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四哥

爪哥原创,欢迎转载。男女老少,笑口常开。
个人资料
爪四哥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这是要把孟浩然气活过来的节奏

(2018-03-12 04:44:45) 下一个

昨天老赵把孟浩然的千古名诗《春晓》的神译贴在足球群里...

《春晓》 

春眠不觉晓, sleep sleep in spring night, 
处处闻啼鸟, gu gu gu gu birds say hi. 
夜来风雨声, hua la la la rains come by.
花落知多少! oh, shit ! flowers all die !!!

这一贴不打紧,立马激发俺们这群只知道踢球,从不读唐诗的糙哥们的极大创作热情!不过片刻,老陈就一板一眼地把英译版又翻译回了中文:

睡睡入春夜,
咕咕鸟招呼。
哗啦风雨劲,
多少花乌乎?


诗刚贴出来,老张立马回贴:老陈你的 no good,没把 oh,shit !的意思表达出来,看我的:

睡睡入春夜,
咕咕鸟招呼。
哗啦风雨劲,
靠!
多少花呜呼?


爪四哥当然不能闲着,于是大笔一挥,贴了个日本鬼子版:

春眠滴不觉晓滴干活,
处处闻啼鸟滴大大滴. 
夜来风雨声滴不要,
八嘎!
花姑娘滴统统地没有了!


山东老乡老宋当仁不让,立马跟贴来个山东话版:

春眠地不觉晓接着昏,
到处地闻啼鸟吵得尚。
夜来风雨声有完木完,
窝们!
俊闺女越来越少了娘滴。


从德国归来的老钱不甘示弱,给大家贡献了一德语版:

春眠不觉晓, schlaf schlaf in Frühling und nicht erwacht,
处处闻啼鸟, gu gu gu gu ist was Vögel gesagt. 
夜来风雨声, hua la la la kommt Regen in der Nacht.
花落知多少! ah Scheiße ! Blumen wurden umgebracht !!! 


老蒋看后发言说:你们这帮土鳖的翻译都太俗,看哥给你们写个压缩版

春梦,
闻鸟,
风骚,
花泄!


老蒋的压缩版立马在群里引起最强烈的共鸣,点赞者无数. 老蒋正得意,老周发言道:老蒋的诗还是太长,瞧我的:

梦,
鸟,
骚,
泄。


乖乖隆地咚,孟浩然如若有知,非要被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不可!

此时一直未发言的杨队冒泡了:你们这帮猥琐男把才情激情与想象力全用在这上头了,难怪在球场上踢得这么烂!奶奶!俺也来它一首:

迷迷糊糊入春夜,
滴滴咕咕鸟招呼。
犀利哗啦风雨劲,
奶奶
多少好花皆呜呼?


俺看到后,当然先给队长点赞,然后委婉地指出诗里的问题. 这是俺与杨队的对话:

爪四哥:杨队,您这个奶奶后面应该加个滴,奶奶滴,才能更好地代表 oh,shit!

杨队:爪四你鸡蛋里挑骨头!俺这奶奶发的是二声与四声,所以就是 oh,shit!

爪四哥:中国文字博大精深,人家歪果仁可分不清发三声三声的奶奶与发二声四声奶奶的区别... 

杨队:So what? 

爪四哥:So what? 哈哈,会 So funny. 给杨队活学活用一下:

奶奶从北京来美国看望孙子,下午去幼儿园接孙子,几个金发碧眼的孩子看到奶奶,于是高声冲着孙子喊:your "oh,shit" is coming to pick you up! 

杨队:......... oh, shit! 

四爪朝天闹元宵

爪哥段子:李鸿章传奇

爪哥迎春段子:十三“棍僧”救“唐”王

老美的数学真是体育老师教的!

just kiss?哈哈,原来如此!

爪哥段子:川普与三胖系列-1(18+)

爪湿人咏秋四首:一爪一首

麻省华人反细分胜利中的“神助攻”

奖懒罚勤的福利制度是美国的毒瘤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