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玉子

云游四方,一路风尘。云烟人生若白驹过隙。随心所欲地涂鸦乃人生之梦。静心赏音乐练瑜伽玩博客走世界,也是一种修炼。

申明:本博客所有博文皆为原创,本人保留著作权。禁止一切商业化转载及盗用行为。
个人资料
快乐玉子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原创小说】云烟深处 (尾声) 恍惚的身影

(2019-07-20 16:06:54) 下一个

【原创小说】云烟深处 (尾声) 恍惚的身影

快乐玉子

怎么才能与弘联系上呢?灵机一动她想到小范,弘的好朋友。
一刻没有停留,她匆匆忙忙去找小范。
一路上她在想,说不定此刻弘正在小范的饭馆吃饭。见到他,她一定狠狠骂他一顿。是的,她要对他说,他没有权利丢下她。
“他呢?”小范见大新年里只有苗子一人来,好生奇怪。“你们吵架了?”他调侃她说,“一定是你欺负他了吧?”
苗子眼红了,“他来过吗?”
“他最近没有来过。”小范想了想,“大约一个月前来过一次。大老晚的,说是想喝酒,想我了。”
“他和你说什么了?”苗子迫不及待地问。
“咱们哥们私下说话,怎么你也要管?”小范脸色不太好看。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找不到他了。”她说着落下泪来。
苗子知道弘不愿意别人知道他病了。可小范是她唯一认识的弘的朋友。不管那么多了。必须让小范信任她帮助她。
“你知不知道弘病了。”
“什么病?”
苗子细细告诉小范事情的来龙去脉。“求你帮帮我,我不能没有他,我要照顾他一辈子。”苗子说得泪流满面。
小范听了她的故事,着实惊着了。“你别着急,让我安排一下店里的事,马上和你一起去找他。”
小范好不容易找到弘母亲家的电话。电话接不通。
他妈也许搬家了。小范似乎听弘提起过。“我也不知他妈新家的地址。”
“也许他们知道。”小范想起弘的知青朋友。
“现在就去找好吗?苗子可怜巴巴地求他。
“行。”小范带着苗子一家家问。跑了整整一天。天黑了,没有一点线索。弘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小范也没辙了。“这样吧,你先回去,一有消息我马上告诉你。”
苗子次日亲自去弘的系里,值班的老师告诉她,二星期前弘辞职了。
弘,你究竟在哪里?苗子漫无目的四处寻找。
一日她突然想起,他不是说要带她看话剧吗?
新年其间,上海人艺新编的话剧“红房间白房间”开演了。她早早买好二张票。
夜色里,苗子站在剧院门口的显眼处等着他。但愿弘只是和她开了个玩笑。“我在这里等着你,你应该看得到。“她想。
戏即将开场了,一对情侣 在剧场门前走来晃去。他们在等退票呢。
看到他们亲亲密密手拉着手,苗子的心碎了,那个曾经牵着她手的人哪里去了?苦苦等了一晚上也不见个人影,苗子把票送给了那对情侣,他们坚持要付她钱,她没有收。那对情人又惊喜又纳闷地走进剧院去了。
“我想和你说些事。”小范打电话约了她来。
餐馆关门了,只有他们两个面对面坐着。
“我脑子都想痛了,也弄不清楚他会去哪里。那天他找我喝酒难道是来告别的?”
“也许是。”
“你说得对。”小范好像突然可窍了。
“那天他来找我,我们喝了不少酒,说起过去在一起的许多事情。后来,大概他酒喝得多了,竟然抱着我号啕大哭起来。他说,他要走了。问他去哪里,他也不答。他说,他舍不得,他不甘心,一个人就这么走了。那你就别去了呗。我劝他。他不想告诉我去那里,我也没有细问。他拉着我的手说,好兄弟,求你了,她一定会来找你,求你开导开导她,让她忘记我。我不想留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我不放心啊。只当他酒喝多了胡说八道。他说得那些醉话,我也没有往心里去。”
小范还没有说完,她这边已经克制不住哭得抽抽嗒嗒。
小范鼻子酸酸的,“那天分手时,他不住地对我说,我走了,我走了,你好好的,你们都好好的。现在我才想明白,他没有醉,他是来告别的。”
小范的眼也红了,“你说,他那个病会死人吗?难不成他真的就撒手走了?”
弘真的在这个世界消失了?不!她现在愿意相信他是去了深圳。
谢别了小范,苗子不知不觉走进肇家浜公园。
下雪了。雪飘飘洒洒落在她的帽子上,棉袄上,眼睛上,脸颊上。。。,白白的雪花缀在凉凉的衣服和帽子上,久久不肯离去。脸颊上的雪触到她皮肤的温暖,渐渐地融化成了一个个小水珠。
雪陪伴着她。她披着雪花,茫然麻木地向前走。
“愿快乐幸福永远伴随你,我亲爱的小丫头。”苗子好像听到了他声音。
“是他!”恍惚中仿佛看见他熟悉的身影,一转眼已不见了。
“弘,你在哪里啊?等等我。”她放肆地大声叫起来。
周围没有人,没有一点声响。唯有雪声沙沙,雪下个不停。
她找到了他喜欢的那颗梧桐,婆娑的绿叶落了,冻僵的树枝消失了生气。
摸着坚硬冰冷的树干,她疑惑,明年春天你还会绿色妖娆吗?
树、灌木、还有她,静静的在雪中。
白茫茫的一片。
“去吧去吧,只愿你好好的。”
她轻轻地抱抱那颗树。“再见了。”第一次,她,对他说再见。
雪地上,孤零零的,一长串脚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