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四哥

爪哥原创,欢迎转载。男女老少,笑口常开。
个人资料
爪四哥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04-26 04:19:36)

随着五月一日CollegeDecisionDay的临近,四月份忙着带闺女去collegevisit。以好权衡利弊,做出最终选择。
四嫂前些日子有事回北京,所以上个周末就俺与闺女两人去参加某大学为新生组织的为期两天的活动。闺女在学校免费吃住,财迷爹则二天内吃了三顿麦当劳。俺最喜欢吃美国的快餐,但每次与四嫂一起岀远门,她绝不允许俺吃任何垃圾食品,麦当劳,burgerking,Wendy,KFC...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24 03:52:21)

得瑟,得瑟,得瑟,得瑟!一爪得瑟一下哈哈。下面的这个音乐视频是闺女的最新作品:闺女自己做词做曲自己古筝伴奏自己演唱自己录音自己合成剪辑配乐...100%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
Title:InTenYears整个视频的主题,是围绕闺女申请大学的ED被哥伦比亚大学拒掉后的心理历程与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成长过程。关于闺女被哥大拒掉的事情,我专门写过一篇文章(女儿成为藤校政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9)

美国革命闯将齐唱...
西风吹,
战鼓擂,
现在TMD谁怕谁!
不是人民怕川普,
而是川普怕人民!
奥巴马当政八年,大搞种族对立,割裂族群关系,学习当年红卫兵好榜样,发动Antifa,BLM,去砸烂一切传统价值观,把美国推入阶级斗争的万劫不复的深渊。现在就给大家举个爪哥朋友的栗子,经爪哥加糖加料现炒现卖,让中美吃瓜群众..不不,是吃栗群众,见识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大李是爪哥的童鞋及球队队友,俺在刚来美国时闹的笑话系列中多次提到过他。这是几年前发生在大李身上的真事儿,爪哥只是稍做艺术加工...
几年前的一个春天,大李去达拉斯出差,偶染风寒。再加上坐飞机休息不好,结果早晨八点半到达OmniHotel时,竟发起烧来。由于到得太早还不能checkin,大李于是吃了粒随身携带的Motrin,躺在旅馆大厅沙发上先睡一觉再说。
迷迷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8-04-16 03:30:26)

这是我童年时的发小儿发来的四月春雨中盛开的菏泽牡丹...
菏泽牡丹,名不虚传!据说老子当年看到菏泽牡丹,赞叹不已,留下“菏泽牡丹胜洛阳”的名言。对,老子说的,真是老子说的哈哈。
久违了,菏泽牡丹。久违了,生我养我的地方。
自打小学三年级跟妈妈去北京与父亲团聚,几十年风风雨雨,竟然一次都没再回过家乡。花团锦簇的菏泽牡丹,也只有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四嫂最近迷上了“懒人听书”,刚听完明朝那些事儿,又开始听吴越春秋。 听到越国大夫文种与范蠡帮助越王勾践灭吴,吴王夫差在姑苏山自杀的桥段,故事就嘎然而止。四嫂对别的不感兴趣,但对范蠡与西施的爱情故事狠着迷,于是就问我:自吹对中国历史了如指掌的家伙,给我说说看,范蠡与西施有情人终成眷属了没有? 爪哥:当年范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昨天爪哥在网上看到一个新闻截图,瞬间被雷到...
简单的几句话,信息量巨大无比。大家先猜猜看,图中隐藏了神马让人叹为观止的信息?
如果猜不到,请看人民日报记者釆访得到的雷人答案...
请看答案
请看答案
请看答案
请看答案
请看答案
请看答案
请看答案
记者:我来之前调研了一下,现在国内种猪配种一次,大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四月了,北京依然春寒料峭。太太为了美丽冻人,结果传上了流感。咳得很厉害,对啥都没胃口,不吃不喝令我很着急。去跟朋友打听了一下,据说春天吃西瓜败火润喉。我听后二话不说,就去离家不远的超市发买了个好贵的西瓜,兴冲冲地抱回家,冲进卧室,当着太太的面切开一看,乖乖隆地咚,是个生瓜! 嘿嘿,这可难不倒俺这个清华高材生,生瓜咋啦?变熟还不容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四月五日是当年大学宿舍老五结婚二十五年纪念日,这可是银婚。再加上老五娶的是同系同学,绝对是个大喜的日子。所以,当年宿舍兄弟们全部到齐,为老五庆银婚。 按当年规矩,每人一杯二锅头,与老五一口干!很快老五喝得酩酊大醉,把他与他媳妇儿当年如何谈恋爱的秘密泄露出来。 于是我就趁热打铁赶紧整理出来,记录如下:
纪念日前夕,太太幸福地拉着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新泽西州州长选举,民主党候选人Murphy依仗蓝得发紫的Newark,Trenton,Camden,JerseyCity等大城市的票仓的支持,赢得州长宝座,实现了新州民主党对参院众院州长的垄断,为一党独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Murphy上台伊始,就迫不及待地废除前共和党州长为新州的地产税设定的2%cap。于是乎,各个民主党控制的市郡就象鲨鱼见到血,争先恐后地对中产阶级疯狂地撕咬!嘿嘿,不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