小的工作间包起了饺子。后来,那个女人在晚上九点时离开了。当时,我也想走,胡燕飞说, 这批饺子要赶活儿,明天那个酒店有婚礼,地铁一直开到半夜十二点半。我略微犹豫了一下,便留下来,继续包饺子。。。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十一点了。

“这回必须走了”。我站起身准备洗手离开。

“太晚了,地铁车厢里没什么人了,都是些酒鬼,流浪汉,还有。。。。咳,我忘记提醒你早点儿走了?”他拍打着脑门。

我不相信他是真忘记了,但事实就是快半夜了。我马上给兰打电话查证。她也劝我

“这么晚的地铁里很可怕的,每节车厢空的或只有一两个人,没什么正经人,偶有餐馆打工的。权衡一下,还是呆在胡那儿好些,他没纸张(巴黎的华人把居留许可叫“纸张”),怕警察,不敢惹事儿的”。

  我慌了,走吧,怕遇到坏人,留下吧,这屋子里只有一个今天第一次见面的,单身的陌生男人。最后,兰在电话里叮嘱了胡后,我还是留了下来。

   胡燕飞的小公寓有两间房,外间是我们干活儿的,里间是他的休息室,看电视和睡觉的地方。因为外边挤满了大冰柜,厨房用品,仓库货物,没地方休息。

   我们进了里面的房间,通往厨房的门是开着的(有事儿时我便于冲出去),厨房的灯也是开着的,光亮照进了里屋,再加上开着电视,我觉得环境虽然有些暗,但还是能看清他的举动。

    他让我睡那张床,自己躺在地上。我执意要坐着,觉得在他面前躺下是很危险的。

    我们在暗暗的光线下,远远地对坐在地毯上,聊了起来,多是他在讲着他的故事。胡燕飞曾是中专毕业的飞机检测技师,来法国前在北京机场工作,很清闲。他靠转机偷渡来巴黎的,以前有个女友同居,两人都没有居留许可(身份),都很勤快,披星戴月地苦干,十年的奋斗存了16万法郎(那个年代很值钱)。本来说好挣够20万就一起回国的, 一年前,他感觉不适,去医院查出患了“甲亢”,经常要去医院,要治疗。

    那女人卷走了全部存款消失了,连当月的生活费都没有留下。他不敢报警,因为他自己也怕警察来查,甚至每次送货都要在警察出现少的时间段出门。。。

   我很安静,眯着眼睛听着他的倒霉故事。心里三分同情,七分戒备。一旦他骚扰我,我该怎样搏斗?心里七上八下地折腾着,以前那么清高自傲的我,今天竟然沦落到和一个陌生的,没有居留身份的男人同宿一屋。

   时间像蜗牛一样,一分一分爬得很慢。。。

   后半夜两点,电话响了,兰打来的,这是我们约好的环节。四点钟时她还会再来一次电话。

   后来,电视频道也没节目了,屏幕闪着刺眼的雪花,房间里只有他低沉沙哑的嗓音。他前倾欲关电视。

    我从地上蹭地一声跳起来,喊道“别关!”我想,电视机亮着,增加一份光线,也好像有个人和我作伴的感觉,我太恐惧了。

“你这么久不和我对话,我以为你睡着了呢。”他眯起眼睛仔细地打量着我。

“既然以为我没听,干嘛你还说呢?”我问。

 “很想找人聊聊自己憋在心里的话,孤独!没人愿意和我说话,最大愿望是回家,回北京。现在,像个贼样地躲着警察,像头驴样地每天干十几个小时的活儿。我很累很累,累得快受不了了!”他低低地叹着气。

“你结婚了吗?”他又问。

“我有男朋友,准备结婚,这两天到巴黎”我说出了早已编好的骗人话。

“你很漂亮,又有文化,我也觉得自己不配你,不过,真挺喜欢你的。” 他望着闪着雪花的电视屏幕,自言自语着。

 听到这话,我越发害怕了,我本能地缩紧了身体,勉强睁着沉重的眼皮,紧张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如果。。,我这辈子就全完了。

     他那沙哑的声音越来越弱,最后没声音了,他睡了。那一夜,我无眠。

  窗玻璃终于透出了浅色,天开始亮了。。。我抖落了身上披的毯子,释然地站了起来。这就是那夜,我战战兢兢地和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在同一间屋子里“过了一夜”。

  后来,我再没听说过他,更没有见过他。二十多年过去了,在没有了戒备心的今天,他那疲惫的声音,不幸的遭遇,越来越清晰地浮现了出来。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有了心疼的感觉,后悔当初没有安慰他几句。

   可怜的胡燕飞,你还活着吗?在巴黎?还是回了北京的家?应该有人和你说心里话了吧?愿你一切都好!

  谁说巴黎都是浪漫的邂逅?埃菲尔铁塔上的远眺,巴黎圣母院里的烛光,凯旋门旁的留影,塞纳河边的漫步。。。那是在有了面包以后的美好愿望。我在巴黎的半年,几乎有名的风景点儿都没心情看,除了我极喜爱的罗浮宫。

  和LG在美生活多年后,我重返巴黎,玩得很开心,很兴奋,也很疯。LG好奇地问“你在这里生活了半年,怎么好像没来过呢?”

我告诉他,肚子空空时,苦涩的眼睛读到的不是巴黎优雅的外表,是她和自己一样疲惫的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岸沚汀兰' 的评论 : 法国生活很短,但很丰富:酸甜苦辣都有。谢谢才女的支持!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rdong' 的评论 : 感谢迩东的温馨提议,水平还差些,继续努力!
岸沚汀兰 回复 悄悄话 这两篇似是不同的故事,但这篇显然是上篇的继续,故事将怎样延伸。。。期待!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紫嫣的文笔很细腻耐看!两篇都欣赏了,继续写,出个专集吧!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是的,那是一段抹不去的特殊记忆。谢谢墨墨才女的分享!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好沉重!异乡漂泊的无奈和沧桑,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有感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